Skip to content

回想一下,卡特尔(cartel)和托拉斯一样,中学的政治经济学课本上这是资本家垄断剥削的典型特征啊!这也难怪叫政治经济学,当经济学遇到政治,就难以用真面目示人了……当揭开被掩饰的面纱,对昔日课本的反感之情油然,工会——实际上就是一种卡特尔!

微观经济学分册中(曼昆第五版,北大出版社)第368页对卡特尔的定义“联合起来行事的企业集团”,通过公共政策对寡头之间显性协定的禁止,以及寡头之间存在的博弈关系,都增加了寡头之间形成卡尔特的难度。然而,宏观经济学分册第126页对工会的描述“工会是一种卡特尔”,“与任何卡特尔一样,工会是卖者共同行动以希望发挥其共同市场势力的一个集团。”的确,由于都是通过发挥市场势力来影响市场交易,这都对完全竞争下的供需关系形成的干预,所以工会是卡尔特是毫无疑问的,由于这种卡特尔还不受禁止显性协定的约束,所以其市场势力反而受到保护。

坦白地说,如果市场交易双方都不存在市场势力,交易都是完全竞争状态下的,这两种卡特尔的存在都不利于交易活动的正常进行,然而,作为劳动力供给方的工人,很多情况下处于供给大于企业需求的境地,例如:某地的企业对劳动力需求确定后,为了生存,没有工作的工人不搬离该地就得接受更低的工资。所以,工会这样的卡特尔是为了抗衡现实情况中企业的固有优势而存在的。

虽然从“理性人”的经济学模型角度,工会的存在影响了劳动力的供求平衡关系,导致了失业的出现。然而,在现实中,人不是完全理性的,而且受教育程度越低的人越不理性,当他们通过养育更多孩子来改善自身生活处境的情况下,无形中增加了每个家庭劳动力之间的竞争,面对丰富的劳动力市场,企业当然处在优势地位,工会的出现对工人而言就有着积极意义,而即便是没有工会,现实中也不可能消除失业。当然,随着劳动力教育水平和能力的提升,企业对高层次劳动力的迫切需求,会使这种供求关系更趋近于“理性人”的经济学模型的劳动力市场,这种情况下,工会的作用就会减弱,甚至可能制约供求关系的均衡。

而如今,互联网对信息流通的促进,交通和全球化导致人口流动的便捷,也会使劳动力市场更接近理想化的“理性人”经济模型,所以,工会的作用应该会逐步减弱。

另外,根据卡特尔的特征,我们会发现,各种行业协会,包括消费者协会,作家协会,动物保护协会……等等,这些也都是卡特尔,而卡特尔未必就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负面印象,您觉得呢?

《经济学原理》微观分册(曼昆第五版,北大出版社)第274页开始分析企业的生产成本和收益问题。谈及利润=总收益-总成本,然而,总成本=显性成本+隐性成本。从而就导致经济利润=总收益-总成本,而会计利润=总收益-显性成本。让人疑惑的是,既然都存在隐性成本,那为什么没有隐性收益呢?

空闲时,我就在想这个问题,翻看隐性成本的部分,其中包括了一项“几乎每一个企业都有一项重要的隐性成本,那就是已经投资于企业的金融资本的机会成本”(270页)。我想这就是答案:几乎每个企业都包含了上述以隐性成本表现出来的机会成本,当然,隐性成本在特定的情况下可能还包含有其他内容,即:隐性成本=已经投资于企业的金融资本的机会成本+其他隐性成本。另外,276页对经济利润的定义“即企业的总收益减去生产所销售物品与劳务的总机会成本(显性的与隐性的)”,结合机会成本的定义:“为了得到某种东西所必须放弃的东西。”于是,生产所销售物品与劳务的总机会成本=总成本=显性的机会成本+隐性的机会成本,这是可以理解的:假设我生产所销售物品和劳务需要的总资本为10万元,这些钱如果直接损失(例如被抢劫),那最明显的就造成显性的机会成本损失,而这些钱本身不损失的情况下,放到银行生利息,我自己还可以打工赚钱,这就是隐性的机会成本。

回到收益问题上,由于收益对大多数企业除了销售产品和劳务所得的直接或间接货币回报,按照习惯,没有像“已经投资于企业的金融资本的机会成本”那样的隐性收益,所以后面的经济模型中都没有牵涉“隐性收益”,倘若对特定企业分析时,如果该企业存在例如:做慈善可以获得退税,销售带来品牌价值提升导致更多的订单产生等等,那么就需要将总收益=显性收益+隐性收益来做分析了。

````````````````````````

*附:

到此,也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机会成本:为了得到某种东西所必须放弃的东西。”正如需求和供给一样,成本对应的自然就是收益,两种的差就是利润。既然有“机会成本”,为什么没有“机会收益”呢?

试着用类比的方法去定义机会收益:为了放弃某种东西所必须得到的东西?举例:为了放弃10万元,我必须得到什么?好像没有什么,因为人都是“利己”的,当然,特定环境下,为了放弃眼前的10万元,我必须要得到某种社会认可,与其这样不习惯的思考,还不如倒过来:我为了得到某种社会认可,必须要放弃眼前的10万元,这样就顺了。如此一来,又变成了机会成本的问题。

再用“机会收益”这样的字面理解去定义,为了得到某种收益所必须放弃的收益,这还是机会成本的问题。

所以,按照我的理解,成本与收益只是从不同的方面去定义,就好象GDP既可以按照收入定义,也可以按照支出定义一样。只是说,由于人的“利己”天性,从习惯来说,“机会成本”比“机会收益”更适合理解吧~按照我目前的水平只能理解到这一层,欢迎有兴趣的朋友一起讨论。

看了一下午的《经济学原理》(曼昆第5版,北大出版社),边看边想,由于是结合供需价格模型,所以曾经对税收的理解在这里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 1.在完全的自由竞争市场环境中,供需双方会通过市场的调节作用达到平衡。
  • 2.但是,当政府开始征税,不论是向供给方还是需求方征,都会抑制市场活动,并且,赋税通过市场的调节作用在供需双方之间分配,而并非向供给方征税就只会影响供给方。
  • 3.实际上影响税负的是供给双方的需求/供给价格弹性,缺乏价格弹性的一方会承担更多的比例。而需求/供给价格弹性可以简单理解为替代品,例如:当需求方除了对供给方的产品/服务依赖以外,没有其他的替代品,却又很需要,这种“受制于人”即是需求价格缺乏弹性的表现。
  • 4.从福利经济学的角度,赋税还会导致“无谓损失”的出现,即增加的赋税导致边际需求或供给人群的流失,他们由于无法从交易中获利,自然选择不再交易。而这种“无谓损失”同样受需求/供给价格弹性的影响,任何一种弹性的增加都会导致“无谓损失”的增加。所以说,赋税的增加导致大家都不愿意做市场交易的时候,政府同样就收不到税了。

基于以上几点,看看自己对以下两个自制案例的理解对不对:

  • 1.房产税的征集对象是房东,但是房子不租了可以卖,而有必要征房产税的地方,租房需求却往往是缺乏弹性的,租房的人群没有选择的余地时,房产税的承受对象当然是租房的人了。所以,政府只有掌握足够的房源,才能通过房产税对市场做出调节。当然,另一方面,租房的供需双方都相对缺乏弹性,所以征税造成的“无谓损失”就不大。
  • 2.一个常见的现象是,历史上朝代更迭,国家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都会减轻赋税,由于赋税的减轻,所以市场活动会被鼓励,人民输出劳动力的供给也是相对缺乏弹性的,人不劳动吃啥嘛,所以“无谓损失”的变化也不大,但是市场活动的增加所造成国家税收的整体上升却是显而易见的。嘿嘿,所以对应到我朝我代,杂税这么多,如果大家的劳动力供给比较有弹性的话,就停工或者去打黑工吧,然后只消费生活必需品就行啦~

《经济学原理》微观分册(曼昆第五版,北大出版社)的第100页里对需求价格弹性的定义是这样的:

需求价格弹性=需求量变动百分比/价格变动百分比,随后的供给价格弹性也是类似的定义方式。

紧接着,作者就提出计算时遇到的问题,比如:需求-价格曲线上,A点的价格为4美元,数量为120;B点的价格为6美元,数量为80,按照上面的定义,计算A->B点的需求价格弹性=33/50,而B->A点的需求价格弹性=50/33,于是,作者引出了中点法,即由于计算百分比时所用的基准不同,所以导致A->B和B->A的需求价格弹性不同,所以,统一取A、B中间的点作为基准,从而解决上述问题。

读到这里,不论从常识还是原文中的依据出发,只要是A、B之间,不论从谁到谁,需求价格弹性本身是不应该发生变化的,于是,我的问题来了——那么,为什么不用需求价格比来代替需求价格弹性的定义呢?如果这样定义需求价格比:

需求价格比=需求量的变动量/价格的变动量。

那就不存在基准的问题,无论A->B还是B->A,这样定义的需求价格比怎么都不会出现变化了。想了很久,发现需求价格弹性的定义会导出后面这个值大于小于和等于1的三种情况,但是,

需求价格弹性=需求量变动百分比/价格变动百分比=(需求量的变动量/需求量基准)/(价格的变动量/价格基准)

考虑到有,需求价格比=需求量的变动量/价格的变动量,

需求价格弹性=需求价格比×(价格基准/需求量基准)。

需要的时候只要指定统一的(价格基准/需求量基准),随时都可以计算出需要的需求价格弹性,然后再统一的(价格基准/需求量基准)去比较。

更多的问题,想到再补充吧。

钱(货币)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东西不就是印的吗?谁能印它?政府啊!铸币权很早就由政府执掌!那政府凭啥印呢?难道是想印就印?印出来又怎么流通到市面呢?后面这问题一直让我比较好奇,而我相信会通过这本《经济学原理》获得答案。

当我小心翼翼阅读第一章的经济学十大原理时,一个“当政府发行了过多货币时,物价上升。”的原理再次触动了我,怎么理解呢?为什么货币发行多了物价就会上升?嘿嘿,我想这样理解比较好(以前好像听老师讲过,但是听讲和理解完全不同,理解也有差异):

按照定义,货币是对社会商品和劳务的价值的度量。那么,理想情况下,一个社会的货币总量=商品和劳务价值总量。而人们是不断在创造商品和劳务的,为了维持上述平衡,货币总量就要增加。如果发行的货币不足,物价就会下降;发行的货币过多,物价就会上涨。如此理解,真是简单,由此也可以解释通货膨胀的问题:货币比商品和劳务价值总量多的时候,就会导致通胀出现,而为了维持这种平衡,人们就需要生产更多的商品和劳务,于是自然带动就业增长。

但是,以上只是从宏观角度所见,长期而言,就是如此,而从中短期的角度又如何理解呢?原书第15页描述(曼昆的微观经济学原理第五版,北大出版社):

“大多数经济学家是这样描述货币注入的短期效应的:

经济中货币量增加刺激了社会的整体支出水平,从而增加了对物品与劳务的需求。

需求的增加随着时间推移,会引起企业提高物价,但同时,它也鼓励企业雇佣更多的工人,并生产更多的物品与服务。

雇佣更多的工人意味着更少的失业。”

坦白说,我不是很理解上述内容,因为只写了结论而没有推理过程。于是,我按照自己的理解做出如下推理:新增货币的注入肯定有很多途径,商业银行给企业贷款肯定算一种,至于商业银行与央行之间怎么结算暂时不管。假设只有一个房地产开发企业向商业银行贷款,由于新增货币的影响,它可以比以前贷款更多,开工的住宅项目多了,钢铁水泥的需求就增长,需求大于供应时,钢铁水泥的价格就会增长,同样,为了生产更多,钢铁水泥企业就会招募更多的工人,而这些企业的供应商受需求传导的影响,也会发生涨价现象。从另外一个角度,住宅总量的增加本应该导致价格下降,但是那样的话,这个房地产开发企业肯定不会贷款那么多,事实上,由于地域差异,购买人群的复杂目的,包括开发商谋求最大利益的本能,以及更广泛范围里,住宅的供给远远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城市化的发展,人们生活的水平提高),所以,住宅的价格往往是不降反升。对于非房地产行业的企业,贷款后同样会引发类似的现象,再加上涨价带来消费人群的消费成本上升,他们为了维持利润也会对自己生产的商品和劳务提价。所以,社会的物价整体都会上涨。

另一方面,如果新发行的货币能仍然能够代表新增加的商品和劳务时(同样,消费掉的商品,比如吃掉的苹果,所对应的货币当然也要被销毁了),“涨价”其实并不算涨价,只是由于现实中往往没有那么容易控制,货币比商品和劳务膨胀那么一点,再加上社会处境等各种原因导致的财富不均,有的群体才会感受到收入没有物价“涨”得快,于是就能切身感受到“涨价”了!

另外,普通公民不可能从货币注入中直接获利,而把钱放在银行里获取由货币注入带来的利息增长微乎其微,所以在这种形式下,当然不如拿出来投资增值,等到大家都急着出来赚钱~这经济啊~就过热喽~

*补充:针对有关新发货币仍然代表新增商品和劳务讨论的“涨价”问题,应该还有商品和劳务结构的原因,如果结构发生了变化,也会引起“涨价”或“降价”的问题,整个这些因素从消费物价指数(CPI)的角度去理解应该会更符合习惯。

·····································

附:经济学十大原理

  • 1.人们面临权衡取舍。
  • 2.某种东西的成本是为了得到它所放弃的东西。
  • 3.理性人考虑边际量。
  • 4.人们会对激励做出反应。
  • 5.贸易可以使每个人的状况都变得很好。
  • 6.市场通常是组织经济活动的好方法。
  • 7.政府有时可以改善市场结果。
  • 8.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它生产物品和劳务的能力。
  • 9.当政府发行了过多货币时,物价上升。
  • 10.社会面临通货膨胀与失业直接的短期权衡取舍。

最近对经济学类的图书比价感兴趣,正在读那本《写给中国人的经济学》,而其中又牵涉到博弈论,两个案例令人印象很深。

1.“囚徒困境”:

两个囚犯被分别关押,彼此不能沟通,每个人都有抵赖和坦白两种选择。事实上,由于证据不足,两人都抵赖的话,只好把他们全放了;但是如果一个人坦白,而另外一个人抵赖,则抵赖的人要承担最重的刑罚,坦白的人相对受罚较轻;当然,如果两个人都坦白,都会承担比较重的刑罚。

显然,通过列出一个条件矩阵就可以分析对囚徒来说最有利的选择,但是两个囚徒彼此的信任程度和谋求自身最大利益的本能,都会让事件趋于两个人都坦白的情况。一时感慨,难怪叫“囚徒困境”!警察审讯犯罪嫌疑人莫不就是利用这个道理!而且,抓获的犯罪团伙成员越多,就越容易得到坦白的结果;同样,如果犯罪嫌疑人只有一个,那这个方法就不见效了。

2.“海盗分金”:

说5个海盗抢了100枚金币,准备分赃的规则如下——通过抓阄的方式确认5个人的次序,然后由第1个人提出分赃方案,如果不能获得超过半数的人员支持,他就会被杀掉,由第2个人提方案,如果还是不能获得剩余人员超过半数的支持,他也被杀掉,以此类推。

稍加思考就知道要从最后一个人向前分析:

  • A. 从最后一个人E开始分析,他肯定对前面所有人的方案都投反对票,因为前面的人都死了,金币自然全部是他的了;
  • B. 接着是倒数第二个人D,如果由他提方案,届时一共只有两人投票,最后那个人又必然投反对票,他的方案无法超过半数同意,那他只能死了,命比钱贵,他哪怕不要钱也不能让前面那个人死,所以他对于倒数第三个人的方案必然投支持票。
  • C. 对于倒数第三个人C而言,肯定对前面两个人的方案投反对票,因为只有他们死了,自己才能提方案,而且他提的方案即使把100个金币全部据为己有,倒数第二个人也是没有意见的,而这样他的方案就可以获得通过。
  • D. 现在对于倒数第四个人B而言,如果轮到他提方案,说明第一个人已经死了,剩下的四个人里,两个人都会投反对票,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自己的方案超过半数,所以仍然会死,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他必须给第一个人的方案始终投赞成票。
  • E. 最后,就是倒数第五个,也就是第一个人A的处境了,C和E肯定要投反对票,而自己和B会投赞成票,那么剩下的关键一票就是D了!原书中认定D投赞成票,但是我觉得不会,因为对于D而言,如果A的条件不好,他完全可以让A先死,接着B必然也死,轮到C的时候,D才没有选择,哪怕没有任何收益也要支持C的方案。所以,为了争取到D这一票,A的方案就绝不能是自己占有100枚金币,而应该是:自己占有99枚金币,给D分1枚金币,其他人不分金币,这样,D在无法预知C给自己分多少金币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做放弃现有哪怕是1枚金币的利益,所以,他必然会支持A的方案。

于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第一个人的方案就是:给自己留99枚金币,给倒数第二个人分1枚金币。

从其中可以看到,抽中偶数号的同志们基本是没有分配权的,这就是个杯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