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别再成为随机漫步的傻瓜
2013年06月10日 读书笔记 ⁄ 共 4797字 【读书笔记】别再成为随机漫步的傻瓜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2,550 views+
  • 时刻关注投资波动的人为什么更容易受伤?(第三章)        

  • 如何区分老板说的话是否真的具有价值?还是经过修饰的胡言乱语?(第四章)        

  • 不懂随机性的成功的傻瓜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第五章)        

  • 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和所造成的结果,哪一个更重要?(第六章)

  • 什么是存活者偏差?(第二篇导读,第八章)        

  • 什么是准确预测的把戏?(第九章)        

  • 如何测试信念是否路径依赖?(第十三章)        

  • ……        

如果你对上面一系列问题的答案感兴趣,不妨看看《随机漫步的傻瓜》,相对于《黑天鹅》,我发现这本书更容易阅读(与《黑天鹅》一样,本书得到了诸如霍华德·马克斯这样顶尖价值投资者的推荐),原因可能有如下几点:

  • 我先读《黑天鹅》,后读《随机漫步的傻瓜》,已经适应纳西姆(这两本书的作者)先生的写作风格。        

  • 《随机漫步的傻瓜》聚焦于金融领域的随机性问题,所讨论的问题更具体。(《黑天鹅》有太多哲学层面的抽象讨论)        

  • 《随机漫步的傻瓜》比《黑天鹅》更薄。        

最后,我在书中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更准确的说,是为所找到的答案拟定了这些问题),并且深受启发,虽然我仍然难以抛弃非理性、容易犯错的人类本性,但是,希望通过这本书的提醒,能够让自己别再成为随机漫步的傻瓜——尤其是面对“成功”的时候(由于随机性的存在,这种成功很可能是纯粹的运气)。

一、时刻关注投资波动的人为什么更容易受伤?

我清楚记得,在《彼得·林奇教你理财》这本书中,林奇提出过一项观察结果,大致内容是(具体请见:【读书笔记】彼得·林奇教你理财):反观一笔成功的投资,在长达数年的投资周期中,行情出现大幅上涨(盈利)的天数仅有十几天,同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小幅下跌(亏损),但正是这十几天的存在,奠定了成功投资的基础。(借用《黑天鹅》的观点,大幅上涨的十几天就可以看作是“黑天鹅”——出现的概率低,但影响巨大,也许还有让人意外的成分)

林奇指出,在几年的投资周期中,主动去捕捉大幅上涨的十几天(黑天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更好的方法是长期持有——不随行情的波动买入或卖出(投机),这也正是价值投资者们所作的选择(当然,前提是你的投资要选对,对错误的投资固执地长期持有,其后果也是灾难性的)。

也许是殊途同归,塔勒布在《随机漫步的傻瓜》第三章,以退休牙医的投资为例,用概率计算的方式向读者展示了相似的投资思想:在合理的初始条件设置下,如果这位牙医每秒钟都在检视自己的投资,赚赔概率几乎相抵,反而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情绪赤字(相较赚钱,我们更厌恶损失,可参考卡尼曼教授的《思考,快与慢》),随着他将检视投资的时间尺度扩大,赚钱的概率会不断上升,如果他每年检视一次,赚钱的概率则高达93%,情绪赤字也会转变为盈余。

塔勒布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随机性的存在,在较短的时间尺度内,我们观察到的其实是投资组合的变异性(而不是报酬率)。换句话说,我们的观察结果其实是在真实值上叠加了大量的噪声(随机性),随着时间尺度的扩大,大部分噪声被剔除(噪声可以通过叠加被抵消),观察结果也就更接近真实值。

在我看来,这从理论上解释了林奇的经验性结论,也肯定了价值投资者们的做法,令我深受启发。

二、如何区分老板说的话是否真的具有价值?还是经过修饰的胡言乱语?

为了测试人工智能,科学家图灵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如果计算机能够骗倒一个人,使此人相信它是另外一个人,那么,计算机就被认为是具有智能。

塔勒布将“图灵测试”的方法倒过来应用:如果我们能用计算机(显然,是没有智能的计算机)复制一个人的言辞,并且使人相信是人写的,那么,我们可以说那个人没有智能,因为,复制他言辞的计算机是没有智能的。(第四章)

以下就是由计算机用随机方式生成的一系列文字:

我们关注顾客的利益/未来的道路/员工是我们的资产/创造股东的持股价值/我们的愿景/我们的专长在于/我们提供交互式的解决方案/我们将自己定位于这个市场/如何对顾客提供更好的服务/长痛不如短痛/长期而言我们将获得报酬/我们发挥己长,并且改善缺点/勇气和决心将战胜一切/我们致力于创新和科技/快乐的员工有生产力/致力追求卓越/战略性计划/我们的工作伦理。

按照塔勒布的说法,如果上述文字很像你的老板老板不久前说过的话,他建议你换个工作。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没有智能的计算机成功模仿了你的老板的言语,也就说明你的老板没有智能。

塔勒布的这段文字既幽默讽刺,又有理论支撑。结合中国国情,我忍不住想起,“官话”才是类似文字的重灾区,但是你又不能说官员没有智能,只能说,他们的心思花在了其他地方而已。这种联想,也是令我对这部分内容印象深刻的原因之一。

三、不懂随机性的成功的傻瓜是一种什么样的人?

这本书的书名是《随机漫步的傻瓜》,但是,我并没有在书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义——直到看到“高收益交易员约翰”的故事(第五章):

约翰是华尔街的高收益债券交易员,他每年为公司创造的营收约为前一年的两倍,32岁时,约翰的个人财富为100万美元,仅仅过了三年,约翰的财富就上升到了1600万美元。但是,在1998年的短短几天时间,约翰的个人财富就重新缩水到100万美元,而他的雇主的损失更是超过了6亿美元(过去7年,约翰为他所服务的各类投资银行赚了2.5亿美元)。

这里,约翰就是不懂随机性的成功的傻瓜,他不明白,他之前的成功可能有相当的运气成分(市场的变化正好符合他的投资风格),一旦市场的变化规律发生了变化,约翰就会重重地摔跟头——就像现在这样。

根据塔勒布的分析,这种不懂随机常态的市场傻瓜大致具有如下的特征:

他们对某些东西怀有信念,且高估那种信念的精确性,如卡洛斯相信经济学,约翰相信统计学。他们从没想过,以前根据经济变量操作可以成功,或许只是巧合而已,或者可能更糟的是,因为经济学分析适用于过去的事件,反倒掩盖住它的随机成分。卡洛斯进入市场之际,碰巧它行得通,但他不曾在市场的行为与扎实的经济分析背道而驰时测试过它。有些时期,经济学会辜负了交易员,有些时候则对他们有帮助。

至此,塔勒布仍然没有给出那些成功的,不懂随机性的傻瓜的定义,但是正如他所言:“本书会一再提到这些特质(指随机漫步的傻瓜),它们可能没有明确的定义,但你看到它们的时候,能够一眼就认出。”幸运的是,我这个不懂随机性的傻瓜及时看到了这本书。

四、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和所造成的结果,哪一个更重要?

试想这样一个赌博:连续赌博1000次,有999次赚到1美元(A事件),有1次赔掉10000美元(B事件),那么,参加这样的赌博是否划算?

通过计算概率,很容易得出最终的期望值为:1×(999/1000)+(-10000)×(1/1000)=-9.001,也就是说,参加这个赌博的期望值是:赔9.001美元——这显然不划算。

按照黑天鹅的思想,A事件的发生概率非常高,但是对结果的影响较小;B事件则相反,这里的B事件就是“黑天鹅”——虽然这种事件的发生概率很低,但是一旦发生,对最终结果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单独来看,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道理也非常简单。可是,总有人会犯这样的错误,就像塔勒布提供的这个例子:

有人请塔勒布发表对股市的看法,塔勒布认为:市场大概会有70%的概率略微上涨,立刻有人反驳:“你刚刚才吹嘘你大量卖空标准普尔500指数(SP500)期货,赌市场会下跌,是什么原因使你改变想法?”塔勒布解释道:虽然他认为市场上涨的可能性比较大(看好后市),但最好的选择是卖空(看坏结果),因为一旦市场下跌,所造成的损失就是巨大的。

通过这个例子,我们可以发现:对市场涨跌行情跌涨的预测是片面的,只有同时考虑到上涨的收益和下跌的损失,针对最终结果的盈亏判断所做出的行为才是恰当的。

*此外,针对开头赌博的例子,我产生了这样的联想:A事件和B事件的发生概率也可以看作两种事件对整体结果影响的权重,那么,如果权重本身还存在权重(或者说概率的概率),从而产生权重的指数(或者说概率的指数),这样的事件又应该如何理解呢?也许我还需要寻找一个具体的例子。

五、什么是存活者偏差?

按照字面意思,“存活者偏差”的含义很容易理解,无非就是:根据以事件存活者为样本所做出的统计分析是存在偏差的,因为失败者(或者说是“遇难者”)没能入选样本(就好象《黑天鹅》中的沉默证据),所以,以存活者为样本所代表的整体是存在偏差(甚至是错误)的。

塔勒布在书中所提供的例子是这样的(第八章):

马克和珍娜夫妇居住在纽约的公园大道,他们的邻居都是大公司的高管、华尔街的交易员和意气风发的企业家,这些人拥有优越的物质条件,使得马克夫妇的生活水平相形见绌。珍娜感到崩溃时会想:马克上过哈佛和耶鲁,而且大学入学考试(SAT)成绩接近1600分,现在的工作也很卖力。但为什么与邻居们相比,他的积蓄不多呢?

如果珍娜换一个参考系就会发现,马克的表现已经好于全部美国人的99.5%,好于90%的哈佛同学,好于60%的耶鲁同学。但是,与他们一起住在公园大道的邻居同样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才会显得马克“无能”。

可见,我们在统计分析中需要留意“存活者偏差”,这样得出的结论才会更有说服力。

六、什么是准确预测的把戏?

某一天,你接到一封匿名信,信中说本月股市会上涨,结果股市果然上涨,但你不以为然——这纯粹就是巧合。第二个月,你又接到一封信,说股市会下跌,这次又被它说中了。第三个月,你又接到一封信,情形与前面一样,几个月下来,这封信的预测每次都很准确。终于有一天,这封信要求你投资某个海外基金,那么,你会不会听取这一建议呢?(第九章)

现在让我们跟随塔勒布先生,一起站在发信者的角度看看这封信的产生过程:某人从电话簿中找出1万个名单,然后将看涨的信息寄给5000人,将跌的信息寄给另外5000人。如此一来,必有5000人接到的预测信息是正确的,然后,这个人再对这些人如法炮制,几个回合下来,剩余的500人总是收到正确的预测信息,这个人就可以给他们发出投资海外基金的消息了。

显然,这种准确预测完全是骗子的把戏,如果剩余的500人中,有200人听从骗子的投资建议,这个骗子就只需花费几千美元的邮资,就可以赚进数百万美元。

这就好像上文的“存活者偏差”,只是这一次,你是作为存活者的一分子,仅仅看到整个事件的一部分(就是总能收到一封准确预测股市的匿名信)。如此看来,买卖证券有时确实比煎蛋容易,所以,我们有必要时刻怀疑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也许这只是整个事件的一部分,甚至就是纯粹的假象。

七、如何测试信念是否路径依赖?

假如你拥有一幅画,当初是以2万美元买进的。由于艺术品市场欣欣向荣,现在这副画值4万美元。如果你手头没有这副画,你还会依现在的市价买进吗?(第十三章)

如果你不肯以4万美元买这副画,是因为你已知这副画的进价仅仅是2万美元,说的更普遍一点,就是你认为4万美元的市价已经超过了这副画的实际价值——这很可能只是你的感情投资。这里认为:如果一连串的观念都以第一个观念马首是瞻,我们便称其持有路径依赖的信念。

显然,你的信息路径是:从2万美元的进价到4万美元的卖出市价。这使得你不愿意反过来以4万美元的价格买入,也就是有着路径依赖的信念。关于这一点,我坦白承认自己完全具有这种特征。

但是,我并没有从书中看出贬低这种路径依赖信念的意思,相反,对于具有非理性特征的人们,完全忽略以前获得的信息(或者付出的努力),其行为反而是为社会所不欢迎的。例如书中的这个例子:退党后加入他党的人,会成为忘恩负义者、变节者,甚至叛徒。

另一方面,有时我们又需要打破这种路径依赖,正如原书对于投资大亨索罗斯的描述:索罗斯能够以相当快的速度修正自己的错误,且不会感到丝毫难堪——索罗斯的信念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完全不受路径依赖的束缚。(类似的还有乔布斯,有关内容可以参考《乔布斯传》,有关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