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发现(或创新、或技术进步)的过程本身就取决于能增进反脆弱性的自由探索和积极的冒险,而非正规的教育……对挫折的过度反应所释放出来的多余能量成就了创新!”

——《反脆弱》前言、第2章

在《黑天鹅》中,塔勒布强调黑天鹅事件(小概率发生,但是破坏性极大)是不可预测的,并且给出了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的若干策略。查阅以往的笔记可以发现,《反脆弱》讨论的内容与《黑天鹅》有重叠(诸如:冗余、杠铃策略等),但是区别在于:《黑天鹅》倾向于分析现象,《反脆弱》更接近理论。如果塔勒布再出一本书,可能就是真正的黑天鹅理论了。

《反脆弱》建立在这样一个三元结构的基础上:事物可以分为三类:脆弱类、强韧类、反脆弱类。

  • 脆弱类:厌恶不确定性,当暴露在随机性、波动性、混乱和压力等各类风险中时,系统性能会受到剧烈冲击,甚至失去机能。例如:人造物体。

  • 强韧类:所具有的复原力能够让事物在各种冲击中保持原状。

  • 反脆弱类:比强韧类更强,喜欢不确定性,能够在各类风险中发展得更好。例如:自然系统等。

有意思的是,如果从个体和整体的角度来区分:“一个系统内部的某些部分可能必须是脆弱的,这样才能使整个系统具有反脆弱性。”,更普遍一点的说法是:“较高层级事物的反脆弱性有赖于较低层级事物的脆弱性,或者较低层级事物的牺牲。”例如:有机体之间的竞争有利于推动物种的进化;蛋白质在细胞内部的竞争也会有利于机体的健康等。

但也必须注意的是,如果一个系统的个体之间相关性很强,为了推动整体进化而牺牲的个体,也可能因为“蝴蝶效应”而令整体自取灭亡——全球金融系统就是这样的例子。

本书还没有的读完,但是感觉到剩余的章节就是围绕“反脆弱”的概念,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读。其中包括一些反主流、但是读起来又津津有味的观点——这可能正是本书思想性的体现。例如:

  • 拖延并不是一种疾病,而是我们的自然防御本能,是让事情顺其自然地发展、行使其反脆弱性的本能。例如:当我们处于不合理的环境中时,拖延其实是筛选信息的较好方式。

  • 依赖于数据的商业和经济决策,也具有严重的副作用——越频繁地寻找数据,找到噪声的比例越高。从生物学的角度解读就是:自然环境中压力就是信息,信息过多意味着压力过大,会超过反脆弱性的临界点。

  • 为了增加有利因素、减少不利因素,可以采用“杠铃策略”(只选择极端的风险厌恶和极端的风险偏好,摒弃模棱两可的“中等程度”风险)。例如:杠铃策略就是将90%的资金以现金持有,剩余10%的资金投入风险极高的证券(结果是损失不会超过10%,而收益没有上限,所以最大损失是已知的);如果将100%的资金都投入所谓“中等”风险的证券,很可能因为计算错误而承受毁灭性的风险(由于罕见事件的风险不可计量,所以最大损失是无法评估的)。

“脆弱性等于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等于不利因素比有利因素更多,即等于(不利的)对称性。

反脆弱性等于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等于有利因素比不利因素更多,即等于(有利的)不对称性。

如果潜在收益大于潜在损失,那么你对波动源就具有反脆弱性(反之亦然)。

此外,如果潜在的有利因素多于不利因素,那么你可能会因为波动和压力不足而受到伤害。”

——《反脆弱》第10章。

《黑天鹅》(升级版)的副标题是:“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抛开书中很多技术和哲学层面的探讨,这恐怕是读者最关心,也是最实用的问题。遗憾的是,跟随塔勒布先生的思想进行漫游,我只能在一知半解中感受文学与学术的交叉,整本书读完,我也没总结出应对未来的具体方法。

庆幸的是,“后记2”弥补了上述遗憾,尤其是开头那段“向最古老、最智慧的大自然求取真经”。至少在我这种普通读者看来,是颇具启发性的(当然,塔勒布先生还是没有给出应对未来的具体方法)。此外,还有一些针对不同情况下应对黑天鹅的规则和策略,我也一并整理于此。

一、向最古老、最智慧的大自然求取真经

根据塔勒布先生的观点,大自然在利用正面黑天鹅(“黑天鹅”即是指,发生概率非常小,但是影响力非常大的事件)、应对负面黑天鹅方面,都远胜人类,以下是他关于大自然如何应对正面与负面黑天鹅的观点,我认为非常具有启发性(我们可以经由这种启发找到“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的答案)。

  • 1.冗余保险:作为大自然的产物之一,我们人类拥有两只眼睛、两个肾、两个肺,一旦其中一个器官受损,我们仍然可以生存,这就是大自然造物的“冗余保险”。(这应该是指“机构冗余”)

  • 2.大,便是丑陋和脆弱:大自然不喜欢过大的东西,人造机构的规模也不可能太大,某些不能预见的错误和波动对于大规模机构的杀伤力要远胜于小规模机构。(我理解:恐龙的灭绝和哺乳动物的繁荣也是适应大自然的结果。)

  • 3.气候变化与“大规模”污染:我们应当顺从大自然的智慧来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一味“纠正”已经发生的损害可能引发未可知的问题。(塔勒布以一个思想实验说明:小剂量的多种污染,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下,其结果也只相当于大剂量的单一污染。)

  • 4.物种密度:大自然不喜欢过多的连通性与全球化(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阻止全球化,而是要为其副作用找到平衡),大环境中强大者会更强大,弱小者会更容易被牺牲,有证据表明:小面积的岛屿与大岛屿和大陆相比,其每平方米所拥有的物种数量反而更多。

  • 5.其他冗余类型:功能冗余,一种是指同一种功能经常能够由两种不同的结构来完成,例如:退化;另一种是指当一个机构能够被用于实施某种不是其核心功能的功能时,例如,吃饭的嘴可以用来接吻。

  • 6.没有区别的差异,没有差异的区别:“没有区别的差异”是指某些区别没有实际的意义(除非深究下去),但是在哲学层面存在差异;“没有差异的区别”是前者的对立面,以“词汇混用”为例:对于古人而言,词汇的区别是一种冗余,但是后人可能会混用。(譬如,“衡量”可能被用于表达测量桌子的长度——“测量”,也可能表达一种类似预测的行为——“评估”,这种词汇混用造成的误解,会让我们在黑天鹅中更容易遭受失败。)

二、对于第四象限我们能做什么?

站在哲学的抽象层面,塔勒布以“平均斯坦”和“极端斯坦”为纵轴,以“简单盈利”和“复杂盈利”为横轴,划分出四个象限,其中,第四象限就是他所说的黑天鹅区域。

如果我们已经无可避免地处于这个第四象限(最好能够避免,例如,通过采取“杠铃策略”,具体请见:【读书笔记】有关《黑天鹅》的若干问题),那么,在于黑天鹅的交锋中,塔勒布给出了如下9条“智慧”规则。(有些术语在原书前文中有说明,坦白说,这里有些规则我也敢肯定完全理解——有待精研学习。

  • 1.尊重时间和非说明性知识。//历久而存的事情更为可取,但我们仍然难以知道它们能坚持到何时。

  • 2.避免优化;学会喜欢冗余。//显然是学习到大自然的“冗余保险”,此外,过于专业化也不是一件好事。

  • 3.避免低可能性盈利的预测——尽管对一般盈利没有必要。//来自远期事件的盈利更难预测。

  • 4.小心远期事件的“非典型性”。//过去的不足并不能说明将来的不足,同样,“预测市场”也不起作用。

  • 5.注意红利发放的道德风险。//由于红利错配的存在(通过对该象限潜在风险的赌注而设定一系列的红利),银行家和公司管理层才会旱涝保收。

  • 6.避免风险尺度。//基于平均斯坦的、机械地取自统计教科书的东西(“线性回归”、“夏普比率”、“马克威茨最优方案”、“最小平方”等)不能用于衡量第四象限中的所有东西。

  • 7.正面还是负面的黑天鹅?//负面黑天鹅的显露可能使基于过去认识的中间数、总体被低估;模型错误会使暴露于正面黑天鹅的事情受益。

  • 8.不要将挥发性缺失与风险缺失混为一谈。//向极端斯坦的进化是以挥发性的降低和大跨度跳跃的更大风险为标志的,所以,将挥发性作为稳定性指示者的传统尺度欺骗了我们。

  • 9.小心风险数字的表现。//

三、黑天鹅强势社会中的10项原则:

在后危机时代(应该是指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时代),经济生活将如何应对第四象限?以下是塔勒布列举的10条原则(这应该是对上述9条“智慧”规则的进一步细化)。

  • 1.脆弱的事物在其初始阶段便会失败。//所有事物都不会等到强盛之后才会失败,经济生活中的进化帮助那些拥有最多潜在风险的事物成为最强大者。

  • 2.不存在损失的社会化和收获的私人化。//所有需要脱困的事物都应当使其国家化,所有不需要脱困的事物都应当自由、小规模且承担风险。

  • 3.蒙面驾驶校车(并将其撞坏)的人不应当再被给予开校车的机会。//随着2008年经济体系的失败,经济学机构便失去了其合理性。依靠他们摆脱困境、或者听取“风险专家”和商业学术界人士的建议都是不可靠的,我们要找到撇开了一切干系的真正智者。

  • 4.不要让一个从事“激励”红利的人掌管一座核电站或者掌握你的金融风险。//他可能会抛却一切安全考虑,只显示“利润”的一面,同时却宣称自己“保守”。

  • 5.用简洁性弥补复杂性。//来自全球性及高度网络化的经济生活的复杂性会遭到进入产品中简洁性的反击。

  • 6.不要将炸药给孩子玩。//复杂的金融产品应对被抛弃,除了极个别足够理性的人,几乎没有人能够理解它们。

  • 7.只有庞氏骗局才能够依靠信心,政府从来不需要“重拾信心”。//一系列的谣言是复杂体系的产物,政府不能阻止谣言。我们需要调整自我,摆脱谣言,并对谣言产生抵抗力。

  • 8.在吸毒上瘾者戒毒痛苦万分时,千万不要给他更多的毒品。//运用优势的力量解决优势过多的问题并不是一种顺势疗法,而是一种克制。债务危机并不是暂时的问题,而是结构性的问题,我们需要复兴。

  • 9.市民不应将金融资产看作一种保值手段而对其大加依赖,也不应当依赖于那些漏洞百出的专家们的“建议”。//经济生活应对去金融化。市场中并没有普通市民所需要的确定性,尽管存在“专家”的观点。投资应对被看作是消遣。市民应对因其自身业务(由他们自己所掌握)而劳心,而不应因其投资(不受他们自己所掌控)而劳心。

  • 10.用打碎的鸡蛋做蛋卷。//为了解决2008年的金融危机,我们需要帮助那些需要被打破的事物自行消失,将债务转化为股权,将经济与商业学派机构边缘化,停止颁发诺贝尔经济学奖,取缔杠杆收购,将银行家打回原形,逐步收回那些将我们带到这里的人们的红利,以及教育人们在管理世界时尽量少怀有确定性,从而使我们自动迈进一个强大的经济——会越发贴近我们的生态环境:小规模的公司、更富足的生态系统,没有投机性杠杆——一个由企业家(不是银行家)来承担风险、公司自生自灭而不被媒体报道的世界。

最后,塔勒布给出了变得坚不可摧的简单方法——“接受失去一切,所有可能被剥夺的东西都不值得他留恋。”简言之,就是“顺其自然”,如此看来,《文汇报》对本书的赞誉——“与其说《黑天鹅》是商业书,不如说是一本另类的心灵鸡汤”也是不无道理的。

·····················································

附:推荐序作者为应对黑天鹅事件所总结的5条基本原则:

在我看来,《黑天鹅》这本书并不好读,作者塔勒布先生针对的显然不仅是普通读者,所以,想自行总结出一些可操作性的建议并不容易。

这种情况下,推荐序的作者刘建位先生的序文就非常有价值:至少对我了解全书的主旨有着巨大的帮助。特别是,关于“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这一问题的答案,序文中提到了后记的有关内容,才使我对这部分内容特别留意。

另一方面,刘建位先生综合塔勒布和巴菲特的经验,也总结出了应对黑天鹅事件的5条基本原则,这几条原则简单易懂,我将其摘录于此:

  • 1.不要预测。

  • 2.谨慎预防。

  • 3.危中取机。

  • 4.保持足够冗余。

  • 5.不要负债。

1

与其说《黑天鹅》是商业书,不如说是一本另类的心灵鸡汤。

——《文汇报》

在《黑天鹅》将近6页的各方赞誉中,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条。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先生围绕现实中的随机性、运气等要素展开论述,以说明未来不可预知,预测并不可靠,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随时可能发生。这在无形中也为人们提供了某种心灵慰籍,例如:没有成功的人们可以安慰自己不是不够努力,而是缺少运气。

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本书容易阅读,除了不经意间冒出的哲学探讨类文字,穿插书中的那种黎巴嫩式幽默也让我的脑筋面临急转弯式的考验,更何况还有逻辑关系不明显的内容组织,以及与《思考,快与慢》重叠的内容。最终,我发现在理解文章主旨的情况下(通过简介即可获得),自己能够看懂的具体内容只是一些碎片(看来还得重读一遍),于是,我将其中印象比较深刻的几段提炼出来,构成了有关《黑天鹅》的若干问题。

一.平均斯坦与极端斯坦:

  • 1.在理想的平均斯坦,特定事件的单独影响很小,只有群体影响才大。

  • 2.在极端斯坦,个体能够对整体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

平均斯坦与极端斯坦也许是这本书最重要的概念之一(第三章),根据注释,“斯坦”即国度。从上面这种非正式的定义来看,对于一个群体,如果其中的任何一个单独的个体都不会对该群体产生很大影响,那这个群体就属于“平均斯坦”,反之,如果其中存在某个单独的个体,会对该群体产生很大的影响,那这个群体就属于“极端斯坦”。

根据书中的观点,我们所处的现代社会就属于“极端斯坦”,即使发生概率非常小的事件,一旦发生了,就会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的影响。所以,所谓的“黑天鹅现象”正是存在于极端斯坦,或者说,极端斯坦能够制造黑天鹅现象,从而使少数事件对历史产生巨大影响。

*所谓的“黑天鹅现象”,原本是指,人们通过长期的观察经验总结出,天鹅都是白色的,但是当他们发现澳洲存在“黑天鹅”时,原本的经验结论就被颠覆了,所以,用“黑天鹅现象”来形容:小概率的事件一旦发生,就会对现有的认知环境产生巨大的影响。

二.沉默的证据:

如果我们针对某种产品进行一项市场调查,反馈回来的调查问卷显示公众对这种产品非常感兴趣,那么,是否就可以认定该产品真的符合市场的需求呢?显然不能,原因在于,还没有确定返回的调查问卷占到发出问卷的比例,如果有一半的问卷没有返回,仅凭返回的问卷做出结论是非常危险的。这里,那些没有返回的问卷就属于“沉默的证据”。

在书中,“沉默的证据”是以一个“淹死的拜神者”的故事来呈现的:有人将一幅画交给无神论者看,画上大致是说拜神的人在沉船事故中幸存了下来,以此说明祈祷可以得到神明的保佑,无神论者立刻反问:“那些祈祷后被淹死的人的画像在哪里?”显然,这便是“沉默的证据”(第八章)。

“沉默的证据”一个显而易见的应用是:成功的商业精英会通过自传或演讲来传播自己的“成功经验”,用书中的话说就是“自传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武断地把某些品质与事件连成因果关系。”另一方面,失败者通常不会写自传(谁愿意花钱去买别人失败的故事来看呢?),所以,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失败者也许拥有与成功者相同的品质,甚至有更强的能力。如果是这样,那成功者与失败者的主要区别就像书中所说的那样:运气。

所以,所谓的“成功学”其实是缺乏足够说服力的。

三.蝴蝶效应:

棋盘的发明者向国王请求这样的报酬:在第一格放1粒米,第二格放2粒米,第三个放4粒米……以此类推,一直放到第64格,国王以为发明者的请求微不足道,但是计算的结果却是超过了国王的全部谷物储备……

以上是一个让人耳熟能详的数学故事(第十一章),说明了微小的元素经过不断的放大,也会产生令人吃惊的效应。也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一只在印度振动翅膀的蝴蝶能够引起两年之后纽约的飓风。在我看来,原书对于“蝴蝶效应”引入显得自然流畅,至少让我读后有一种高呼“啊~哈!”的豁然开朗。

那个“棋盘米粒”的故事之后是一个弹子球的数学实例:根据牛顿运动定律,位于桌子上的弹子球,它的第一次碰撞结果(甚至运动轨迹)可以轻易计算出来;但是,发生第二次碰撞的计算难度明显高于第一次(因为原本微不足道的影响因素可能变得举足轻重)……如果想计算出第九次的碰撞结果,我们已经需要考虑站在桌子旁边的人的引力;等到计算第五十六次碰撞结果时,宇宙中的每一个基本粒子都需要被考虑进来!这太令人震惊了!如果对于一个动态系统(不仅是一个孤立的弹子球),问题会变得更加复杂。

再看一个现实的例子:20世纪60年代,气象学家洛伦茨建立了一个天气模型,并且用计算机进行天气的模拟预测,但是,尽管他输入了相同的参数,两次的模拟结果却大相径庭,洛伦茨一直以为是计算机自身的漏洞或者出现了计算错误,但是他后来才意识到:计算结果的巨大差异仅仅是由于输入参数的四舍五入(输入参数的微小变化经过复杂的数学模型后,对输出结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于是,这就有了著名的“蝴蝶效应”。

四.投资建议:

在《投资最重要的事》这本书中,顶尖的价值投资者霍华德·马克斯就反复提及过两本书:《黑天鹅》和《随机漫步的傻瓜》,可见,《黑天鹅》也是一本很好的投资指南,就像我在原书第十三章所看到的。

1.杠铃策略:

所谓的“杠铃策略”,用简单的话说就是,对“高风险”和“低风险”同时进行投资,用投资组合的方法实现“中等风险”的投资结果,而不要直接进行“中等风险”投资。

例如:将85%~90%的钱投入极为安全的投资工具(例如:国债),再将15%~10%的钱投入极具投机性的赌博中(使用尽可能多的财务杠杆、进行风险投资等),最终实现“中等风险”的投资结果,从而使自己在黑天鹅事件中获益。

2.“不对称性”建议:

  • A.区分正面意外和负面意外。——设法从正面意外中获利,并且规避负面意外。

  • B.不要寻找精确和局部的东西。——努力工作,设法让意外进入生活,但不要试图准确地预测黑天鹅事件。

  • C.抓住一切机会,或者任何像机会的东西。——机会很少,比我们想像的更少,所以,遇到机会就要努力抓住。

  • D.当心政府的精确计划。——不要把政府的预测太当回事。

  • E.不要浪费时间与预测者、证券分析师、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争论,除非是拿他们取笑。

总之,所谓的“不对称性”建议就是指:要设法把自己放入一个好结果比坏结果大得多的条件下!

我们喜欢故事,喜欢总结,喜欢简化(也就是减少事情的影响因素)。我们在本书的这一部分首先要讨论的人类本性问题(即如上所述的问题),我称之为“叙述谬误”。(实际上是一种欺骗,但为了礼貌起见,我称之为谬误。)之所以出现这种谬误,是因为我们习惯于过度解释,偏好简洁的故事,而不是原始真相。它严重扭曲了我们对世界的思维反应,在稀有事件上尤为严重。

请注意,我博学的意大利学者朋友非常赞同我对过度解释和过度相信事物的原因的反对,但对于我和我的工作,他却无法不找出一个解释、一个原因。他必须编造一个原因。而且,他没有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因果圈套,我自己也没有立即意识到。

叙述谬误指的是我们无法在不编造理由或者强加一种逻辑关系的情况下观察一系列事实。对事实的解释会与事实混在一起,使事实变得更容易被记住,更符合道理。这种倾向的坏处在于它使我们以为对事物有了更好的理解。

上面这几段摘自《黑天鹅》第六章“叙述谬误”的文字是否让你产生了某种想法?如果你读过《怪诞行为学》、《无价》、《思考,快与慢》,是否产生过繁杂凌乱的感觉?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产生过这种感觉——这直接降低了我对这些书的评价,欣喜的是,我终于为此找到了原因(当然,不排除也是一种“叙述谬误”)!

经济学与心理学交叉领域的所谓“行为经济学”读物好像一直比较热门,这几本书留给我的基本立场都是:现实中的人类是非理智的,人类的许多固有观念和认识其实并不正确——这都是可以用各种实验来证明的。其中,关于因果关系(也可以扩大到逻辑关系)的讨论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人们倾向于用因果/逻辑关系来简化认识,但这往往是错误的,许多事物之间并没有可以被证明的因果/逻辑关系(或者说,许多所谓的因果/逻辑关系只是一种假象),而人们却以为自己真正了解了事物。

在众多的实验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接受上面的结论(更何况,我本来也不认为因果/逻辑关系是绝对的)。但是,此类书籍对于读者的最大困难是:一系列堆砌的实验和结论让整本书显得繁杂凌乱。起初,我一直怀疑:如果不是作者的内容组织问题,那就是译者的翻译问题。

现在我发现,作者(《怪诞行为学》、《无价》、《思考,快与慢》、《黑天鹅》这一类书的作者)完全是故意的!因为他们没有证明整本书内容之间的因果/逻辑关系,所以,就不能以这种方式将内容组织起来。于是,习惯于以因果/逻辑关系简化事物的我们,读起来就感觉到吃力。好吧!其实我仍然在以“因果/逻辑关系”假设的方式揣摩作者的意图——这很可能仍然是一种“叙述谬误”。

至此,我基本接受这些作者的观点,却不认可他们的方式。如果将他们写的书做一个比喻:就好像面前放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线头,按照这些作者的内容组织方式,在不确定什么颜色的线头可以互相连接的情况下,就把整堆的线头放在别人面前,让他们自己去挑。而我更喜欢的方式是:即使不知道什么颜色的线头可以互相连接,我们仍然可以把同色的线头先连起来,再接上任意不同色的线头,然后放到别人面前,至少方便别人的选择。

所以,即使在“因果/逻辑关系”不存在的情况下,如果通过假设这种关系的存在,能够方便书本内容的组织,我还是希望能够读到这样的书。因为许多实验已经告诉我,“因果/逻辑关系”不是一定存在的(也不是很容易证明的),我只需要不断暗示自己——日常所认识到的“因果/逻辑关系”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其实,换一个角度:“因果/逻辑关系”也只不过是现实在人类意识中的一种映射而已,用“假设”的手法处理这种关系也不全是坏事——只要能够获得可接受的“验证”结果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