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好用的哲学》第3章,激进的批判工具——

什么是“阶级批判”?

社会政治学转向以来,人们创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批判工具,并将之称为“阶级批判”。这种批判以阶级等级制度和阶级斗争为根基,进而分析哲学概念及其理论支持或反对是何种阶级立场。

虽然历史中曾有前例,但这种批判工具的经典形式主要是德国哲学家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之前的许多哲学家都认为,哲学和其他人类文化的发展取决于由思想、理念和人类动机引发的实践活动,因而它们独立于创造者的经济地位。马克思和恩格斯则否定了这样的观点,而认为封建主义或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决定了社会关系,或者说这种经济“基础建筑”决定了文化等“上层建筑”。对马克思和恩格斯而言,并不是思想决定了人类社会,而是经济基础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声称,在黑格尔将哲学本末倒置之后,他又重新把它纠正过来了。

可以说,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经济基础,就像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一样,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意识,而我们却从未察觉。然而晚期的阶级批判者,如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却不赞同经典马克思主义将这种决定方式理解成单向的,而认为文化同样可以影响经济基础。

如何运用阶级批判工具?

无论持哪种观点,在哲学思考中你该怎样运用这个工具呢?例如,你可以认为(如许多马克思主义者一样),宗教改革并不源自宗教的创新,而是因为欧洲新兴的资本主义萌芽改变了人们的思考方式。资本主义需要打破封建主义的生产方式,需要个人主义战胜封建教会的公共权威,因而便演化出了一种新的宗教上层建筑……

同样,马克思认为,在所谓的民主资本主义社会中,人民群众会被多种形式的“错误意识”所欺骗,比如相信自由政治权利——包括言论自由权和集会自由权等。群众误以为权利为他们服务,因而乐在其中。但在现实里,这些权利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工具,真正为它们有效运作而感到高兴的只有统治阶级,它们真正保护的也只有统治阶级和其阶级利益。

因而,在马克思看来,美国内战并非为了解放奴隶而战,而是在为资本主义在美国南部的发展铺平道路。同样,美国种族隔离之所以终结,并不是因为马丁·路德·金的政治号召力和谈判技巧,而是因为这样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发展。

现今,这样的思考方式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运用,而不仅局限于马克思主义者了。例如,许多人都认为,就像之前的海湾战争一样,伊拉克战争也不是为了保护伊拉克这样小国人民的主权,而是英美两国要战略性地用自己的势力控制该地区,以便获取中东的石油。

那么,审视一个哲学概念或理论的时候,若要使用这个工具,就要首先问自己以下问题:

  • 1.这个概念或理论是否有助于帮助统治阶级巩固自身的地位?它最终服务于哪个阶级的利益?它是否有利于促进反抗或革命?

  • 2.这个理论或概念是否有助于控制或剥削被统治阶级,有助于缓解被统治阶级的痛苦,或延缓他们的反抗?

  • 3.除了理论中的作用之外,这个术语在实践中能够发挥什么功能?

假如你发现一个概念或理论,的确有益于统治阶级的利益,有助于控制被统治阶级,这也不能说明这个概念或理论是错误的。但你可以提出质疑,思考它的理论根基究竟是所谓的理性,抑或统治阶级的权力和利益。

阅读感言

现在看来,本书对马克思主义中关于“阶级批判”的阐述胜于枯燥的课本。

  • 1.无论休谟之叉还是阶级批判,渗透其中的怀疑主义都是哲学中最宝贵的智慧,也是理性的重要组件。

  • 2.阶级批判是基于利益(经济基础)来分析的,这工具赋予被统治阶级觉醒的智慧。

  • 3.“怀疑”+“利益”,再将其置入阶级分化的背景中……难怪马克思的“阶级批判”会成为激励被统治阶级起身反抗压迫的强有力思想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