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当我向一位同学推荐《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时,他告诉我:读过这本书的朋友普遍反映专业化内容有点多,读起来有点枯燥。的确,本书牵涉许多心理学、生物学的实验和观点,甚至部分内容的编排让人感到凌乱。我也在思考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不适,原因也许是:

  • 此类书籍牵涉的学科特征本就如此。

  • 我们接触的这类书籍较少,第一次读难免混乱。

  • 情商本就位于学科的交叉领域,还未形成系统化的理论。

  • ……

但是,我转念一想,其实读者完全可以忽略这种仅仅是情绪上的不适:同一本书不同的人读会有不同的收获,同一个人反复读同一本书,每次也有不同的收获。我们不可能一次就能彻底读通一本书,结合自己的理解能力和背景知识,只摘取适合我们的那部分知识即可。

就像这样:书中关于情商运用和培养的内容大概占了全书一半的内容,包括婚姻、职业、青少年培养等诸多内容,但是我却从婚姻生活中找到了抱怨的最佳法则,在职业管理中也学到了批评的艺术,而这些技巧也不仅仅适用于那些情境。

一、抱怨的法则:

“夫妇之间非辩护性交谈的艺术,其核心是交谈必须围绕特定的问题,不能升级为人身攻击。有效传播项目的创始人、心理学家海穆·吉诺特向我们推荐了抱怨的最佳法则“XYZ”:“当你做了X,我感到Y,我希望你转而做Z。”比如应该这样抱怨:“你没有打电话告诉我晚餐约会你会晚点来,我感到不受尊重和生气。我希望你打电话告诉我你会晚点到。”而不是这样抱怨:“你是个自私的家伙!”——这是夫妇吵架常见的情形。总之,开诚布公地交流,不能恐吓、威胁和侮辱对方,也不能想方设法为自己辩护,比如找借口、推卸责任、批评对方等。此时同理心再次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第九章,亲密敌人。

二、批评的艺术:

“有技巧的批评,关注的是个人的行为以及日后改善的可能性,而不是把工作质量差归结为人格方面的原因……

批评的艺术与赞扬的艺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精神分析师转为企业咨询顾问的哈里·莱文森对批评的方法提出了如下建议:

具体。选择有意义的事件,即能够显示需要改变的关键问题或缺陷模式的事件,比如无法顺利完成一项工作的某些部分。如果员工只听到他们“做错了”,但不知道具体错在哪里,也就无法改进,这样会打击员工的士气。关注具体的细节,明确员工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做得不好,以及应该怎样加以改进。不要旁敲侧击或拐弯抹角、回避问题,混淆真正有用的信息。类似于夫妇之间发牢骚的“XYZ”法则,批评员工时要指明问题是什么,具体错在哪里,你对问题的态度,以及应该如何改进

……

提供解决方法。和所有有用的反馈一样,批评应当指明改正问题的方法。否则被批评者会感到沮丧,士气低落,或失去动力。通过批评,被批评者了解到此前没有意识到的可能性或者替代方法,或者意识到需要注意某些不足。批评还应该包含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的建议。

当面表达。批评和赞扬一样,在面对面和私下场合效果最明显。不习惯提出批评或表扬的人也许会为了减轻心理负担,选择远距离表达批评或赞扬,比如写备忘录。不过这种方式太缺乏人情味了,而且对方也没有机会进行回应或澄清。

保持敏感。这需要同理心,与自己所说的话以及说话方式对接收方产生的影响协调一致。莱文森指出,没有同理心的经理人在反馈时最容易伤害别人,比如使人无地自容的奚落。这种批评的后果非常严重,被批评者没有机会改进,反而为此心生怨恨和痛苦,处于防守和疏离的立场。”——第十章,用心管理

同样,莱文森对被批评者也提供了一些情绪方面的建议:

  • 首先,把批评看成是改进工作的有用信息,而不是人身攻击。

  • 其次,警惕自我辩护而不是承担责任的冲动。如果批评实在难以忍受,可以要求暂停谈话,给自己留出一些时间进行消化,使情绪冷静下来。

  • 最后,把批评看成是与批评者进行合作、共同解决问题的机会,而不是采取敌对立场。

*其实,《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这本书给我的最大启发是:情商是情绪经验的体现,情商既然是经验,就要通过实践去积累和提高,书中关于情商运用、情商培养的内容仅是参考。事实上,情商的本质才是本书的精华,情绪大脑则介绍了情商的生理基础,这同样也是理解情商的基础。

“情商是情绪经验的体现。一方面,情绪经验越丰富的人,面对复杂生活情境的应对手段就更多,显然就更容易找到最好的那个手段,另一方面,在未经过理性思考就做出反应的情境中,情绪经验越丰富的人,这种感性反应就越具有一致性和确定性。两方面结合,这种人表现出来的情商就越高。

与带有先天性特征的智商不同,情商是经验,经验就意味着可以训练,于是,通过针对性的反复训练,任何人的情商都可以得到提高。”

——这就是我通过《情商:为什么比智商更重要》得到的认识。以书中提供的消除负面情绪的方法为例,让我们试着用针对性的训练提高情商吧!

一、愤怒——最难以控制的情绪:

“泰斯发现,宣泄愤怒是平息怒火最糟糕的方法之一。愤怒的爆发通常会唤起情绪脑,使人感到更加愤怒,而不是减轻愤怒。”——第五章,激情的奴隶。

消除愤怒的方法:

  • 控制和质疑触发愤怒的想法。原因在于该想法是对确认和助长第一把怒火的交互作用的原始评估,也是对后来继续煽风点火的再次评估。时机很重要,在愤怒周期中,越早进行控制就越有效。事实上,缓和性信息如果在愤怒表达之前出现,就可以完全终止愤怒。

  • 身处不可能进一步引发愤怒的环境,等待肾上腺涌动逐渐消失,生理水平恢复正常。也就是说,在生气时摆脱对方。在冷静期,生气的人可以寻找其他分散注意力的事物,使逐步升级的敌对想法及时刹车。兹尔曼发现分散注意力是扭转情绪非常有效的方法,原因很简单,我们在高兴时很难保持愤怒。

  • 运用自我意识在愤怒或敌对想法刚刚萌芽时就把它们遏制住,并且把它们写下来。一旦愤怒的想法通过这种方法得到控制,个体就可以对它们进行质疑和再次评估。

二、慢性忧虑:

“忧虑是所有焦虑的核心……忧虑的基础是对潜在危险的警惕,这在进化过程中无疑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问题在于慢性、反复的忧虑,这种忧虑循环往复,而且永远无法得出积极的解决方案。”——第五章,激情的奴隶。

控制慢性忧虑的方法:

  • 第一步是自我意识,尽可能在忧虑情绪刚出现时就把它控制住,最理想的时机是在灾难的想像触发“忧虑-焦虑循环”的同时或者紧随其后(设法监控焦虑的线索,尤其要学会识别引发忧虑的情景,或者最初引发忧虑的念头或想像,以及伴随焦虑出现的身体感觉)。

  • 第二步要积极主动地质疑忧虑的想法,对忧虑想法采取批判的立场:可怕的事情真的可能发生吗?没有办法阻止事情的发生吗?还可以采取哪些建设性的措施?一直忧心忡忡真的有用吗?

  • 对于过度忧虑并发展成病态性恐惧、妄想-强迫障碍或者恐慌障碍的人,通过求助医学打破焦虑循环是明智之举。

三、轻度抑郁:

“悲伤相当于碌碌人生中的一种反省性撤退,让我们暂时停止追求,哀悼损失,认真思考其中的意义,最后进行生理调节并展开新的机会,让生活继续下去……悲伤严格来说是“临床症状不明显的抑郁”,也就是说一般的忧郁。人们可以自行应对这种绝望,前提是内心的恢复能力够强大。可惜的是,人们经常运用的一些策略效果可能适得其反,使人感觉比以前更加糟糕。其中一种策略是独处,人们在情绪低落时往往如此。然而,这种方法在很多时候反而增添了悲伤的孤独感和疏离感。这可以部分解释泰斯的发现——战胜抑郁最流行的方法是社会交往,比如外出就餐、打球或看电影等,总之是和朋友或家人一起从事某项活动。如果社交的净效应可使个体摆脱悲伤心理,那么这种方法就行得通。不过,如果个体在社交场合仍然对不快的事情念念不忘,社交反而会延长他的悲伤情绪。”——第五章,激情的奴隶。

对抗轻度抑郁的两种特别有效的方法:

  • 学会质疑沉思的核心想法,探究这些想法的合理性,并得出更加积极的替代想法。(决定抑郁情绪持续或者消除的主要因素之一是沉思的程度。)

  • 有意识地安排愉快的、转移注意力的活动。

摆脱轻度抑郁的其他方法:

  • 有氧运动——这是摆脱轻度抑郁以及其他消极情绪最有效的方法之一。(运动提振情绪的方法对很少外出活动的人最有效。)

  • 通过享受或感官愉悦使自己高兴起来——消除抑郁的另一种流行方法。

  • 取得小小的胜利或获得简单的成功(比如把堆积已久的家务活做完、提升自我形象等)——改变情绪最有效的方法。

  • “认知重建”,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例如:“比下有余”)——对抗抑郁最有效的一种方法。

  • 帮助有需要的人——另一种提振情绪的有效方法。

  • 祈祷——对于虔诚的宗教信徒,祈祷适用于缓解所有情绪,对抑郁尤其有效。

“人在生气的时候,血液会流到手部,以方便抓起武器或攻击敌人。同时心率加快,肾上腺素激增,为强有力的行动提供充沛的能量驱动。

人在恐惧的时候,血液会流到大块的骨骼肌,比如双腿,以方便奔跑,而且面部会由于血液的流失而发白(因此会有血“变凉”的感觉)。与此同时,也许是因为需要考虑是否应该躲藏,身体会有那么一瞬间会呆住不动……”——《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第一章:情绪的功能。

如果一本大众化的通俗读物牵涉太多的专业概念和分析,这种书通常不会很受欢迎,但《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可以例外,因为情商源自情绪,单纯停留在心理层面的验证与分析会显得肤浅,事实上,如果结合情商的生理基础,特别是人脑的进化和结构,我们会发现:情绪仅是心理的感性层面,与之相对的是心理的理性层面,感性用来感觉,理性用来思考。

为什么有的人易怒?为什么有的人随和?为什么有的人冲动?为什么有的人稳重?为什么有的人讨人喜欢?为什么有的人惹人讨厌?原来,美德与陋习都有着相同的生理基础,通过了解情商的生理基础,特别是人脑的进化与相关结构,这些问题都可以得到解答。

一、人脑的进化:

“大脑最原始的部分是包围在脊髓顶端的脑干,所有具有不止一个最微型神经系统的生物都有脑干。位于大脑最下端的脑干主导呼吸、人体其他器官的新陈代谢等生命基本功能,同时控制刻板反应和动作。脑干没有思考或学习的功能,它只是一个预先设定程序的自动调节器,旨在维持身体的正常运转,并作出确保生存的反应。这种大脑统治了爬行动物时代,不妨想像这个画面:一条吐着信子的蛇面对攻击的威胁发出“咝咝”的声音。

脑干是大脑最原始的部分,也是情绪中枢的起源。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情绪中枢进化成会思考的大脑,即“新皮层”,这层充满皱褶的灯泡状器官位于大脑的最外层。思考脑从情绪脑进化而来,这一现象很能说明思维和情感的关系;情绪脑的出现要早于思考脑。

人类情绪最早起源于嗅觉,更准确地说是起源于嗅叶,即接收并分析气味的细胞。每一种活的个体,无论是好吃的还是有毒的,无论是性感的伴侣,还是天敌或者猎物,都携带着一种独特的分子标签,可以在风中传播。在原始时期,嗅觉对生存无疑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原始的情绪中枢从嗅叶开始进化,最终发育成足以环绕脑干顶部的构造。在最初的阶段,嗅觉中枢由分析气味的神经元薄层组成,其中一层细胞接收闻到的气味,并进行分类:好吃的或者有毒的,交配对象、天敌或者猎物。第二层细胞通过神经系统向身体发出反射信号采取行动:吞咽或者呕吐,接近、逃跑或者捕捉。

最早的哺乳动物出现之后,情绪脑新的关键神经元层也形成了。情绪脑的新神经元层包围着脑干,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咬了一口的面包圈,脑干正好安放在中空的底部。由于这部分大脑环绕并包裹着脑干,因此又被称为“边缘”系统……这一新的神经区域为大脑的指令系统添加了恰当的情绪。当我们渴望或愤怒的时候,坠入爱河或因恐惧而退缩的时候,正是受到了边缘系统的控制。

边缘系统进化出了两个强有力的工具:学习和记忆。这种革命性的进化使得生物的生存抉择更加明智,而且能更好地适应变化的要求,而不是一味地作出相同的自动反应。如果某种食物吃了会生病,下次就不会再吃。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依然主要由嗅觉决定;嗅球和边缘系统之间的联接组织现在负责辨别各种气味,比较当前的气味与以前的气味,区别好的气味与不好的气味。这个功能是由“嗅脑”完成的,“嗅脑”的字面意思是“鼻子脑”,属于边缘系统神经网络的一部分,也是思考脑新皮层最基础的系统。

大约在1亿年前,哺乳动物的大脑发生了生长突增。在原先薄薄两层皮层——这部分的功能是计划、理解感受、协调行动——的顶部,出现了几层新的大脑细胞,从而形成了大脑的新皮层。和最初的两层大脑皮层相比,新皮层具有异乎寻常的智能优势。

“智人”的新皮层比其他任何物种的都要大得多,这正是人类所独有的。新皮层是思想的所在,它包含综合和理解感觉的神经中枢。新皮层还使我们的思考伴随着某种感觉,而且使我们对观点、艺术、符号和图像等产生感觉。

在进化过程中,新皮层具备的精妙调节功能使生命机体在趋利避害方面具有巨大的优势,而且更有可能向后代遗传包含同样神经回路的基因。新皮层具有制定策略、作出长远计划和其他谋略的功能,这是生死攸关的优势。除此之外,艺术、文明和文化的繁盛也都是新皮层结出的硕果。

大脑新皮层还为情绪生活增添了色彩。比如爱情,边缘结构能够产生愉悦和性欲的感觉,即激发性欲的情绪。而新皮层的出现及其与边缘系统的联系,使得母亲与孩子的联系更加紧密,这种联系是家庭单元的基础,母亲负有长期抚养孩子的义务,从而使人类的发展成为可能。(没有新皮层的生物缺乏亲自感情,比如爬行类动物,幼崽孵化出来之后必须躲藏起来,防止被亲代吞噬。)人类父母对孩子的保护会一直持续到孩子成年,横跨漫长的童年期——儿童的大脑在这期间继续发育。

……

新皮层虽然是大脑的高级中枢,但并不能控制全部的情绪生活。对于心灵至关重要的问题——尤其是情绪的紧急情况,新皮层需要服从边缘系统。由于大脑的高级中枢发源于边缘系统,或者说扩展了边缘系统的功能范围,情绪脑在神经结构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情绪脑是新大脑发育的基础,情绪区域通过神经回路与新皮层的所有部分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因此,情绪中枢对包括思考中枢在内的大脑其他部分的运作具有强有力的影响。”

二、杏仁核——感性为什么会压倒理性?

“人类的杏仁核位于脑干顶部、环状边缘系统底部附近,呈杏仁核状,是相互联接的组织复合体。杏仁核分为两大核群,左右脑各一个,分别位于头颅内侧。与进化过程中人类近亲——其他灵长类动物相比,人类的杏仁核相对较大。

海马体和杏仁核是原始“嗅脑”的两个重要部分,嗅脑在进化过程中的作用是唤起皮层和新皮层。现在这些边缘结构负责大脑学习和记忆的大部分功能,杏仁核是情绪事物专家。假如杏仁核与大脑其他部分的联系被隔断,就会导致个体无法判断事件的情感意义,这种情况有时被称为“情感失明”。

失去情感的判断,社会交往就会失控……杏仁核如同情绪记忆的仓库,也是意义本身的仓库,没有杏仁核的人生相当于被剥夺了个人意义的人生

杏仁核不仅与情感有关,所有的激情也都取决于杏仁核。杏仁核被切除或受到伤害的动物,不会感到恐惧和愤怒,失去了竞争或合作的紧迫感,对于自身在社会秩序中所处的位置也不再有任何认知,也就是说,感觉变得迟钝或消失了。

……

杏仁核作为行动中枢的角色,在冲动的情感压倒理智之时起到关键作用。接受到输入的感觉信号之后,杏仁核就会扫描每一种应对烦恼的经验。杏仁核在心理生活中处于强有力的地位,类似于心理哨兵,它之一每一种处境、每一种认知,此时大脑中会出现一类最原始的问题:“我讨厌它吗?它会伤害我吗?我害怕它吗?”假如答案是肯定的,或者在当前时刻趋于肯定,杏仁核就会做出即时反应,就像神经警报一样,向大脑的各个部分发出危机信号。

……杏仁核拥有神经联接的延伸网络,这使它在发生情绪危机时能够指挥和驱使大脑其他的很多区域——包括理性脑。

……

勒杜克斯的研究揭示了人脑的构造赋予杏仁核情绪哨兵的地位,使其可以控制整个大脑……他的研究显示,从眼睛或耳朵输入的感觉信号首先到达大脑的丘脑,然后通过一个单独的突触传到杏仁核;丘脑发出的第二个信号则传到新皮层,即思考脑。信号的分叉使杏仁核能先于新皮层作出反应,而新皮层在通过多个层次的大脑回路对信息进行充分分析之后,才能全面掌握情况,并最终做出更加精准的反应。

勒杜克斯的研究对理解情绪生活具有革命性的意义,他第一个发现了感觉的神经通道可以绕过新皮层。与杏仁核直接联接的感觉包括我们最原始和最强烈的感受,这种神经回路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感性压倒理性的力量。

……传统理论认为,信号是从新皮层传送到边缘脑,然后由边缘脑发出准确的反应指令,并传送到整个大脑以及身体的其他部位,这一过程占用了很多甚至大部分的时间。但勒杜克斯发现,除了有一束较大的神经元联接丘脑和新皮层之外,另有一束较小的神经元直接联接丘脑和杏仁核,这条更小、更短的通道类似于神经的后院小巷,使杏仁核能够直接接收某些感觉信号,并在新皮层接收全部信号之前作出反应。

这一发现颠覆了杏仁核必须完全依赖于新皮层传送的信号,然后再形成情绪反应的理论。在一条平行的反射通道开始联接杏仁核和新皮层的同时,杏仁核可以通过另一条紧急通道激起情绪反应。杏仁核可以促使个体立即行动,新皮层的反应则稍有滞后,但掌握的信息更加全面,可以为行动制订出更加精确的计划。

……

勒杜克斯告诉我:“情绪系统可以不依赖于新皮层自动作出反应。有些情绪反应和情绪记忆可以在完全没有意识和认知参与的情况下形成。”杏仁核具有储存记忆和反应指令的功能,我们可以在清楚认识到原因之前采取行动,原因就在于从丘脑到杏仁核的神经捷径完全绕过了新皮层。这条捷径使得杏仁核类似于情绪印象和记忆的知识库,但我们对此却没有充分的认识……”

到底什么是情商?《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在第三章阐述了心理学家彼得·萨洛维和约翰·梅耶对“情绪智力”(为什么不直接译作情商?而要译作“情绪智力”,从第三章来看,两者是同一个概念)给出的详细定义,他们把“情绪智力”扩展为5个主要领域:

  • 1.了解自身情绪。自我意识,即感受发生时能够识别到感受的发生,是情绪智力的基石。我们在第四章将会看到,时刻监控情绪的能力是心理领悟及自我理解的关键。如果无法注意到自身的真实感受,我们就只能听命于感受的操控。对自身情绪更加确定的人对生活有更强的掌控能力,他们更加清楚自己对和谁结婚或从事什么样的工作等个人决定的真实感受。

  • 2.管理情绪。恰当地处理情绪是一种建立在自我意识基础上的能力。第五章将会介绍自我减压,摆脱过度焦虑、阴郁或易怒情绪的能力,并说明缺乏基本情绪技能的后果。情绪调节能力差的人常常受到痛苦情绪的困扰,而那些情绪调节能力强的人则可以更快地从生活的挫折和烦恼中恢复。

  • 3.自我激励。第六章将会介绍,为实现目标进行情绪控制,是集中精神、自我激励和控制以及创造力的关键。自我控制情绪即延迟满足和控制冲动,这是所有成功的基础。个体如果能进入全神贯注的“涌流”境界,就会有出色的表现。拥有这种技能的人不管从事什么工作,都会更加高产和高效。

  • 4.识别他人的情绪。同理心是基本的“人事技能”,同样建立在自我意识的基础之上。第七章将探讨同理心的根源、情绪“失聪”的社会成本,以及同理心激发利他主义的原因。微妙的社会信号显示了他人的需要或欲望,有同理心的人对这些社会信号的协调性更强。他们擅长从事护理、教书、销售和管理等职业。

  • 5.处理人际关系。人际关系的艺术属于管理他人情绪的一部分。第八章将考察社交竞争力的因素以及具体的技能。社交竞争力可以提高个体的受欢迎程度、领导力和人际交往的有效性。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人在任何需要良好人际互动的领域都会有出色的表现,他们是社交明星

综合以上5个领域,可见“一个人的情商是高还是低?”并不能简单地以某一领域的表现来论断。我自认为情商较低,但是对比上述领域,我发现自己在了解并管理自身情绪,自我激励方面的表现还不错,而在识别他人情绪,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却差距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