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对于我这种非法律专业的普通读者而言,阅读《法理学》的最大收获可能就是法律方法,这其中又以法律思维和法律推理为主,以下内容以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的《法理学》第二版教材为主,对于诸如辩证推理这类没有说清楚的主题,辅以E·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来补充。

法律思维:

法律思维是以理性思维为主,结合非理性思维的思维形式,是长期从事法律活动的法律人所具有的思维方式。根据法律共同体内部职业人理论和实践分工不同,可以分为理论思维方式和实践思维方式。

一、法律的理论思维方式:

这种思维方式是对现实法律和法律现实的怀疑和反思、批评与构建,而不是简单对其加以确信,其实质在于寻求法律存在的哲学意义上的逻辑抽象的“合法性”、“正当性”、“合理性”。主要涵盖以下内容:

  • 1.以审视、怀疑和批判的眼光来分析现实法律(文本)和法律现实(生活)所存在或可能存在的“问题”(缺陷或不足)。

  • 2.理解和分析上述“问题”。剔除可以直接用“是”或“否”就可以回答或解决的假问题,找出那些无法简单地以形式逻辑规则就可以准确地确定其解决方案的“真”问题。

  • 3.反思上述“真”问题。以常人情感、生活体验和人生阅历为基础,以法律精神、法律价值、法律原则和法律理想为坐标,反思性地思考这些“真”问题,发现并找出其理论的焦点,发现并找出其理论内核。

  • 4.寻找消解上述理论焦点和理论内核的各种方法和途径。

  • 5.选择合理的解决方法和途径。

*根据E·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在“辩证推理”一节所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观点:辩证推理乃是要寻求“一种答案,以对在两种相互矛盾的陈述中应当接受何者的问题作出回答”。我们可以猜测这里的“真”问题极可能就是需要通过辩证推理解决的问题。因为对于两个陈述,除了相互矛盾的情形,就只有相互不矛盾的情形,对于相互不矛盾的两个陈述,再看相互是否有关,于是我们可以构造下面两个例子:

A. 对于两个相关且相互不矛盾的陈述:

陈述一:所有生物体终有一死(大前提);

陈述二:人是生物体(小前提);

结论:人终有一死。

以上使用的就是形式逻辑(亚里士多德的“大前提+小前提”推导出结论的三段论),最终得出正确的结论,这种简单的问题就被解决了。

B.对于两个不相关且相互不矛盾的陈述:

陈述一:我有一只猫;

陈述二:他有一只狗;

结论:?

可见,这两个陈述没有共同的名词,甚至没有潜在的相关关系,那么这种情况下一般不会形成问题。当然,我们也可能据此作出某种归纳性的结论:我们各有一只宠物。但是,我仍然很难将其理解为一种问题。

二、法律的实践思维方式:

这种思维方式是对现实的法律的整体上的认同与确信,其重心在于“合法性”的分析和判断,所以现实的法律/既有的法律是这种思维方式确定的标准。主要涵盖以下内容:

  • 1.以法律权利和法律义务为基本的思维要素和分析单元并以之为线索。

  • 2.普遍性的考虑优于特殊性的考虑——但也是不绝对的。

  • 3.合法性优于客观性——因为人自身的限制、时限性的约束等原因会造成真正的客观性难以获得。

  • 4.程序合法性优于实体合法性——因为程序是法律的生命。

  • 5.形式合理性由于实质合理性——前者指普遍性的规则或制度合理性,后者主要指个案处理或裁判结果的合理性,必要时甚至要牺牲实质合理性而保证形式合理性的获得。

  • 6.法律理由优于法律结论——法律结论必须经过法律推理过程,应该慎重得出。

法律推理:

法律推理是指法律人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寻找和构造正当的法律理由,来对某一具体案件进行法律事实的认定和得出法律处理的过程和结果的证明方法和途径。法律推理过程贯穿着形式推理和辩证推理。

一、形式的法律推理:

  • 1.演绎推理:是指从一般的法律规定到个别特殊行为的推理,即三段论推理:由一般的普遍性法律规则为大前提,以具体的法律事实为小前提,推导出一个特殊而确定的法律结论。

  • 2.归纳推理:是指从特殊到一般的推理,与演绎推理相比,这种方式不是完整的法律推理,所以是演绎推理的补充。

  • 3.类比推理:法学上也被称为类推适用和比照适用,是指在法律实践中对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事项,比照援引与此事项性质最类似的法律规定,加以适用处理的法律方法。例如:英美法系中的“遵循先例”原则就体现了类比的法律推理,但是在刑事法律领域,这种类推是严格限制的。

在形式的法律推理中,由于逻辑规则所解决的知识推理的形式正当性和合理性问题,这无法保证由此得出的法律结论在实质上的合理性和正当性,有时这会导致推理过程合理但结论并不正确的情况。另一方面,演绎推理所依赖的大前提和小前提,其本身也具有不确定性和模糊性,所以,在法律推理过程中,还必须综合运用各种法律推理方法,以验证、弥补和纠正单一方法的不足,同时运用基本的社会政策、社会共识性的伦理道德观念和价值准则,来甄别和选择法律规则、原则,法律事实等的相对分量或重要性程度,以便为法律推理的正当性与合理性确定实质性的判断依据。

二、辩证的法律推理:

辩证推理又称为实质推理,是指在司法实践中发生了法官难以通过一般的形式推理而简单做出裁决的疑难案件的情况下,法官运用实践理性方法弥补现行法律的疏漏与不足,从而使司法行为及其结论获得确定性与正当性的法律推理过程与方法。这种情况常存在于法律空白、法律漏洞或法律冲突的场合。

辩证的法律推理的一般路径为:

  • 1.依据事物本身的性质,提出对于当前案件事实的法律处理的最终法律结论,然后从这个模糊的结论反推,寻求支持或推导出这一模糊性法律结论的同样模糊的逻辑大前提。

  • 2.综合运用上述辩证的法律推理的各种基本方法或手段所展示的法律材料和法律资源,证成或质疑这个比较模糊的逻辑大前提,使之在论辩中得到进一步的确证,并将之归于现实的法律制度的体系和框架中。

  • 3.通过价值判断最终确证或在多个可能性的选择项中确证选择用来处理当前案件的法律推理的大前提。

辩证的法律推理的实质并不是要获得一个具有正当性与合理性的对于当前案件事实的终局性的法律处理结论,而是要构建或补充缺少或冲突的演绎的法律推理的大前提,使之正当化与合理化。

辩证的法律推理的方法大致有六种:

  • 1.利用对法律的精神的解释来进行辨证推理;

  • 2.法官通过公平正义即衡平原则克服现行法律的僵化,以实现个案或个别的公平正义;

  • 3.根据政策或法律的一般原理进行辨证的法律推理;

  • 4.依据习惯和一般法理进行辨证的法律推理;

  • 5.依据自然正义和公平的法律与伦理意识进行辨证的法律推理;

  • 6.根据事物的性质而为判断进行辨证的法律推理。

上述内容全部来自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的《法理学》第二版教材,但是坦白说,普通读者看这部分内容基本不明所以,幸运的是,E·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在相似章节有画龙点睛之笔: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观点,辩证推理乃是要寻求“一种答案,以对在两种相互矛盾的陈述中应当接受何者的问题做出回答”。当作为推理的前提是清楚的、众所周知的或不证自明的时候,我们就不需要采取辩证推理之方法了。亚里士多德认为,在那种情形中,推理是通过表达必然真理的论证方式而展开的,因为它能使我们极为明确地得出一种演绎结论。但是另一方面,当在两个或两个以上可能存在的前提或基本原则间进行选择成为必要时,那种认为解决一个问题只有一种正确答案的观点一定会使人产生疑问,“因为选择任何一方都会获得强有力的论据的支持”。

如果那种情况发生,那么就必须通过对话、辩论、批判性探究以及为维护一种观点而反对另一种观点的方法来发现最佳的答案。由于不存在使结论具有确定性的无可辩驳的“首要原则”,所以我们通常所能做的就只是通过提出有道理的、有说服力的和合理的论辩去探索真理。亚里士多德指出,我们在列举理由的时候既可以诉诸民众的或大多数人的一般意见,也可以倾向于依赖社会上最富盛名和知识最渊博的人的观点。由于各种观点常常会发生冲突,所以我们的说服工作有时也会变得更加困难。只要我们通过辩证筛选程序确立了一个可行的前提——这个前提有可能成为一个可被接受的结论的基础,那么我们就可以用三段论演绎方法把这一前提适用于某个具体问题的解决。”

——《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第十七章第八十一节

通过这种补充,我们可以看到:

  • 1.所谓推理就是通过至少两条陈述来获取结论的过程。

  • 2.如果这两条陈述可以分别被构建为大前提和小前提,那就可以用三段论的形式逻辑获取结论,这便是演绎推理,这种推理是完整而有效的,是最简单可靠的推理。

  • 3.如果这两条陈述无法被构建为大前提和小前提,但是可以代表两种特殊情况,那么就可以以此构建出一个一般性的结论,这个过程就是归纳推理,由于无法保证结论一定适用第三种特殊情况,所以这种结论可能会失效。

  • 4.如果这两条陈述无法被构建为大前提和小前提,但是他们的关系可以有类似的情形可以比照,那么就可以据此得出与之类似的结论,这个过程就是类比推理,由于类似的程度没有绝对标准,所以这种结论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

  • 5.如果这两条陈述无法被构建为大前提和小前提,并且每种陈述背后都有合理性的理由,两者放在一起则会互相矛盾(两条陈述背后是两个相互矛盾的原则,这不像演绎那样两条陈述背后是同一条或者两条不矛盾的原则),但是由于现实原因,我们又必须要在这两条陈述之间做出选择。在这种复杂情况下,我们就需要做辩证推理:通过论辩等方式去寻找那个可以被两种陈述都能接受的前提,以便得出结论。

  • 6.如果这两条陈述无法被构建为大前提和小前提,无法代表两种特殊情况,没有类似的关系可以比照,并且互相并不矛盾,那么是否存在这种情况呢?如果存在,又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呢?我的猜测是:任何两种陈述都可以被当作两种特殊情况,尽管通过归纳推理得出的结论不一定都有意义,但是这种推理应该是涵盖了剩余的各种情况。如果是这样,那么推理的全集也就是归纳推理,或者说推理等价于归纳推理,演绎推理、类比推理、辩证推理都是归纳推理的特殊情况,其中,只有演绎推理是最简单可靠的。

*关于辩证推理,教材中明确了是先提出结论,然后再反推大前提,但是《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所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观点中,并没有强调先提出结论的步骤,而是由两条陈述的双方各寻找理由,然后通过论辩的方式寻找到一个可行的前提,再通过三段论的方法演绎得出结论,相对而言,亚里士多德的方法更容易让人理解。借用后者“基本原则”的说法(按照字面理解也就是“前提”),我们可能会看到这样的情形:

对于演绎法,两条陈述背后的基本原则是一致的,甚至,第一条陈述(大前提)就是基本原则,第二条陈述(小前提)是强调一种特殊性,从而得出这种特殊性也是符合基本原则的结论。

对于辩证法,两条陈述背后的基本原则是不一致的,这就需要分别为两条陈述的基本原则寻找更高层面的基本原则——通过论辩等方式,在这种更高层面的基本原则下,原来的两条陈述都只是强调了各自的特殊性,于是,通过演绎推理的方式,就可以得出符合这更高层面基本原则的结论了。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应用这更高层面的基本原则?我想恐怕是基本原则的层次越高,越不具备可操作性吧。例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原则,如果没有更具体的基本原则,这样的原则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修正自我中心的记忆。我们公开搜寻那些不支持我们思维的证据和信息,并且加以重视,我们就可以纠正我们自我中心记忆的本能倾向——“忘记”那些不支持我们思维的证据和信息,并且“记住”那些明显地支持我们思维的证据和信息。如果你试图找但找不到这样的证据,也许是因为你的搜寻方式不对。

修正自我中心的目光短浅。通过以冲突的观点和视角思考,我们会克服狭隘、绝对化思考的本能倾向。比如说,如果我们是自由主义者,我们可以去深入阅读保守派写的书籍。如果我们是保守派,可以花时间去深入阅读自由主义者写的书籍。如果我们是美国北部的人,我们可以阅读美国南部人的观点或者是欧洲、远东、中东或者是非洲人的观点。如果你没有在这个过程发现个人偏见,那么请思考自己是否已尽力确定自己的偏见。

修正自我中心的自以为是。我们可以通过不断地提醒自己所知甚少来纠正我们的本能倾向——确信自己掌握真理并拥有优越感。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我们有多少知识,我们都可以思考关于我们掌握多少知识这个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如果你没有发现实际上你不知道的比你知道的多很多,那么你就该反思你对上述问题的思考方式。

修正自我中心的虚伪。我们可以修正我们的本能倾向——忽视信念与行动的不一致以及我们自己做事的标准和期望他人的标准间的不一致。这一修正可以通过定期比较判断自己的标准和判断别人的标准来实现。如果你找不到思想和行动间的矛盾,那么反思你挖掘的是否足够深入。

修正自我中心的过分简单化。通过关注事物的复杂性并试着用语言描述这种复杂性,我们就可以修正我们忽视复杂事物的本能倾向。如果你没有找出过去把很多事情过于简单化的例子,那么你应该反思自己是否真正地看到了问题的复杂性。

修正自我中心的盲目。通过明确地找出与我们信念相矛盾的事实和证据,我们可以修正自我中心的盲目本能倾向。如果你在追求这些事实的过程中没有感到极大的不适,那么你应该反思是否很严肃地对待了这些事实。如果你认为你以前的信念都是正确的,那么你就达到了一个更复杂的自我欺骗程度。

修正自我中心的即时性。通过更广阔的角度来看待积极和消极的事情。我们就可以修正笼统概括直接感受和经历的倾向。你可以通过提醒自己拥有很多别人没有的东西来缓和消极情绪。你也可以通过提醒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有待完成、还有很多问题依然存在来缓和积极的情绪。无论在积极还是消极的情况下,要保持平稳,这样你才有精力有效地采取某种行动。如果你被你的情绪固定化,你就是自己情绪的受害者。

修正自我中心的荒谬。我们可以通过明确地表达我们的观念,并评价它的现实性来纠正我们的本能倾向。这要求我们经常反思我们观念的影响和后果。例如,我们要经常问自己“我真的相信这一点吗?如果真的相信,那我该怎么做?我这么做了吗?”

顺便说一下,个人道德规范是揭露自我中心荒谬的有效工具。我们经常根据我们相信的和我们所坚持的观点来采取荒谬的行动。如果经过仔细的思考,你没有发现自己的自我中心荒谬,那么请再思考一遍,你可能正在发展你自欺的能力。”——《批判性思维工具》,第11章 应对自身的非理性

·····································

附:策略性思维的核心理念:

  • 1.思维、感受和需求是相互依存的。

  • 2.这是有逻辑的,并且你能把它弄清楚。

  • 3.进行定期评价,提高思维的质量。

  • 4.自我中心是默认的心理机制。

  • 5.审慎对待我们周围人的自我中心。

  • 6.人们倾向于做出超出个人经验的概括。

  • 7.误把自我中心思维作为理性思维。

  • 8.自我中心思维是自动发生的。

  • 9.我们经常通过控制或顺从来谋取权利。

  • 10.人类的社会中心倾向是天生的。

  • 11.理性的发展需要练习。

附:完善的思考者——赞!

不论是否存在或者将来是否会出现完善的思考者,都不可能存在“完美的”思考者,因为人类头脑不可能以一种“完美的”方式运转。人类所有的发展都受到人类易谬性的限制。不论我们的理性发展到了多高的程度,我们固有的自我中心和社会中心都不可能完全被去除。不论我们的整合性发展到多高的程度,我们的意识还是会错过一些矛盾和不一致。不论我们的洞察力发展到多高的程度,我们都会有无法达成的洞见。不论我们内化了多少观点,我们都无法全面理解所有的观点。不论我们的经验多么丰富,我们都无法获取所有有益的经验。

不论我们大脑开发到何种程度,我们的思维永远是有限的、易犯错误的、自我中心的、社会中心的、存有偏见和非理性的。正因如此,完善的思考者能够强烈地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知道自己离“完美的”思考者还有多远。因此,他们会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开发自己的头脑,以及不断地反思批评。”——《批判性思维工具》,第17章 成为一名高级的思考者:总结

《批判性思维工具》的第6章——培养良好思维的提问,提出了“一个对问题进行分类的有效方法”。我认为值得分享。这种分类方法将问题分为三种类型:基于事实的问题、基于偏好的问题,基于判断的问题。详情如下:

“1.基于事实的问题。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的问题(事实题属于这一类)。

  • 铅的沸点是多少?

  • 房间的大小是多少?

  • 这个方程的微分是多少?

  • 电脑上的硬盘是怎么运作的?

2.基于偏好的问题。问题随着个体的不同偏好而拥有不同的答案(纯粹主管意见的分类)。这些问题让你去表达出某种偏好。

  • 山间和海边旅行,你更喜欢哪一个?

  • 你对佩戴假发怎么看?

  • 你愿意去看戏剧吗?

  • 你最喜欢的食物类型是什么?

3.基于判断的问题。需要进行论证,并不止一个可行答案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具有辩证意义的,答案有更好和更坏之分(被有效论证和不充分论证的答案)。我们根据答案的可能范围,搜寻最佳的答案。

  • 我们怎样才能准确地弄清当今国家最基本的重要经济问题?

  • 什么措施可以有效地减少非法吸毒人群的数量?

  • 要拯救地球,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什么?

  • 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堕胎是合理的吗?

  • 死刑应该被废除吗?

只有第二种问题(关于偏好的问题)需要绝对的主观意见。第三种问题是与论证判断有关的……一些人会把判断型的问题当作事实问题,或主观偏好问题……

以可靠论证为依托的判断超越了事实和观点本身,并从来不等于事实或是观点。尽管我们通常运用事实来进行论证,但论证却远超于陈述事实之外……

当判断型问题被当作偏好问题来对待时,个体好像掌握了批判性思维,但这种批判性思维是虚假的。在这种情况下,个体非批判性地提出所有人的主观偏好都是等同的假设,不重视思维标准,我们甚至能够预期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不喜欢这些标准会怎样?我为什么不可以使用自己的标准呢?我没有使用自我观点的权利吗?我是一个感性的人,那又会怎样?我喜欢跟随直觉又怎样?我觉得直觉比论证更重要又会怎样?我不相信“理性”又会怎样?当人们拒绝对问题进行合理推理和深度思考时,他们混淆了提供合理论证支持观点和仅仅坚持某个观点正确之间的差别。”——《批判性思维工具》第6章,培养良好思维的提问

*依个人经验而论,如果你不想与对话者产生争论,那么,将判断型问题当作偏好问题有时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附:苏格拉底式思维的若干特征:

  • 尽最大可能去理解所说或所信事物的根本基础,并且通过更深入的问题弄清这些问题的含义。(例如你可能会问他人:“你形成这个观点的依据是什么?你能详细地向我解释你的推理过程,从而让我更全面地理解你的观点吗?”)

  • 找出与其他观点相互依存、不能单独自证为真的观点。找出观点间的联系,深入思考。(例如,你可能会问他人:“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X或Y却不是真的呢?”)

  • 用不断完善的需求对待所有的观点。(你可能会问他人:“你能够详细阐释从而让我更好地理解你吗?”)

  • 要认识到所有的问题都以先前的问题为基础,所有的思维都以先前的思维为基础。提问时,对之前的问题持有开放的态度,也要不断地对它们进行思考。(例如,你可能会问:“为了回答这个复杂的问题,我们还需要回答哪些其他问题?”)

···················································

要提升思维水平,掌握受过训练的提问方式和苏格拉底式的思维和提问方式,你可以按以下方式行动:

(1)你可以把问题聚焦于问题的类型上(事实、偏好或判断)。

(2)你可以把问题聚焦于对思维标准的评估上。

(3)你可以把问题聚焦于对论证元素的分析上。

(4)你可以通过优先回答对获得最终答案最有效的问题来“拆解”复杂问题。

(5)你可以抓住复杂问题的主要矛盾。

对于我而言,关于思维方法的书读起来总是有点费力:读的时候需要专心专意,抽象的文字需要细细咀嚼,原本认为可以扫过的内容,由于无法面对内心的纠结,结果重新研读……抱着这种又爱又恨的心态,我读过《学会提问》,《逻辑思维简易入门》,而且正在读《批判性思维工具》,当我发现它们同属华章心理的一个系列时,趁着双十一的热血,索性买下了剩余的三本。

人家说读起来有点费力的书才是能让你真正有收获的书,我不完全同意,但是这几本书的确让我有收获,涨知识。在我看来,无论电视剧还是游戏、看过或玩过后,留给人的往往是“瘾”,但费脑力的书让我读完后精力充沛——一种战胜对手获取知识的顿悟,或者自信。不可否认也有让人上瘾的“书”,让人获取知识的电视剧,但是,拥有思想,懂得文字的人就可以写书,而拍电视的要求未免更高了……(今天的闲话真多,想太多了吧)

“优秀的思考者不会试图去控制他人。即使需要付出代价,他们也会努力保持公正。他们了解思维不是与生俱来就是公正的,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他们了解要想做到公正需要养成特定的思维特质——谦虚、勇气、整合性、自主性、换位思考、坚毅及对推理的信心。”——《批判性思维工具》,第1章,成为公正的思考者

我丝毫不怀疑公正思考是获取真理的途径,没有经过专业的批判性思维训练的我也具有部分批判性思维的能力,但是本书站在更全面的立场所展示的批判性思维特质,是我一直所渴求的。

“批判性思维是一种对思维方式进行思考的艺术,该艺术能够优化我们的思维方式。而它包括三个紧密联系、互相影响的阶段:分析思维方式阶段、评估思维方式阶段和提高思维方式阶段……

批判性思维是建立在良好判断的基础上,使用恰当的评估标准对事物的真实价值进行判断和思考……

批判性思维有三个维度:分析、评估、创造性。作为批判性思考者,我们分析思考以评估我们的思维,而又在评估思考中提高自己的思维质量。”——《批判性思维工具》,绪论

看来,我首要的任务就是在意识层面分析自身包含有意识、无意识成分的思维过程,以此提高自己的思维质量。这一切都要从认识批判性思维开始。

一、惯常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区别:

惯常思维 批判性思维
我们常常仅仅是思考 批判性思考者分析自己的思考
我们常常以自我为中心进行思考 批判性思考者仔细检查,思考的自我中心根源
我们常常得到不值得信赖的思考标准 批判性思考者揭露不合理的标准,并且用更好的标准取代之
我们常常被困扰在直觉意义系统中 批判性思考者将自己的思考提升到意识水平,使自己可以从那些不严谨的直觉思考中解脱出来
我们常常使用没有清晰结构的逻辑系统 批判性思考者寻求工具以阐明和评估自己使用的逻辑系统
我们常常生活在思维和情感的自由状态中 批判性思考者使用思维和情感明确自己是谁、我们是什么以及我们人生的目标
我们常常被自己的思想所控制 批判性思考者学习控制自己的思想

二、批判性思维的思维特质:

思维特质 定义 经常问自己的问题
思维谦逊 认识到自己不知道的知识,对自己知道什么和不知道什么有敏锐的判断力
  • 我真正了解多少(关于自己、关于情况、关于他人、关于我的国家、关于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

  • 偏见对自己的思考影响有多大

  • 我被灌输了哪些错误观念

  • 那些未加批判地接受的信念如何阻碍我对事物真相的探查

思维勇气 敢于质疑自己信念的品质
  • 我对自己的信念有多少分析

  • 我对自己的信念有多少质疑?其中很多信念是儿童时期学到的

  • 当有明显的证据证实我的信念是错误的时候,我在多大程度上表示愿意放弃这一信念

  • 在多大程度上我愿意与大多数人作对(即使人们可能嘲弄自己)

思维换位思考 要能够包容与自己不同的观点,尤其是强烈反对的观点
  • 我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准确地理解自己反对的观点

  • 我对对手观点的总结能够使得对方满意吗

  • 我能够看到他人观点的独到见解和自己观点中的偏见吗

  • 当他人的思考与我不同的时候,我能够理解他人的感受吗

思维正直 对自己和他人使用同样的要求标准(拒绝双重标准)
  • 我所做的与我是如何想的相一致,还是我说一套却做另一套

  • 我在多大程度上对自己的要求和对他人的要求相一致

  • 我的生活中有多少不一致或冲突的时候

  • 我为找出并减少自欺行为做出了多少努力

思维坚毅 克服困难和挫折,解决复杂问题的思维品质
  • 我是希望独立解决复杂问题,还是遇到困难就想要放弃

  • 我是否能够在思考一个困难的思维难题并解决这一难题的过程中表现出耐心和决心

  • 在处理复杂问题的时候我是否有策略

  • 我是否期待学习任务比较简单,或者我是否认识到有挑战性的思维任务的重要性

对推理的信心 建立在一种信念基础上,这一信念认为给予人们自由推理的机会能够最好地满足人们高层次的需要
  • 当有证据证实一个更合理的结果时,我是否会改变自己的立场

  • 当我说服别人的时候,是坚持合理的推理,还是为了支持自己的立场而歪曲事实

  • 我认为赢得一场争论重要呢,还是从更加合理的角度认清事实更加重要呢

  • 我是鼓励别人独立得出结论,还是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呢

思维自主 坚持理性的标准独立思考
  • 我在多大程度上遵从于别人

  • 我在多大程度上不加批判地接受了政府、媒体、同伴告诉我们的话

  • 我是独立地思考问题呢,还是仅仅接受他人的观点呢

  • 当我们通过自己的思考得到合理的观点时,我是否愿意独立坚持己见而不管他人不合理的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