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从本质上看,技术是被捕获并加以利用的现象的集合,或者说,技术是对现象有目的的编程。”

——《技术的本质》第3章

“技术的本质是什么?”——站在任何角度看,这都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问题,技术伴随人类文明的发展而进步,是人类文明重要的特征,也是人类改造自然界的重要武器。

“技术的本质是什么?”应该属于哲学类的问题,凡是与“哲学”两个字挂钩的东西通常意味着艰涩难懂,解答困难,一旦理解,仅仅一两句简单的答案又将日常所见归纳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往往又伴随着久违的喜悦。

大致而言,本书强调自然界存在的客观现象是技术产生的基础和源泉,为了实现共同的目标,围绕着相关的现象,技术按照自身递归的结构形成族群,新技术(发明)的加入又是对于新现象的捕获利用,通过内部替换和结构深化两种机制,新技术不断成熟,结果就是,进化使整个技术空间越来越丰富。可见,本书勾勒的技术本质不能称之为理论,但是由此构建的图景有利于我们进一步理解技术。比如,我就对以下三点印象深刻:

一、标准工程:

“标准工程是执行一个新项目时,在已知可接受的原则下聚集方法和设备的过程,是对已有技术的新的计划、试制和集成过程。”

——《技术的本质》第5章

标准工程(或者叫“设计项目”)的基本任务是需要找到一个形式,或者说一套已经构建好的程序集来实现目的。

“这意味着要用一些可用的概念框架和目的进行匹配,然后再进行现实的集成。这是一个过程,而且经常是一个冗长的过程。教科书里通常会讲到三个阶段:先从一个总体概念出发,然后细化出可以完成这个概念的集成件,最后实行制造或建造(这个过程中会伴随一些必要的反馈)——(化整为零,化繁为简)。这里我们可以在此借用递归性来描述标准工程这种沿层级演化的过程。即从总体概念层次到单个集成件,再到次级集成件,再到它们各自的零部件,接下来每一个部分的构成也是上述过程的重复性进行。

事情大致来讲就是这样,但仅仅是大致来讲。设计过程在沿着层级向下演进的同时,也会从需求特点或者需求物向外演进。目的本身决定总体概念的样式,总体概念又决定着需要什么样的核心集成件,核心集成件决定需要何种次级集成件来支撑他们,次级集成件又决定它们所需的组件……”

二、发明:

根本性的“新技术”这里被定义为:“针对现有目的而采用一个新的或不同的原理来实现的技术。”发明是将需求和一些现象链接起来,并能令人满意地满足那个需求的过程。即:需求/目的——解决方案——现象

新技术(或者说发明)的产生有两大模式:

  • “肇始于链条的一端,源于一个给定的目的或需求,然后发现一个可以实现的原理。

  • 发轫于链条的另一端,从一个现象或效应开始,然后逐步嵌入一些如何使用它的原理。”

——《技术的本质》第6章

发明的核心在于发现合适的可行性解决方案,即“看见”合适的工作原理(心理联想),剩下的就是标准工程了。新技术一定衍生于此前已经存在的组分或功能上,知识构成了新技术呈现过程中至关重要的基础部分

三、进化:

“技术的进化机制就是“组合进化”。所有技术都是从已经存在的技术中被创造出来的。如果新的技术会带来更多的新技术,那么一旦元素的数目超过了一定的阈值,可能的组合机会的数量就会爆炸性地增长。有些技术甚至以指数模式增长。

……

有生命的技术:一方面,技术是自组织的,它可以通过某些简单规则自行聚集起来;另一方面,技术是自我创性的。通过这些来衡量技术,技术确实是有生命的,不过它们只是珊瑚礁意义上的有机体。”

——《技术的本质》第9章。

试想:如果将数量众多的铁锹放在草坪上,千百年过去,铁锹也只是锈蚀的铁锹,永远不会进化成其他东西,但是以草坪为生的昆虫、细菌却可能进化成拥有其他特性的个体。无论《失控》还是本书,都强调了技术与生物体的融合——或者说技术也具有生命的特征。

但是上面的思考让我产生了疑问:昆虫与环境发生了互动,也许是环境变化产生的刺激被昆虫接收到,也许是昆虫自身出现的变异能够被环境所接受。总之,昆虫的进化不是完全独立的,而是和其所在的环境相互作用,共同进化;而铁锹的不同在于,它们本身无法与环境互动——至少是草坪环境(也许铁锹的进化需要其他的环境)。所以,我大胆猜想,所谓的生命会不会是个体和与之配套的环境的综合称谓呢?

另一方面,进化说来复杂,其实又非常简单:无非就是在缺乏明确的理论或经验指导下,用尝试所有可能性来应对复杂度的笨办法。源自自然界的启发:进化的简单体现在只需要将一定数量的个体置于环境,适者生存;进化的复杂则体现在没人知道进化的结果是什么,某些结果也必定不会出现。例如:什么生物能够在水中存活?如果分析生物在水中存活的机制太困难,我们不如就把所有生物轮流放进水中试一遍,能够活下来的自然就是答案。

  • 使科学巨匠们伟大的基础是什么?

  • 为什么我们会感觉有的知识容易掌握,有的却艰涩难懂?

  • 为什么人们做什么都强调专业?

  • 社会生活中,处在什么样的位置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 ……

有阅读的因素,经历的因素,还有思考的因素,所有这一切,帮助我回答上述问题时,也令我形成了对知识的若干认识,也可能是假设,因为这些认识仍然有待生活来证实。

一、存在与发现: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规律(没有规律本身不能算作规律),人类将如何发展?《三体》中,丁仪向汪淼所讲述的,当实验证实微观粒子的运动没有规律可循时,物理学本身都不存在了。《科技想要什么》中,凯文·凯利通过熵增原理,也描述了宇宙归于热寂的最终结局。看来,如果世界没有规律,人类自身都无法存在,更别提发展了。

那么,诸如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巨匠,他们的功绩也只是发现了客观世界的规律,而创造规律这样的事情只能是神(大自然)才能做到的——这已经超出了人的理解范畴,所以我们的基本定律就是:规律是客观存在的,也就只能被人类发现和利用,而无法被创造和修改。

被自然界赋予智慧的人类,用勤劳去发现并利用规律,借助生命能局部改变熵的特性,为自己争取发现客观规律的宝贵时间。既然神创造了人,我们只能相信神不会那么残酷,必然也会赋予宇宙终极的规律,静待人类去发现,从而实现自我救赎,也许是发现扭转熵增的方法,也许是通往另一个宇宙的途径,总之,我们不得不对自然界表示敬畏,人类的主观能动性非常强大,但是在自然的现实面前也必须承认自己的局限。

二、联系与孤立:

记得刚学线性代数的时候,我被矩阵的种种变化和特性搞的莫名其妙,一度怀疑创造者们是从其他角度发展的这套理论,直到与三维空间的解析几何结合起来,终于找到了久违的感觉。有意思的是,多年后见到一篇“理解矩阵”的博文,作者也是通过坐标来理解向量的,而且据此开展了各种针对矩阵概念的分析。

阅读《无价》、《思考,快与慢》、《黑天鹅》一类的书籍时,我同样发现,作者们所罗列的实验与结论,就好象沙盘上的一粒粒沙子,难以如棋盘上的棋子统一起来。在我的眼中,这些源自心理学与经济学交叉的知识,几乎每个章节都很陌生,以至于我不得不通过语法和逻辑关系去理解和甄别。

现在,我假设人类文明所有的知识都是按照树形结构组织的:从最开始的几门学问作为这棵树的根,经历千百年的传承,这棵树越长越高,越长越茂。从知识的深度而言,每个树干长得更粗,可以承载更深刻的知识,从知识的广度而言,每个树干继续分支,通过学科之间的融合形成了新的知识领域,整个树冠越来越大。

如果新的知识能够与我们已有的知识进行类比,我们就会发现易于学习和掌握,否则,我们就会发现学习起来艰涩难懂。但是根据树的模型,每种知识都不是孤立的,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合适的联系,掌握起来就会相对容易。

三、专业与泛业:

根据树的模型,人类的知识可以在两个维度上表示:深度和广度。大前研一在《专业主义》这样的书中强调了专家的作用,生活中,我们遇事也以专家的观点作为权威参考。原因很简单,专家在其所熟悉的领域有着比常人更深刻的知识背景。

在人类文明日益复杂的现实情况下,一个人学习并继承所有的文明成果是不现实的,但是人类社会有“分工协作”的特点,只要权责划分明晰,每个人只需要在自己的领域深耕,在此基础上人类文明就可以实现高速发展。所以,从现实意义上而言,专业可以为文明进步带来直接的,可以预期的推动效果。

那么与专业相对,或者称之为强调广度的“泛业”呢?科学史上有着某领域的专家借助其他领域的启发,从而创造出新的研究领域的例子。例如:《信息简史》中,研究物质和能量的生物学家,借助信息论的启发,转而研究基因所包含的信息。另一方面,人类不是机器,人类的好奇心会驱使他们去追寻自己的目标,这是谁能管得到的呢?

一个主要的问题在于,你无法预知哪根树枝会分出新的一道。泛业的结果也会导致个体缺乏竞争力,定向发展被随机发展所取代。就泛业本身,由于难以捕捉的研究规律,始终也是难以被专业主义者们所重视的。

四、物以稀为贵:

有时候想想,“物以稀为贵”恐怕是人类社会中最有价值的定律之一。譬如:同等条件下,当你判断投身一个行业后,你的发展前景是否良好?就可以借助这条规律。

为此,你至少需要搜集如下数据:行业A中现有的机会,行业A中现有的竞争,行业A中未来的机会,行业A中未来的竞争。为了对比A行业,你还需要寻找一个B行业(基准)的上述数据。具体而言可以这样:行业A中发布的职位数量和未来预期,行业A中现有的竞争者和未来预期(专业就是个不错的参考)。实际情况下,还可以添加具体职位和薪资信息。

最后,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看似不错的行业,在市场化的条件下,必然会吸引更多的竞争者进入,而行业本身的增长空间是容纳这些竞争者的前提。无论择业,投资,这种动态的选择观点都是比“看到公务员吃香就去考公务员”、“看到大学毕业能找到好工作就去考大学”更理智的观点。其实,一切的有利选择,都是设法使自己变得稀有,能够为别人提供无可/难以替代的价值。在此基础上,结合个人的努力和机遇,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