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使科学巨匠们伟大的基础是什么?

  • 为什么我们会感觉有的知识容易掌握,有的却艰涩难懂?

  • 为什么人们做什么都强调专业?

  • 社会生活中,处在什么样的位置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 ……

有阅读的因素,经历的因素,还有思考的因素,所有这一切,帮助我回答上述问题时,也令我形成了对知识的若干认识,也可能是假设,因为这些认识仍然有待生活来证实。

一、存在与发现: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规律(没有规律本身不能算作规律),人类将如何发展?《三体》中,丁仪向汪淼所讲述的,当实验证实微观粒子的运动没有规律可循时,物理学本身都不存在了。《科技想要什么》中,凯文·凯利通过熵增原理,也描述了宇宙归于热寂的最终结局。看来,如果世界没有规律,人类自身都无法存在,更别提发展了。

那么,诸如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巨匠,他们的功绩也只是发现了客观世界的规律,而创造规律这样的事情只能是神(大自然)才能做到的——这已经超出了人的理解范畴,所以我们的基本定律就是:规律是客观存在的,也就只能被人类发现和利用,而无法被创造和修改。

被自然界赋予智慧的人类,用勤劳去发现并利用规律,借助生命能局部改变熵的特性,为自己争取发现客观规律的宝贵时间。既然神创造了人,我们只能相信神不会那么残酷,必然也会赋予宇宙终极的规律,静待人类去发现,从而实现自我救赎,也许是发现扭转熵增的方法,也许是通往另一个宇宙的途径,总之,我们不得不对自然界表示敬畏,人类的主观能动性非常强大,但是在自然的现实面前也必须承认自己的局限。

二、联系与孤立:

记得刚学线性代数的时候,我被矩阵的种种变化和特性搞的莫名其妙,一度怀疑创造者们是从其他角度发展的这套理论,直到与三维空间的解析几何结合起来,终于找到了久违的感觉。有意思的是,多年后见到一篇“理解矩阵”的博文,作者也是通过坐标来理解向量的,而且据此开展了各种针对矩阵概念的分析。

阅读《无价》、《思考,快与慢》、《黑天鹅》一类的书籍时,我同样发现,作者们所罗列的实验与结论,就好象沙盘上的一粒粒沙子,难以如棋盘上的棋子统一起来。在我的眼中,这些源自心理学与经济学交叉的知识,几乎每个章节都很陌生,以至于我不得不通过语法和逻辑关系去理解和甄别。

现在,我假设人类文明所有的知识都是按照树形结构组织的:从最开始的几门学问作为这棵树的根,经历千百年的传承,这棵树越长越高,越长越茂。从知识的深度而言,每个树干长得更粗,可以承载更深刻的知识,从知识的广度而言,每个树干继续分支,通过学科之间的融合形成了新的知识领域,整个树冠越来越大。

如果新的知识能够与我们已有的知识进行类比,我们就会发现易于学习和掌握,否则,我们就会发现学习起来艰涩难懂。但是根据树的模型,每种知识都不是孤立的,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合适的联系,掌握起来就会相对容易。

三、专业与泛业:

根据树的模型,人类的知识可以在两个维度上表示:深度和广度。大前研一在《专业主义》这样的书中强调了专家的作用,生活中,我们遇事也以专家的观点作为权威参考。原因很简单,专家在其所熟悉的领域有着比常人更深刻的知识背景。

在人类文明日益复杂的现实情况下,一个人学习并继承所有的文明成果是不现实的,但是人类社会有“分工协作”的特点,只要权责划分明晰,每个人只需要在自己的领域深耕,在此基础上人类文明就可以实现高速发展。所以,从现实意义上而言,专业可以为文明进步带来直接的,可以预期的推动效果。

那么与专业相对,或者称之为强调广度的“泛业”呢?科学史上有着某领域的专家借助其他领域的启发,从而创造出新的研究领域的例子。例如:《信息简史》中,研究物质和能量的生物学家,借助信息论的启发,转而研究基因所包含的信息。另一方面,人类不是机器,人类的好奇心会驱使他们去追寻自己的目标,这是谁能管得到的呢?

一个主要的问题在于,你无法预知哪根树枝会分出新的一道。泛业的结果也会导致个体缺乏竞争力,定向发展被随机发展所取代。就泛业本身,由于难以捕捉的研究规律,始终也是难以被专业主义者们所重视的。

四、物以稀为贵:

有时候想想,“物以稀为贵”恐怕是人类社会中最有价值的定律之一。譬如:同等条件下,当你判断投身一个行业后,你的发展前景是否良好?就可以借助这条规律。

为此,你至少需要搜集如下数据:行业A中现有的机会,行业A中现有的竞争,行业A中未来的机会,行业A中未来的竞争。为了对比A行业,你还需要寻找一个B行业(基准)的上述数据。具体而言可以这样:行业A中发布的职位数量和未来预期,行业A中现有的竞争者和未来预期(专业就是个不错的参考)。实际情况下,还可以添加具体职位和薪资信息。

最后,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看似不错的行业,在市场化的条件下,必然会吸引更多的竞争者进入,而行业本身的增长空间是容纳这些竞争者的前提。无论择业,投资,这种动态的选择观点都是比“看到公务员吃香就去考公务员”、“看到大学毕业能找到好工作就去考大学”更理智的观点。其实,一切的有利选择,都是设法使自己变得稀有,能够为别人提供无可/难以替代的价值。在此基础上,结合个人的努力和机遇,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更大一些。

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我们的行为真的始终符合这种判断吗?就像我这样:

刚上豆瓣的时候,看到A某人读书上百本,顿时自叹学浅,于是不甘人后,发奋读书。其间,又见B某人注册三年,读书已超五百本,大开眼界,感慨人外有人……再上微博,C某人正在晒书架:三十余本的某社图书只是局部,C说是因为两个书架上摆不下才放在桌上,办公室的书架也放满了……

站在理性的角度:别人读书与我何干?读书越多未必越有知识;但是,我也不得不面对非理性的一面:读书量超过别人时会产生自豪感,不如别人时会产生自卑感——这就是基于“书读的越多就越有知识”的潜在逻辑(而丰富的知识会产生正面的情感,就会表现出自豪感)。于是,我的行为特征不自觉地表现出对上述逻辑的认可:读书的速度越来越快,每读完一本书都想晒出来。

这种逻辑激励我提高读书效率、刺激我与人分享,本身不是坏事,但是,当我回顾读过的书,发现对很多内容都没有印象时,就觉得出问题了:读书的目的在于获取知识,但是在追求读书的速度和数量的过程中,我却忽略了对知识本身的吸收——这太危险了!

这时,右脑中闪现出一句古老的格言:“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这句话的出现非常及时,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欢孔夫子的这句话——“学”与“思”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再结合大前研一的《思考的技术》、在读的《如何阅读一本书》,我想我对读书的认识更明确了:

  • 1.读书的目的在于获取知识,所谓的知识通常为两种:获得资讯、求得理解。

  • 2.思考就是获取这两种知识(尤其是更重要的“求得理解”)的途径。

  • 3.为了更好地思考,就需要掌握思考的方法,由于方法的知识是最有价值的知识,所以思考的方法更是方法中的方法,只要掌握了思考的方法,就找到了探索其他方法的途径。

  • 4.只要掌握了方法的知识,对于其他知识的获取就会事半功倍。

所以,我暗示自己以后读书要警惕非理性的影响,对于理性的一面,则要做到如下几点:

  • A.读书要思考、思考、再思考,而非贪图速度与数量。

  • B.关于方法、尤其是思考方法的书,要精读细读,不求读多而求读精,力求做到融会贯通、潜移默化,能够不断地提炼与整合,学会创造性地将其应用于各种领域。

  • C.关于非方法,诸如资讯类的书,可以多读,但只要记住:有需要的时候知道上哪里去查询即可。

我确信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最早遇到这个问题是在上大学时,我对自己的读书效率就不满意:周末经常在自习室里坐一上午,却不知道书看到哪里;或者,课堂里听讲,不知道老师在说啥,课后却抱着书本赶进度。读书的瓶颈就在眼前,我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解决之策——唯一的感觉是课程多、时间紧、手脚忙。

后来,我逐渐发现,遇到问题的不止我一人,而且,与其说我们不知道“读书使人进步”的道理,不如说我们正在面临着“书读不进去该怎么办?”的困扰。与之类似,很多情况下,我们并不是不懂得那些大道理,而是现实中面临着无法践行的困扰。

从一个书呆子变得厌恶书本(当然,还不是见书就厌恶的状态),如今又重新拿起书本,当我完成这种转变后,反思这个困扰我的问题,我突然发现找到了一种自己的解决方法,那就是同时做到:

  • 1.以解决问题为目标。

  • 2.改变自己的状态。

对于第一点,在有关读书的问题上,通常我都是那种现实主义者。也就是,当我遇到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时,就会通过包括网络搜索、向人求助等方式来解决它,但这只是临时手段,为了避免今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我需要补充有关知识,这就需要读书;另一方面,还有一些源自自己对事物好奇所产生的问题——解决这种问题不受时间限制,这就可以更从容的读书。所以,文学、小说一类的书籍对我的吸引力不是很大。

对于第二点,我觉得更需要说明。事物有很多种状态,不论什么原因,当我们读不进去书的时候,与当前的状态是难脱干系的,那么,设法改变状态,就可能解决这个问题。例如:当我们沉湎于安逸的生活时,如果突然的变故改变了环境(尤其是负面的变故),我们的状态就会改变,这时,结合第一点,就可能解决“书读不进去该怎么办?”这样的问题,当然,改变状态的代价也可能很大,需要有所准备。

上面的说明比较抽象,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当你不想学英语时,如果你强迫自己处于一个英语沟通的环境中,或者崇尚英语学习的环境中,环境可能会刺激你的自尊心、与别人交流沟通的愿望等。这时,你又迫切需要解决——“用英语与人沟通”的问题,那么,这就会刺激你学习英语(当然,不一定是通过读书),你的学习成果就可能非常显著。

以上,对于第一点,我觉得很容易理解。只是对于第二点,似乎是强迫被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物(例如:自尊心)面临危机,由此激发潜力,这就又会引起另一个问题:如果坚持不下去怎么办?(例如:设法逃离这种威胁自尊心的英语学习环境。)这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问题本来就是无穷尽的(如果任何问题都有简单高效的答案,那人与人都没有差异了),但我们不能总是等着别人说他的答案。

坦白地说,我还没有去深入思考改变状态的规律——也许改变后,你更厌恶学习了,所以,这只是一个粗糙的解决方案。为了继续解决这个问题,也许我还要找几本相关的书来看看,也欢迎对此有深入研究的朋友推荐指教。

曾经前往一家英语培训机构面试,面试官问我,“对这家培训机构的运营有什么意见?”我却说出了类似下面一番话:“其实,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培训’,‘自习’可能更适合我,因为英语的学习方法大家都知道,无非就是多听多看多读多练,没必专门去接受培训……”毫无疑问,我失去了这个就业机会,而且,我的英语至今仍然蹩脚——因为我没有坚持学习英语的动力,半途而废了。

吸取上面的教训,我无意否定“培训”的价值。节省你的学习时间、招牌一样的培训证书、人脉关系的拓展……这都是“培训”的优点,但是,针对“培训”的缺点:培训费用的支出、学习时间的固定、培训进度的统一等,“自习”却可以表现出优势。更重要的是,“自习”是一种主动的学习(我认为主动学习是“自习”的特征,某些“培训”只是借鉴了这种特征)。“自习”的人可以根据个人情况安排学习,必要时选择“培训”也是合理的。由此看来,“自习”其实包含了“培训”,所谓个性化的“培训”也是基于“自习”的产物。

前面之所以说“选择培训”,是因为很多“培训”、尤其是公司内部的培训,纯粹是强迫性地浪费时间——很多人应该有同感。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就更推崇“自习”的学习方式。在我看来,“自习”至少分为三个层面:

  • 1.小学的自习:我记得最早出现在小学四年级的课程表上,典型的内容是完成作业的一部分或全部,放学就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比如:回家看动画片。

  • 2.大学的自习:你的课程表之外,没课的时间都可以去“自习”,随便抱一本书,找个没课的教室坐下,为作业、考试或者其他什么目标而学习。

  • 3.终身的自习:你首先要有学习目标(哪怕是潜在的,而且是可以进化的),可以是学习某种知识、解决某个问题、实现某种理想等等,然后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创造自习的条件。

以上三个层面的“自习”都没有违背“主动学习”的特征,区别只是在驱动“主动学习”的“目标”上:从既定的作业、考试等目标,转到第三层“自己给自己确定目标”——这是前两层与第三层的重大区别。

找到人生目标的人,也许小学就能进入到第三个层面,而我是学习和经历了很多后,现在才开始踏入第三个层面。为此,我这样问自己:为什么学习?(对我而言,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为什么读书?)

>>>>>>>>>>>>>>>>

从我的个人感受来讲:小学读书是为了考初中;初中读书是为了考高中;高中读书则是为了考大学;那么大学读书呢?……建设国家?找份工作?站在读书行为习惯的角度——书读得越多越固执,不是吗?我还是为了“考”个什么:不要挂科、修满学分、拿到学位,当然,这些最后都做到了。

然而,潜藏多年的问题暴露在踏入社会的那一刻:我没能继续找到自己的学习目标,反而厌恶多年的学习经历。虽然,从现实意义上,我仍然在学习——人们管这叫“工作经验”,但是这与“主动学习”的自习心态完全不同——我是在被工作和生活推着转,走马观花似的体验社会。

这种“观花心态”持续了很久,直到几次偶然的机会:为了解决面临的问题,我发现自己需要补充更多的知识。起初,我往往寄希望于网络或者他人,但是,来自网络的知识显得零碎(网络和书本上的很多知识其实没有交集),别人的帮助仅解燃眉之急(你也不能每次都找到可以帮助自己的人)。终于,我重新拿起书本,再次选择这种“古老”的学习方式,这种感受是倍感踏实的,这是因为:

  • 我好奇物价为什么会上涨?->所以我阅读经济类的书籍。->如今,我找到了答案;

  • 我好奇组织为什么会存在?->所以我阅读管理类的书籍。->如今,我找到了答案;

  • 我好奇股市为什么会下跌?->所以我阅读投资类的书籍。->如今,我找到了答案;

  • 我好奇人们为什么会争吵?->所以我阅读人际类的书籍。->如今,我找到了答案;

  • 我好奇结论为什么会不同?->所以我阅读方法类的书籍。->如今,我找到了答案;

  • ……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知识需要学习,保持我的好奇心,我相信就能为更多问题找到答案。这就是让我“主动学习”的原因,驱动我坚持“自习”的力量。和很多人一样,我也喜欢找到答案的感觉,如果你也喜欢,就让我们坚持学习吧!

P.S:顺便说一句,在寻找“为什么读书?”答案的过程中,我也找到了“书读不进去该怎么办?”的一种解决方法,如果你也有同样的问题,希望我的方法能帮你找到自己的方法,我会把它写在下一篇文章中。

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可能更多源自曾经的一些面试。当面对HR的询问时,你需要警惕,因为他们可能会莫名其妙地得出这样的结论:你是一个容易受外部“环境”影响的“个体”。对他们而言,这可不是一个优点,他们需要的是那种可以与“环境”绝缘,不受“环境”影响的“个体”。讽刺的是,你也有理由相信,他们的环境很可能不利于“个体”的生存。

想起一个流俗的说法:“没有出轨是因为诱惑不够”,这话不假,但又难以证明:有人一辈子没有出轨,你说到底是因为他意志坚定还是诱惑不够呢?套用这流俗的说法,这里我们也可以认为:能够不受“环境”的个体,那是因为影响不够。所以,对于那些以此展示评价标准的HR,你不妨回敬他们这样一句,同时询问他们衡量影响程度的标准的是什么?——当然,这可能导致你完全失去这个职业机会。

作为正常人的你,一定会有这样的感受:在一个轻松活泼的氛围中,你的思维活跃,情绪亢奋;在一个积极奋进的氛围中,你的干劲十足,无所畏惧;在一个腐败堕落的环境中,即便你不肯同流合污,做事的积极性也会大打折扣;在一个充满绝望的环境中,你更容易孤注一掷,奋起反抗,展现出巨大的个人毅力和潜力。这说明,我们每一个“个体”,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环境”的影响,这也是人都倾向“好环境”流动的原因。

当然,谁都想减少对“环境”的依赖,所谓的成功导师们也激励人们对不良的“环境”绝缘,如果说着可以实现的话,那往往是通过一个叫做“目标”的途径——这也是很多人所强调的修行:当“个体”找到自己的“目标”时,他愿意为此付出旁人难以置信的努力——包括克服不利“环境”的努力,这种情况下,在旁人看来,“环境”对“个体”的影响就没那么重要了。

但是,回到开头的问题上,HR凭主观判断就认定:你是一个容易受外部“环境”影响的“个体”——这却纯粹是悖论。这种悖论确实不太公平,因为没人敢肯定你不会在此找到自己的“目标”,但是偏偏就有人堂而皇之地以此作为自己专业性的证明。

最后,忘记包括HR在内的别人的评价吧,你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你需要在被“环境”所影响的现实条件下,尽快找到自己的“目标”(这种“目标”很可能来自你的“兴趣”),如果说“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这句话没错的话,体现自己的价值,留下自己的印记——这恐怕是对“到此一游”最好的标记。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但在现实中,我们应该相信所有的鸡蛋都是有“缝隙”的。初次思考这个问题是阅读《门口的野蛮人》时:杠杆收购对于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没有什么好处(公司背负巨额债务,仅仅为了换个老板),但是最终能够实现,是因为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管理层、董事会、股东都可以从中获利,这些力量就可以促使一个原本对公司而言没有好处的交易,最终却得以发生。

这与销售工作中的一个问题很相似:如果你的产品对客户没有任何价值,你如何将这个产品卖给他?想来想去,我决定以电信运营商争夺手机市场份额为例来说明。

你可曾注意到,有的人手中拿着至少两个运营商制式的手机。对于这个人而言,通常这一点都不经济:不但要承担至少两份话费,而且要接受至少两倍辐射,携带的重量、出门被盗的风险也增加了。但就是这么奇怪的事情,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们的身边。

出于常识,除了手机的专门爱好者,几乎没有任何人愿意主动去购买超过一部手机,那么,这种现象的发生,通常问题都出在电信运营商身上。

1.几个月前,有人告诉我,他换新手机的同时,买了一张联通的手机卡,因为联通的上网套餐费用比它目前所用的移动卡更低,但是手机话费方面,目前的移动卡仍然占有优势,于是,旧的手机仍然在用,按照他的计算,虽然用了两张卡,但是资费反而降低了。当时我笑他,不如直接入手一台双卡双待的手机。可见,运营资费可以是驱动用户选择手机卡,乃至手机的。

2.比上面更激进的例子是电信,众所周知,固话和宽带业务已经不能满足电信的胃口,瞅着移动和联通巨大的移动通信份额,电信使出了包括资费优惠、定制机、绑定服务等一系列的手段。如果我的朋友们都用移动制式,那同等条件下,我显然不会选择电信。但是,我这个蛋不是“无缝”的,我通过各种关系与社会联系着。就像这样:

我的一位朋友是中学老师,电信开发了一种基于移动通信的学校、家长和学生互动的信息平台(移动也有),然后,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向学校推广这种信息化产品(天朝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关系才是硬道理),但手机是这种信息化产品的载体,通过向老师们赠送“手机”——话费当然要自己承担,就迫使老师们逐渐放弃原来的移动手机,逐渐转变成电信用户。如果你想直接去卖电信手机给那种移动手机的老师们,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别鄙视电信,移动又何尝不是如此。

也许你不是销售人员,不需要把对客户没有价值的产品卖给他们,但是,解决问题的类似方法,踏入社会这么久,你或多或少都会接触,一个通俗的名称可能叫做“变通”——也就是当你面对不可能的任务时,试着深入分析这个任务的方法面面,找到突破点(包括利用涉及任务各方的矛盾)。如果发现自己的感觉还不够清晰,那就暗示自己去找到鸡蛋必然存在的“缝隙”,然后像一只饥饿的苍蝇一样赶快叮过去吧!

一次偶然的针对性思考,促使我察觉到“自觉”与“监督”的矛盾,这里要反映的矛盾,又是源自教育体系与社会现实的矛盾,适应性强的人们可以因环境而变化,但有的人却选择了改变环境,到底谁对谁错?恐怕只有靠时间来证明了。

回到我们读书的那个年代,一位老师面对着全班几十号学生,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学生呢?学习成绩好,能自觉完成作业,不需要家长和老师督促,还能乐于助人……抛开其他干扰,“自觉”的学生,能够让老师和家长省心省事的学生,就是老师和家长喜欢的孩子。无论是老师的思想品德评语、还是家长们互相的闲话家常,“自觉”都是一个美德。对老师和家长们而言,“监督”是个劳神费力的事情,他们都想把精力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再反观我们在社会中的工作环境:一屋子里的人死气沉沉坐在电脑前,时不时有人进出往来,也许是办事,也许是去卫生间,但是频繁走动、不在工位上的员工,一定会入经理的法眼。有的单位里,领导恨不得尾随你去卫生间,经理们每周、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要查看你做了什么和在做什么——没办法,谁让人家给你发工资呢!难道领导和经理喜欢这样的“监督”?——傻子都不会喜欢。但是,为什么他们非要这么做呢?

可能是因为单位(不仅是公司)员工个体之间的影响,大于同班同学之间的影响吧;也可能是因为单位和的学校制度不同吧,但我觉得更重要的原因是:

  • 1.管理手段的僵化与落后,制度流于形式;

  • 2.管理者的水平问题,迷信个人权威。

A.关于第一点,老师们通过考试、作业制度,对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考核监督,而课间强制休息制度又保障了学习效率,更何况还有丰富多彩的学校活动。作为组织管理的方式,很多单位也实行类似的制度:推行绩效或目标考核制度,员工健康和福利制度,组织员工活动。

但问题在于,很多决策者没有去思考施行制度的原因,例如:整日面对电脑工作的员工,有多少单位会施行“课间操”一类缓解疲劳、增加效率的措施?通常而言,单位组织在层级和规模上也是大于班级的,所以,制度的弱点被进一步放大,当一个单位上上下下都在忙于制作各种日报、周报、月报、季报、半年报、年报时,形式取代内容,单位组织的臃肿与低效就表现出来了。

B.对于第二点(这恐怕是更让人厌恶的地方),无论见识还是听说,我们都曾遇到过这样的管理者:他们是虔诚的监督者,坚定地履行并探索各种监督措施。我所见过最神奇的事情是:你可以坐在工位上玩游戏、甚至看电影——只要隐藏的好,但别经常起来走动——这更容易让领导产生你无事可做的感觉。然而,高效率的管理者通常会为员工制定合理的“工作目标”,只要你能够“自觉”达成目标,过程没有太多限制,更没有“监督”的巨大压力和成本。

比管理者水平问题更悲哀的情况是,骨子里被封建思想侵蚀的管理者,还迷恋于手中的权利和个人的权威(就像在《大空头》中,美国国际集团金融产品部负责人约瑟夫·卡萨诺这样的角色),他们能够抓住任何可能的机会展示自己的威信:当他们坐着的时候你也得坐着,当他们没吃饭时你不能吃饭,当他们加班时你不能回家……稍有违背,就会遭到报复性的惩罚。这种情况下的“监督”,已经变成了绝对的“臣服”。

至此,如果说学生时代的我们,追求的是“自觉”,那么,面对社会现实中的这种“监督”,必然会有某种不适,解决这种矛盾的方法,要么是改变自己,要么是改变环境。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接受现实的同学,他们也失去了爽朗的笑声与活跃的思想——至少是忍辱负重;也可以看到反抗环境的同学,他们或者投身创业,或者外出游学,但始终要维护那份不染污泥的“自觉”。

同样,学生时代就“不自觉”的同学,如今却是如鱼得水——他们已经习惯并找到了在严格“监督”下生存的法则,他们善于躲避各种“监督”措施,懂得掌握工作效率的节奏来迎合领导的要求,但讽刺的是,也正是这样的“不自觉”,又促使领导实行更严厉的“监督”措施。

最终,就“监督”驱逐了“自觉”,乐于留在这种组织中的,也往往是这些“不自觉”的同学。反过来,组织的臃肿与低效也被继续深化,直到某一日组织的改革或消亡。

4

我想,这里所说的“兴趣”,并不是简历上那种“读书、上网、听音乐……”的罗列,而是那种能够让你愿意为之不断奋斗并能从中体会到快乐的东西。这种能让人近乎疯狂的“兴趣”是很多成功人士的特征——尽管他们的成功也有其他因素,但是对于以“兴趣”为做事“动机”的人们而言,别人眼中的成功并不重要,他们在追求过程中所体会到的快乐已经足以让自己感受到成功。

但是,站在我曾经的立场上,这样的“兴趣”同样也是“弱点”的代名词——一旦这种“兴趣”被人利用,你可能就将为此付出代价。所以,即便我接受现实,认可让“兴趣”成为“动机”,仍然会提醒自己,谨防“弱点”的失控。

不久前,我的同学苦恼地告诉我,她经营的公司遇到了问题:为了获得一项业务,公司里一位资深的项目经理,坚持要公司授权给对方回扣,而按照她的判断,根本不需要花这种冤枉钱,但是项目经理的立场非常强硬,所以她很苦恼。

虽然我和她对商业规则和潜规则都不熟悉,但是我们一起分析这位项目经理的“动机”:从利益的角度,他如此坚持这样的立场,说明给对方回扣对他有利,那么一个很可能的原因就是:他和对方瓜分回扣。然后,我的同学说公司才开展业务,所以员工待遇都不高,那么,上述的猜想就更可能成立了。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如果说“爱钱”是这位项目经理的“兴趣”,那么,就是因为将其作为行事的“动机”,才让他露出了马脚。如此看来,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兴趣”作为“弱点”的表现。

但是我仍然有理由推荐让“兴趣”成为“动机”。你可曾注意到:获得成功并享受成功的人们,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兴趣”——不论这份兴趣是否被别人认可。

  • 1.我的同学A,是一位电子工程师,成绩优秀,研究生毕业,但是没什么爱好,选择目前的职业一方面是因为专业,另一方面是因为可以“挣钱”。虽然他的薪水不低,而且最近升职了,但“累”是他的口头禅,最近的“降薪”(公司业绩下滑)更是让他愤怒,你丝毫看不到他从工作中能获得乐趣。

  • 2.我的同学B,是一位软件工程师,上学时就是个游戏狂人,而且展现出游戏竞技的天赋,作为补考大户的他,本专业发展基本没机会,但是从游戏爱好者向开发者转变轻而易举,他热衷于玩游戏,也热衷于通宵编程开发游戏,几年下来,薪水回报了努力,而且正在把游戏开发作为自己的事业。

A和B的发展还在继续,但是我们可以隐约看到:A迷失了,而B在前进,如果继续这样下去,A就成为“薪水”的奴隶,B会大有所成(没准还会靠游戏发财)——即便是通过众多成功人士的例子,我们也可以轻易预见到这一点。

其实不能怪A,从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就可以发现与社会的脱节:无论中小学还是大学,围绕各科学习成绩的考核与比较就是主旋律,偏科都不是好现象,更何况“上网打游戏”这样不入流的兴趣诉求。结果是,很多学生踏入社会才问自己的兴趣是什么——原来,几十年的学习仅仅是满足教育体系对分数的要求。原来忤逆教育体系的那些“坏学生”们,早已经将“兴趣”作为“动机”,踏上了自己的成功之路。

所以,尽管我仍然相信“兴趣”意味着“弱点”,但是将其作为“动机”,从而能为人的发展注入强大的主观能动性——相对于这种巨大的回报,前面的风险当然是值得冒的。

也许是例行思考,也许是读书有感,也许是社会经验,总之,我肯定不是临时起意、心血来潮、临阵磨枪——有些东西,我很久就想写出来有待验证了。接着,在读刘易斯的《大空头》时又想起了几条,于是,这几天我索性决定把这些思想的碎片整理出来,希望以后有需要时可以方便查找。

至于到底写的是什么?我想,是暗示自己理解世界的方式,也是生活处事的追求,还是自我求证的标签。这些思想碎片的第一条就是:“为什么”和“怎么办”。

如果我们认可因果关系的普适存在,那么,从任何一件事物出发,向上可以追溯这件事物发生的原因(可能不止一个),向下可以预测这件事物引起的结果(可能不止一个),所以,“原因”和“结果”就构成我们认识事物的两个参考。通过这两个参考,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但是,相对于对于客观世界,人所具备的主观意识,会让我们不满足于认识事物,我们还想影响事物向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发展,于是,“结果”就被更进一步的“怎么办”所替代,确切地说,就是在事物的多个可能的结果中去筛选,寻找用什么方法才能达成我们所期望的结果。可以大胆想象,如果因果关系可以倒置,那么,我们也会倒过来为事物筛选原因,但现实中,好像还没有可以倒置的因果关系,所以,为事物寻找原因并接受它们,就成为提出“为什么”的来源。

所以,当你看到树上的苹果落到地上时,试着问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可以促使自己思考,从而更好地认识这个问题;同样,苹果落到地上,可能摔坏,也可能摔不坏,如果你想得到摔不坏的结果,再想想“怎么办”——这也需要借助刚才“为什么”的答案,最后的措施,可能是铺个软垫来吸收下落的能量,也可能是制造一台反重力发生器,来抵消下落的能量。问题解决后,你会发现,通过“怎么办”的实践又深化了你对“为什么”的理解。

我称之为“为什么”和“怎么办”的问题,在你那里可能是另一种表达方式,但本质上我们可能没有区别。如果继续用我的表达方式,那么,在面对工作和生活中各式各样的问题时,让我们随时暗示自己去寻找“为什么”,然后用找到的答案为自己期望的结果去实现“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