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次偶然的针对性思考,促使我察觉到“自觉”与“监督”的矛盾,这里要反映的矛盾,又是源自教育体系与社会现实的矛盾,适应性强的人们可以因环境而变化,但有的人却选择了改变环境,到底谁对谁错?恐怕只有靠时间来证明了。

回到我们读书的那个年代,一位老师面对着全班几十号学生,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学生呢?学习成绩好,能自觉完成作业,不需要家长和老师督促,还能乐于助人……抛开其他干扰,“自觉”的学生,能够让老师和家长省心省事的学生,就是老师和家长喜欢的孩子。无论是老师的思想品德评语、还是家长们互相的闲话家常,“自觉”都是一个美德。对老师和家长们而言,“监督”是个劳神费力的事情,他们都想把精力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再反观我们在社会中的工作环境:一屋子里的人死气沉沉坐在电脑前,时不时有人进出往来,也许是办事,也许是去卫生间,但是频繁走动、不在工位上的员工,一定会入经理的法眼。有的单位里,领导恨不得尾随你去卫生间,经理们每周、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要查看你做了什么和在做什么——没办法,谁让人家给你发工资呢!难道领导和经理喜欢这样的“监督”?——傻子都不会喜欢。但是,为什么他们非要这么做呢?

可能是因为单位(不仅是公司)员工个体之间的影响,大于同班同学之间的影响吧;也可能是因为单位和的学校制度不同吧,但我觉得更重要的原因是:

  • 1.管理手段的僵化与落后,制度流于形式;

  • 2.管理者的水平问题,迷信个人权威。

A.关于第一点,老师们通过考试、作业制度,对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考核监督,而课间强制休息制度又保障了学习效率,更何况还有丰富多彩的学校活动。作为组织管理的方式,很多单位也实行类似的制度:推行绩效或目标考核制度,员工健康和福利制度,组织员工活动。

但问题在于,很多决策者没有去思考施行制度的原因,例如:整日面对电脑工作的员工,有多少单位会施行“课间操”一类缓解疲劳、增加效率的措施?通常而言,单位组织在层级和规模上也是大于班级的,所以,制度的弱点被进一步放大,当一个单位上上下下都在忙于制作各种日报、周报、月报、季报、半年报、年报时,形式取代内容,单位组织的臃肿与低效就表现出来了。

B.对于第二点(这恐怕是更让人厌恶的地方),无论见识还是听说,我们都曾遇到过这样的管理者:他们是虔诚的监督者,坚定地履行并探索各种监督措施。我所见过最神奇的事情是:你可以坐在工位上玩游戏、甚至看电影——只要隐藏的好,但别经常起来走动——这更容易让领导产生你无事可做的感觉。然而,高效率的管理者通常会为员工制定合理的“工作目标”,只要你能够“自觉”达成目标,过程没有太多限制,更没有“监督”的巨大压力和成本。

比管理者水平问题更悲哀的情况是,骨子里被封建思想侵蚀的管理者,还迷恋于手中的权利和个人的权威(就像在《大空头》中,美国国际集团金融产品部负责人约瑟夫·卡萨诺这样的角色),他们能够抓住任何可能的机会展示自己的威信:当他们坐着的时候你也得坐着,当他们没吃饭时你不能吃饭,当他们加班时你不能回家……稍有违背,就会遭到报复性的惩罚。这种情况下的“监督”,已经变成了绝对的“臣服”。

至此,如果说学生时代的我们,追求的是“自觉”,那么,面对社会现实中的这种“监督”,必然会有某种不适,解决这种矛盾的方法,要么是改变自己,要么是改变环境。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接受现实的同学,他们也失去了爽朗的笑声与活跃的思想——至少是忍辱负重;也可以看到反抗环境的同学,他们或者投身创业,或者外出游学,但始终要维护那份不染污泥的“自觉”。

同样,学生时代就“不自觉”的同学,如今却是如鱼得水——他们已经习惯并找到了在严格“监督”下生存的法则,他们善于躲避各种“监督”措施,懂得掌握工作效率的节奏来迎合领导的要求,但讽刺的是,也正是这样的“不自觉”,又促使领导实行更严厉的“监督”措施。

最终,就“监督”驱逐了“自觉”,乐于留在这种组织中的,也往往是这些“不自觉”的同学。反过来,组织的臃肿与低效也被继续深化,直到某一日组织的改革或消亡。

4

我想,这里所说的“兴趣”,并不是简历上那种“读书、上网、听音乐……”的罗列,而是那种能够让你愿意为之不断奋斗并能从中体会到快乐的东西。这种能让人近乎疯狂的“兴趣”是很多成功人士的特征——尽管他们的成功也有其他因素,但是对于以“兴趣”为做事“动机”的人们而言,别人眼中的成功并不重要,他们在追求过程中所体会到的快乐已经足以让自己感受到成功。

但是,站在我曾经的立场上,这样的“兴趣”同样也是“弱点”的代名词——一旦这种“兴趣”被人利用,你可能就将为此付出代价。所以,即便我接受现实,认可让“兴趣”成为“动机”,仍然会提醒自己,谨防“弱点”的失控。

不久前,我的同学苦恼地告诉我,她经营的公司遇到了问题:为了获得一项业务,公司里一位资深的项目经理,坚持要公司授权给对方回扣,而按照她的判断,根本不需要花这种冤枉钱,但是项目经理的立场非常强硬,所以她很苦恼。

虽然我和她对商业规则和潜规则都不熟悉,但是我们一起分析这位项目经理的“动机”:从利益的角度,他如此坚持这样的立场,说明给对方回扣对他有利,那么一个很可能的原因就是:他和对方瓜分回扣。然后,我的同学说公司才开展业务,所以员工待遇都不高,那么,上述的猜想就更可能成立了。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如果说“爱钱”是这位项目经理的“兴趣”,那么,就是因为将其作为行事的“动机”,才让他露出了马脚。如此看来,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兴趣”作为“弱点”的表现。

但是我仍然有理由推荐让“兴趣”成为“动机”。你可曾注意到:获得成功并享受成功的人们,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兴趣”——不论这份兴趣是否被别人认可。

  • 1.我的同学A,是一位电子工程师,成绩优秀,研究生毕业,但是没什么爱好,选择目前的职业一方面是因为专业,另一方面是因为可以“挣钱”。虽然他的薪水不低,而且最近升职了,但“累”是他的口头禅,最近的“降薪”(公司业绩下滑)更是让他愤怒,你丝毫看不到他从工作中能获得乐趣。

  • 2.我的同学B,是一位软件工程师,上学时就是个游戏狂人,而且展现出游戏竞技的天赋,作为补考大户的他,本专业发展基本没机会,但是从游戏爱好者向开发者转变轻而易举,他热衷于玩游戏,也热衷于通宵编程开发游戏,几年下来,薪水回报了努力,而且正在把游戏开发作为自己的事业。

A和B的发展还在继续,但是我们可以隐约看到:A迷失了,而B在前进,如果继续这样下去,A就成为“薪水”的奴隶,B会大有所成(没准还会靠游戏发财)——即便是通过众多成功人士的例子,我们也可以轻易预见到这一点。

其实不能怪A,从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就可以发现与社会的脱节:无论中小学还是大学,围绕各科学习成绩的考核与比较就是主旋律,偏科都不是好现象,更何况“上网打游戏”这样不入流的兴趣诉求。结果是,很多学生踏入社会才问自己的兴趣是什么——原来,几十年的学习仅仅是满足教育体系对分数的要求。原来忤逆教育体系的那些“坏学生”们,早已经将“兴趣”作为“动机”,踏上了自己的成功之路。

所以,尽管我仍然相信“兴趣”意味着“弱点”,但是将其作为“动机”,从而能为人的发展注入强大的主观能动性——相对于这种巨大的回报,前面的风险当然是值得冒的。

也许是例行思考,也许是读书有感,也许是社会经验,总之,我肯定不是临时起意、心血来潮、临阵磨枪——有些东西,我很久就想写出来有待验证了。接着,在读刘易斯的《大空头》时又想起了几条,于是,这几天我索性决定把这些思想的碎片整理出来,希望以后有需要时可以方便查找。

至于到底写的是什么?我想,是暗示自己理解世界的方式,也是生活处事的追求,还是自我求证的标签。这些思想碎片的第一条就是:“为什么”和“怎么办”。

如果我们认可因果关系的普适存在,那么,从任何一件事物出发,向上可以追溯这件事物发生的原因(可能不止一个),向下可以预测这件事物引起的结果(可能不止一个),所以,“原因”和“结果”就构成我们认识事物的两个参考。通过这两个参考,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但是,相对于对于客观世界,人所具备的主观意识,会让我们不满足于认识事物,我们还想影响事物向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发展,于是,“结果”就被更进一步的“怎么办”所替代,确切地说,就是在事物的多个可能的结果中去筛选,寻找用什么方法才能达成我们所期望的结果。可以大胆想象,如果因果关系可以倒置,那么,我们也会倒过来为事物筛选原因,但现实中,好像还没有可以倒置的因果关系,所以,为事物寻找原因并接受它们,就成为提出“为什么”的来源。

所以,当你看到树上的苹果落到地上时,试着问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可以促使自己思考,从而更好地认识这个问题;同样,苹果落到地上,可能摔坏,也可能摔不坏,如果你想得到摔不坏的结果,再想想“怎么办”——这也需要借助刚才“为什么”的答案,最后的措施,可能是铺个软垫来吸收下落的能量,也可能是制造一台反重力发生器,来抵消下落的能量。问题解决后,你会发现,通过“怎么办”的实践又深化了你对“为什么”的理解。

我称之为“为什么”和“怎么办”的问题,在你那里可能是另一种表达方式,但本质上我们可能没有区别。如果继续用我的表达方式,那么,在面对工作和生活中各式各样的问题时,让我们随时暗示自己去寻找“为什么”,然后用找到的答案为自己期望的结果去实现“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