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为什么无法看到全貌?

如果我们认为某人看问题片面,通常就会说这个人是“盲人摸象”,百度百科中写道:“盲人摸象是一个汉语成语……指比喻对事物只凭片面的了解或局部的经验,就乱加猜测,想做出全面的判断;以偏概全,不能了解真相。”现实是,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盲人摸象。

放眼这个世界,即使调动五官,放飞思想,我们仍然只看到世界的一部分,世界之外是什么?我们努力去感知,但是未知始终存在,即使每天都在进步,我们永远都在做着盲人摸象的事情。退回到已知的世界中,我们也经常仅凭片面的了解做出自以为全面的判断:新闻报道中关注交通事故多一些,我们就认为近期外出不安全;整日与病患打交道的人感慨,现代人的健康状况真是越来越差了;市场调查人员整理收回的调查问卷做出结论,也许本就是故意的……所以,判断之前问问自己“还有哪些是没有让我看到/我没有看到的?”对我们而言是有益的。

为了做出全面、准确的判断,难道你不想看到每件事物的全貌吗?听说去年卖苹果赚钱,今年我也去卖苹果,结果生意亏惨;考大学时听说金融赚钱,等到你毕业时发现就业竞争惨烈……经济学中的供求关系此刻正躲在角落看我们的笑话。让我们再回到那个盲人摸象的故事,如果我们规定:

  • 1.大象感觉到哪里被摸到就会把哪里藏起来,盲人摸象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 2.把盲人随机分布到大象周围,限时摸象,让盲人们排队依次说出大象什么样子?

对于第1种情况,大象能够接收到自己被摸的信息,并且做出隐藏该部位的统一“反馈”,于是盲人们会得出一致的结论,也许只是“厚厚的一层皮而已”。对于第2种情况,如果附加诸如“摸错要惩罚”、“结论支持者最少的要受罚”等条件,盲人们之间就会发生博弈行为,此时大象的样子就会变得复杂。

如果我们将大象看作客观世界,那么这个世界是否有独立意识呢?也许我们根本无法证明,这种情况下我们所能看到的全貌也就是世界想让我们看到的而已。既然如此,后面的讨论便没有意义。而人们彼此的博弈虽然情况复杂,但是至少可以理解。

社会生活更像第2种情况,每个人都具有独立意识(至少自认为具有独立意识),人们彼此反馈,互相博弈,结论必然复杂难测。这样看来,如果不从社会结构入手,我们恐怕是无法看到社会全貌了。庆幸的是,存在这样的结构。或者说,想看到全貌,掌控全局,需要具备如下条件:

  • A.每个单元都将自己的状态信息反馈到中心单元;

  • B.中心单元向各个单元发送行动指令;

  • C.收到指令的单元必须按照指令行动,未收到指令不能有任何动作。

如此一来,中心单元就能看到系统的全貌,一切尽在其计划、掌握之中,供给关系也会失效。这样构成的网络具备强大的执行力,现实中最接近这种网络的就是:军队。遗憾的是,军队指挥官(中心单元)有且仅能有一位,理想化的指挥官不仅能够看到全貌,更重要的是采取行动。除此以外,那么,以牺牲独立意识为代价,你是否愿意换取看到组织全貌呢?即便指挥官同意与你共享全貌,而你无法做出任何非指令性的行动。

综上,我们想看到全貌的真正目的是能够据此采取行动。对于不可知的自然界,我们无法看到全貌,甚至没有抱怨的力气;对于现实社会,看到全貌的必要条件是形成统一的意识,而2个及以上的独立意识意味着每个个体都无法看到全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