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什么是哲学?
2016年12月04日 读书笔记 ⁄ 共 1794字 【读书笔记】什么是哲学?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478 views+

我对哲学产生正式的兴趣应该比较晚,除了潜意识收集的《哲学研究》、《第一哲学沉思集》、《社会契约论》等等,大致是去年8月读吴军先生的《文明之光》时,书中强调笛卡尔“化繁为简”的分析方法引起了我的注意:无论解题的思路、科学的钻研、市场的判断、数据的分析……“化繁为简”往往都渗透其中,抛开塔勒布先生所谓的“路径依赖性”,解决问题的方法/思路被抽象出来后都是这一样东西,那么,是否还有“化繁为简”之外的方法呢?

我开始收集一些有关笛卡尔的书籍,但是迟迟没有阅读,因为除了学生时代接触的解析几何,我对笛卡尔这样的人物其实完全不了解,所以我需要准备一些知识。也许是受《思考的技术》的影响,我对解决问题的方法很感兴趣,甚至在我自己所形成的关于“方法、信息、工具”的知识三元论中,方法是我最看重的元素:不论哪个领域的课题,将其解决问题的方法抽象出来,应该是一样的——我感觉这就是哲学范畴的东西。而认识哲学最好的方法,我想就是了解其历史。

继《人类简史》中对经济和宗教的理性分析、《反脆弱》中胖子托尼对话苏格拉底后,我终于翻开了罗素的《西方哲学史》。

哲学,就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来说,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它和神学一样,包含着人类对于那些迄今仍为确切的知识所不能肯定的事物的思考;但是它又像科学一样是诉之于人类的理性而不是诉之于权威的。一切确切的知识——我是这样主张的——都属于科学;一切涉及超乎确切知识之外的教条都属于神学。但是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还有一片受到双方攻击的无人之域;这片无人之域就是哲学。

——《西方哲学史》绪论

这是第一次有人为我勾画出哲学的样子——还不错。原来,在科学兴盛之前,哲学的理性是被神学的权威所引导的,直到科学崛起之后,哲学对于世界的认识才有了坚实的基础。奇怪的是,我感觉到阅读《西方哲学史》的下卷反而比上卷更吃力。通过上卷,我至少看到了斯巴达社会、教皇与皇帝的纠葛,下卷自文艺复兴以来,我只看到卢梭、康德、黑格尔那些熟悉的名字。更让人沮丧的是,被我视为哲学基本概念的“形而上学”,竟然是通过网络搜索查阅所得。可能真如其他读者所评:《西方哲学史》并不适合初学者阅读。

尽管如此,我仍然想将自己的阅读体验归结为以下两个问题:

  • 为什么我要学哲学?

实验是实现科学进步的常规武器,也是科学不断战胜神学的有效武器。而哲学研究主要凭借思维工具,但是哲学研究的问题却是:世界怎样的?世界是否可以被认识?诸如此类的问题。可见,为了获知答案,哲学领域的思维工具有多么强大?所以,通过学习哲学,进而掌握这些思维工具(应该是逻辑学的知识),从而应用到实践中,这是我学习哲学的首要目的。

另一方面,哲学是将具体知识抽象到更高层面的学科,就好象登山,当我们的阅历和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想更上一层楼,这会让我们看到事物更本质的层面,从而有利于实践中的判断和决策。

  • 为什么我要读哲学史?

如果只是为了在写文章时加上“亚里士多德说过……”这样的文字,我认为是没有必要读哲学史的,因为亚里士多德说的也不一定就是对的。学习哲学史的目的应该是为了看到整只大象,以避免盲人摸象——所以,读笛卡尔之前,我要先读哲学史。

任何一位哲学家都是与其所处时代对应的,站在那个时代所处山峰的峰顶,当我们沿着历史浏览,每个时代的哲学家都有其明晰的观点。于是,一部哲学史:应该是以时间为横轴,地域为纵轴,每位哲学家在其坐标点上的观点都是清晰的——这是我想看到的哲学史。这样看来,《西方哲学史》还是太冗长。我相信,哲学应该是极简的(但是又极富内涵),就像苏格拉底之前的哲学家们一样(也许是因为流传的著作太少)。

我吃力地合上《西方哲学史》,此书之所以难读,除了翻译、删减和概念的问题,我想恐怕还有背景知识的积累吧。因为理解任何一位哲学家的言论,都必须结合当时的文明背景。生活在一个时代是容易的,但是要通过自己的时代去认识别人的时代,这本就非常困难吧。即使罗素本人,书中各个哲学家的观点也是他通过那些人形形色色的著作总结出来的。何况这些著作还可能有矛盾,以休谟怀疑因果关系为例,罗素发现,休谟本人的文字无形中又有承认因果关系的成分。回头再看,纠结别人的哲学观点,对于我们而言又有什么价值呢?

所以,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我可能很久不会再翻阅(但是我的笔记还没有结束),旁边摆着一本刚才拿到的书——《探求真理的指导原则》,正文120页,笛卡尔著。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