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别让别人构建问题的框架
2016年11月05日 读书笔记 ⁄ 共 2045字 【读书笔记】别让别人构建问题的框架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570 views+

在最近流传的一份书单中,《西方哲学史》被列为大学生应该在毕业之前读完的作品之一。当毕业逾9年的我翻开罗素的这部作品,一方面惊讶于斯巴达人文明、柏拉图乌托邦的故事,另一方面困惑于诸多先哲万物是水、是气、是数的奇怪论调,最后遇到无谓却烧脑的辩论时,索性草草翻过。

以我的亲身体验而论,当我们缺乏足够的阅历、思考和知识时,哲学作品只能被当作故事书来看,推而广之,同一本书,不同的人阅读,所获确实截然不同。例如:在《反脆弱》中,塔勒布关于泰勒斯赚钱(出自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的解读,与亚里士多德的解读就完全不同,现实中,有多少人会像塔勒布那样质疑亚里士多德呢?

接下来,轮到苏格拉底了,这一次是《反脆弱》的主人公胖子托尼对话苏格拉底,就像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被打上了柏拉图的烙印一样,托尼一定也被打上了塔勒布的烙印……

在柏拉图的《欧蒂弗罗篇》中,苏格拉底在法院外等待审判(这次审判中,苏格拉底最终被判处死刑)时,宗教专家兼半个预言家欧蒂弗罗与他开始攀谈。苏格拉底开始解释,关于他被人在法院指控的“活动”(腐蚀青年,介绍新的神而抛弃旧的神),他不但没有收取费用,还十分乐意向前来聆听的人付酬。

苏格拉底发现,欧蒂弗罗来法院是准备指控自己的父犯了故意杀人罪,于是,苏格拉底开始质疑,指控父亲犯杀人罪是否符合欧蒂弗罗的宗教职责。

苏格拉底使用这样的技巧:先从一个论点出发,让谈话者同意一系列的陈述,然后告诉他,他所认同的这些陈述如何与他最初认同的那个论点不同,从而确定他对于自己要做的事情毫无头绪。苏格拉底使用这个技巧主要用来向人们展示:他们的思考缺乏清晰的逻辑,对日常自己运用的概念了解太少,所以需要哲学来帮助他们厘清思路。

《欧蒂弗罗篇》对话开始,欧蒂弗罗用“孝顺”一词开始与苏格拉底的对话,将自己起诉父亲的行为描述为孝顺的行为,所以给人的印象是,他是出于宗教的孝行才起诉自己的父亲的。但是,对于“孝顺”的概念,欧蒂弗罗不能拿出一个让苏格拉底满意的定义。苏格拉底一直纠缠着这个可怜的家伙,因为他无法对孝顺进行明确的界定。对话继续围绕着更多的定义进行(什么是“道德感”),直到欧蒂弗罗找了一个礼貌的借口跑开。

现在轮到胖子托尼上场重启这段对话了……托尼和苏格拉底一样有着空闲时间、喜欢争论、不喜欢写作(苏格拉底是因为他认为答案不是固定的,托尼则是因为功课不及格)。但是,托尼在生活中的力量来自于他从来不会让别人来构建问题的框架。托尼认为:问题的答案永远是根植于问题之中的;千万不要直接回答一个对你来说毫无意义的问题。当面对苏格拉底关于“如何定义孝顺”这样的问题时,他会这样与苏格拉底对话:

胖子托尼说:“你让我界定哪些特征使人有孝顺和不孝的区别。我是不是真的需要回答你那是什么,才能行孝道?”

苏格拉底说:“如果你根本不懂‘孝顺’的含义,而只是假装知道它的意思,那你怎么能准确地使用这个词呢?”

胖子托尼说:“我是不是必须能用直白野蛮的非希腊英语或纯粹的希腊语来解释这个词,才能证明我知道和明白它的意思?我不知道如何表述它,但我知道它是什么。”

毫无疑问,胖子托尼会进一步牵着雅典的苏格拉底的鼻子走,然后成为构建问题框架的那个人。

胖子托尼说:“告诉我,老伙计。一个婴儿必须对母亲的乳汁进行定义才会懂得他需要喝母乳吗?”

苏格拉底说:“不,他不需要。”

胖子托尼说(重复柏拉图记录的对话中苏格拉底使用的相同模式):“我亲爱的苏格拉底,狗需要界定它的主人才能忠诚于他吗?”

苏格拉底说(很疑惑有人会问他这个问题):“狗……有本能,它并不思考它的生活,它并不探索它的生活。我们可不是狗。”

胖子托尼说:“我同意,我亲爱的苏格拉底,狗有本能,我们不是狗。但是,我们人类难道与其他生物之间的区别那么大,乃至完全被剥夺了引导我们做并不了解的事情的本能吗?我们是不是必须将生活限定在只能用布鲁克林英语回答的事情上?”

还没有等苏格拉底回答(只有傻瓜才等待答案,问题不是为了答案才设计的)。

胖子托尼又说:“那么,我的好苏格拉底,为什么你认为我们需要了解事情的定义呢?”

苏格拉底说:“我亲爱的巨无霸托尼,我们说话的时候需要知道我们谈论的是什么。整个哲学理念就是能够反思和理解我们在做什么,探究我们的生活。浑浑噩噩地生活可不值得。”

胖子托尼说:“问题是,我可怜的古希腊人,你在扼杀我们知道但不一定能够表达的事情。如果我告诉一个学骑自行车的人,他只要知道骑车背后的理论就行了,那么他骑车时一定会摔下来。你总是通过咄咄逼人地问题来迷惑和伤害我们。”

然后,胖子托尼带着假笑,得意洋洋地看着苏格拉底,非常平静。

胖子托尼说:“我亲爱的苏格拉底……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处死吗?那是因为你让人觉得盲目跟随习惯、本能和传统是愚蠢的事。你有时可能是正确的,但是,你可能会让他们对自己一直做得很好和并未陷入麻烦的事情感到疑惑。你正在摧毁人们对自己的理解。你拿我们对某些事情的无知来取乐。而且,你没有答案可以给他们。”

”——《反脆弱》第17章,胖子托尼与苏格拉底辩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