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选择权/可选择性
2016年10月16日 读书笔记 ⁄ 共 1731字 【读书笔记】选择权/可选择性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635 views+

“可选择性带来的优势就是当你正确时,你会获得更大的收益,这使你不必每次都正确……

自由就是终极选择权……

选择权的一个属性就是:它并不关心平均结果,而只关心有利因素(因为不利因素并不会超过某一界限)……

你所需要的只是不做不明智的事情,以免伤害自己(比如忽略某些事情),随后就能在有利的结果发生后乐享收益了。(关键是你的评估并不需要预先进行,只要在结果发生后进行即可。)”——《反脆弱》第12章

“选择权/可选择性”是《反脆弱》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其实就是具有反脆弱性事物所表现出来的特征,引用书中的定义就是:选择权=不对称性+理性。不对称性是指随机变化/波动发生时,可能造成的损失或收益不是对等的(最大损失有限,潜在收益无限的情形称为“凸性”,反之则为“凹性”);理性是指你知道要保留好的,抛弃坏的,知道如何获取利润。

本书中,塔勒布语出惊人,多次颠覆我们的常识,而这种颠覆反而引发读者的思考,比如:我认为选书应该给书一个沉淀的时间,就在这里找到了理由;又如,初中发现物理量的单位可以像公式一样计算,并且在高中的课本中得到了验证,也在这里找到了依据。不仅如此,这里引用书中的表达,“选择权/可选择性”具有的强大力量至少表现在:

  • “进化可以产生令人惊讶的复杂而精密的事物,无须智慧,只需要可选择性和某些自然过滤机制,再加上接下来要探讨的随机性即可。”

  • “我们以为靠我们的技能成就的许多东西其实大多来自选择权,而且是被妥善运用的选择权,很像泰勒斯的案例,也很像自然选择的情况,而不能归功于我们自认为掌握的知识。”

据本书介绍,泰勒斯的案例是伟大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关于苏格拉底之前的哲学家和数学家泰勒斯的一则轶事,大致如下:

“泰勒斯是一位哲学家,来自小亚细亚半岛的沿海城市米利都,一位讲希腊语的腓尼基裔爱奥尼亚人。与某些哲学家一样,他喜欢自己从事的工作。米利都是一个重要的贸易港,这种重商主义精神通常归功于在这里定居的腓尼基人。但是,泰勒斯作为一名哲学家则是典型的囊中羞涩。他听腻了生意伙伴讽刺他所说的“有能力的人从商,其他人研究哲学”的话,于是就做了一件惊人的事:他支付了一笔首付款,以很低的租金租用了米利都和希俄斯附近的所有橄榄油压榨机的季节性使用权。当年橄榄大获丰收,对橄榄油压榨机的需求大幅增加,他让压榨机所有者按照他开出的条件转租机器,从中大赚一笔。随后,泰勒斯又回到了哲学的世界中。”

亚里士多德将此事解读为泰勒斯有渊博的知识,具体的叙述是:“虽然仍是冬天,但他根据自己的天文学知识观察到,第二年一定是橄榄作物的丰收年……”

但是,塔勒布彻底颠覆了亚里士多德的说法,按照塔勒布的解读:

“事实上,泰勒斯是利用了自己对某种知识的缺乏,也就是不对称性的神秘特征。这个不对称性的关键恰恰在于,他并不需要了解太多天文学知识。

其实他只是很简单地和别人签订了一份合同,这份合同就是以不对称性为原型的,它也许是你能找到的唯一纯粹的显性不对称性。事实上,这是一份期权合同,买方“有权利但没有义务”,而卖方则是“有义务而没有权利”。在橄榄油压榨机的使用需求激增的情况下,泰勒斯有权利——但没有义务——使用机器,而卖方则负有提供机器的义务,但没有其他权利。泰勒斯为这一特权付出很小的代价,损失有限,而获益可能很大。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有记录的期权。

期权就是反脆弱性的一种代表。”

这是一个足以令人尖叫的故事,它传递了至少两个信息:

  • 只要我们掌握了这种利用不对称性的方法,也可以在自己不具备丰富知识的领域获利;

  • 现实中卖压榨机期权给泰勒斯的傻瓜仍然存在,因为不对称性往往是隐性的。

塔勒布是交易员出身,而他的《黑天鹅》、《随机漫步的傻瓜》在投资人群体中流传甚广,我们有理由相信优秀的投资人无一不掌握通过不对称性获益的方法,就像《大空头》中,那两个年轻人通过购买期权从金融危机中获利那样——尽管由于“路径依赖性”的存在,掌握这种方法并不容易。

在商业上,人们会付费购买通过合同约定和安排的选择权,因此明确的选择权往往价格昂贵,就像保险合同。但因为我们的头脑中存在领域依赖性,所以我们在其他地方认不出它来,而在这些地方,这些选择权的价格被低估或者根本没有定价。——《反脆弱》第12章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