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论证的基本工具
2016年07月10日 读书笔记 ⁄ 共 3204字 【读书笔记】论证的基本工具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679 views+

“人工智能”的支持者认为,计算机可以通过“图灵测试”(Turing Test)来判断能否将计算机与使用母语的人类进行区分,这不仅意味着计算机可以模仿人类的意识,而且说明计算机已经具有了成熟的认知能力和思维能力。

为了反对这个观点,塞尔构建了一个反例。他设想,有间房子里坐着一个人,他完全不认识任何一个中文汉字。通过信箱,这个人能够接收到用汉字书写的问题。随后他再从一本手册上寻找这些汉字,根据该手册告诉他的正确答案,再将相应的正确答案符号画在纸上,传给外界。实际上,计算机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懂得”中文的。假如这个房间中的人不懂中文,计算机亦是如此,那么这两者只是在无意识地处理符号而已。

有人反驳道,“中文房间”的批判其实已经偷换了认知能力概念的本质。房间中的人或许不懂中文,但房间中的人和手册作为一个“系统”,则是懂中文的。我们应该把整个房间视为语言的使用者,将整个系统与处理符号的计算机相提并论,这才是正确的类比方式。我们通常不会认为,汉语使用者大脑中的某个部分理解中文,同样,我们也不应该认为计算机的CPU理解中文。无论个人抑或计算机,懂得中文的都是整体,而非它们的特定部分。由于人工智能的赞同者并没有明确说明计算机的哪个部分在模仿人类意识,因而塞尔的反例或许已经改变了理论的本质。那么,赞同塞尔所举反例的人就需要说明并非如此。

——《简单的哲学》3.8反例

百度百科这样描述图灵测试:“如果电脑能在5分钟内回答由人类测试者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且其超过30%的回答让测试者误认为是人类所答,则电脑通过测试。”也就是说,“图灵测试”是测试机器是否具有与人类一样的智能的工具。

塞尔似乎钻了空子,让说中文的人作为测试官,不懂中文的人则作为被测者,如果测试就这样开始,被测者只要对于所有的问题回答类似“我听不懂中文”就结束了。但是,塞尔偏偏又增加了查询手册和流程说明,以此说明,测试官无法分辨被测者是人类还是计算机——那么,图灵测试就是有缺陷的。

如果一个人被要求必须通过查询某个手册对问题给予回应(房间里的人和手册构成一个系统),本身就无法体现出具有“智能”的特征,相当于强制规定具有智能的人按照无智能机器的方式去执行工作,这根本不是图灵测试。很显然,图灵测试针对的测试对象是:机器是否具有智能,而非智能能否模拟机器。

塞尔对图灵测试的质疑明显存在缺陷,但是此类的思考和争辩,却让我们对图灵测试的理解更清晰——这似乎就是哲学的魅力。尽管不能像《简单的逻辑学》那样对“哲学是什么?”这样的问题恍然大悟,但是我仍然隐隐感觉到,哲学是研究事物本质、关于思想的学科:物理、化学、数学、法学等等这些学科的研究方法有什么共同的内涵?世界到底是什么?人类为什么而存在?诸如此类。

哲学似乎包罗万象,有的问题令人着迷,有的问题枯燥乏味,无论入门还是进阶,如果要合理有效地取其精华,《简单的哲学》中的“论证的基本工具”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1.论证、前提和结论

  • 论证是由一个或多个起点出发到达终点,即由“前提”到“结论”的一个推论过程。

  • 论证试图证明某一事物为真,而解释则试图说明某一事物如何成真。

  • 哲学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由理性推理构成的(西方哲学中也出现过非理性、反理性的接触思想家)。

  • 哲学不是唯一承认理性重要的思想领域,许多冠以哲学之名的思想也未必都重视论证。

  • 结论就是由论证得出的总结,是经过一个推论或一系列推论得到的最终结果,需要得到理性的辩护和支持。

  • 前提由一系列命题组成,这些命题需要具有以下本质属性:要提出一个或真或假的断言(有的前提属于“未明确陈述的命题”,需要设法找出来)。

  • 前提可以成立的条件主要有两个:1.前提是另一个可靠论证得出的结论;2.前提是基本前提,其合理性不需要进一步证明(否则会存在无穷倒退的问题)。

2.演绎

  • 演绎是推理的一种形式,是最缜密的一种论证方式。

  • 一个(成功的)演绎论证就是指,只要前提为真,其结论必然为真

3.归纳

  • 归纳(归纳概括)是指基于一定量的观察,推出一个广泛的、具有可能性的普遍规律。

  • 一个归纳论证未必是从过去指向未来的,它可以是从普遍到特殊的推理过程,也可以是从特殊到特殊、从普遍到普遍的推理过程。

  • 归纳问题说明了为何一个归纳会成为有力的归纳推理,却可能是较弱的演绎推理(即便前提为真,结论仍然可能为假)。

4.有效性和可靠性

  • 有效性在本质上谈论的是论证的结构,指的是结论能够从前提中必然地得出(而不论前提是否为真)。

  • 可靠性(真的结论)是由“有效论证”加“真的前提”构成(有效性是可靠性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

5.无效性

  • 无效性是指:在一个论证中,前提的真无法确保结论的真。

  • 与有效性一样,论证的无效性并不取决于前提和结论的真或假,而取决于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

6.一致性

  • 当多个命题在相同的语境下可以同时为真的时候,我们就说它们是一致的或相容的(一致性);当多个命题在相同的语境下不能同时为真时,我们就说它们是不一致的或不相容的。

  • 对于哲学命题而言,满足一致性只不过是它们可以被接受的最低标准。

7.谬误

  • 谬误即错误的推理。

  • 所有的谬误都是错误的推理:当论证的形式或结构有误时,这样的错误推理被称为“形式谬误”;当论证的内容有误时,则称为“非形式谬误”。

8.反驳

  • 反驳一个论证,就是要说明该论证的理性推理是错误的。

  • 反驳的两种基本方法:1.指出论证的形式是无效的,即结论并不必然地从前提中得出;2.指出论证中有一个或多个前提是假的。第3种方法是指出结论为假,因为没有指明何处有误,所以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反驳。

  • 不是只有反驳才能反对一个论证,例如:可以指出论证的证明不够合理;宣称概念使用有误(比如使用没有清晰界定的概念)。

9.公理

  • 在一个特定的理性系统里,公理起到了一种特定前提的作用。在这个系统里,作为基本命题,公理无需得到进一步的证明(仅指在这个系统里),它们是整个理论系统的基石,以它们为前提,再通过多个步骤的演绎推理,我们就能得到系统中的其他内容。在理想状态下,公理不会受到任何理性行为者的质疑或反对。

  • 不是所有的概念系统都是公理系统,甚至不是所有的理性系统都是公理系统。

  • 公理的两种类型:1.前提的真实性源于定义本身;2.只有接受一些基本公理,才能构建更复杂的论证,从而接受其背后的整个理论体系。

10.定义

  • 定义的重要性在于:假如没有定义,人们的论证就很容易陷入谬误,模棱两可的话也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 人类的多数语言都是含糊不清或有歧义的,我们若要尽可能精确地谈论某个问题,就应该尽可能地避免使用含糊不清或有歧义的语言。这正是哲学的目的之一,而准确的定义也是帮助我们实现它的完美工具。

  • 在哲学历史中,许多问题实际上都是在追问一个合适的定义。

  • 有些思想家走得更远,甚至认为所有的哲学难题在根本上都是因为我们无法真正理解人类的日常语言。这不仅是定义本身存在的问题,而是想要表明,哲学中占据思想最深的理论都涉及如何合理地运用语言。

11.确定性和可能性

  • 对确定性的哲学解释为:当一个命题不可能为假的时候,它就确定是真的(必然为真);或当一个命题不可能为真的时候,它就确定是假的(必然为假)。

  • 可能性分为客观的和主观的。客观可能性是指:将要发生的事无法确定;主观可能性是指:虽然事件在客观上能够得以确定,但人们却对该事件作出了可能性的判断。

12.重言式、自相矛盾和矛盾律

  • 重言式(永真式)与自相矛盾是命题两个相反的极端:前者是一个必然为真的命题,后者是一个必然为假的命题。

  • 逻辑学中的重言式是指:在任何情况下,或在每个可能的前提下,这个命题都是真的。

  • 事实证明,所有的有效论证都能以重言式表达出来。

  • 矛盾律(不能P并且非P)是逻辑学的基石,而它也是一种重言式。

  • 任何违背矛盾律的做都是自相矛盾的。

  • 若要反驳矛盾律,就要先承认矛盾律。任何试图否认矛盾律的论证,同时也就运用了矛盾律。这个原则不能通过理性进行反驳,因为它正是所有理性的根基。

  • 重言式与自相矛盾的交点正是矛盾律。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