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碎片 > 正文
【思想碎片】对知识的若干认识
2015年03月14日 思想碎片 ⁄ 共 2062字 【思想碎片】对知识的若干认识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184 views+
  • 使科学巨匠们伟大的基础是什么?

  • 为什么我们会感觉有的知识容易掌握,有的却艰涩难懂?

  • 为什么人们做什么都强调专业?

  • 社会生活中,处在什么样的位置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 ……

有阅读的因素,经历的因素,还有思考的因素,所有这一切,帮助我回答上述问题时,也令我形成了对知识的若干认识,也可能是假设,因为这些认识仍然有待生活来证实。

一、存在与发现: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规律(没有规律本身不能算作规律),人类将如何发展?《三体》中,丁仪向汪淼所讲述的,当实验证实微观粒子的运动没有规律可循时,物理学本身都不存在了。《科技想要什么》中,凯文·凯利通过熵增原理,也描述了宇宙归于热寂的最终结局。看来,如果世界没有规律,人类自身都无法存在,更别提发展了。

那么,诸如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巨匠,他们的功绩也只是发现了客观世界的规律,而创造规律这样的事情只能是神(大自然)才能做到的——这已经超出了人的理解范畴,所以我们的基本定律就是:规律是客观存在的,也就只能被人类发现和利用,而无法被创造和修改。

被自然界赋予智慧的人类,用勤劳去发现并利用规律,借助生命能局部改变熵的特性,为自己争取发现客观规律的宝贵时间。既然神创造了人,我们只能相信神不会那么残酷,必然也会赋予宇宙终极的规律,静待人类去发现,从而实现自我救赎,也许是发现扭转熵增的方法,也许是通往另一个宇宙的途径,总之,我们不得不对自然界表示敬畏,人类的主观能动性非常强大,但是在自然的现实面前也必须承认自己的局限。

二、联系与孤立:

记得刚学线性代数的时候,我被矩阵的种种变化和特性搞的莫名其妙,一度怀疑创造者们是从其他角度发展的这套理论,直到与三维空间的解析几何结合起来,终于找到了久违的感觉。有意思的是,多年后见到一篇“理解矩阵”的博文,作者也是通过坐标来理解向量的,而且据此开展了各种针对矩阵概念的分析。

阅读《无价》、《思考,快与慢》、《黑天鹅》一类的书籍时,我同样发现,作者们所罗列的实验与结论,就好象沙盘上的一粒粒沙子,难以如棋盘上的棋子统一起来。在我的眼中,这些源自心理学与经济学交叉的知识,几乎每个章节都很陌生,以至于我不得不通过语法和逻辑关系去理解和甄别。

现在,我假设人类文明所有的知识都是按照树形结构组织的:从最开始的几门学问作为这棵树的根,经历千百年的传承,这棵树越长越高,越长越茂。从知识的深度而言,每个树干长得更粗,可以承载更深刻的知识,从知识的广度而言,每个树干继续分支,通过学科之间的融合形成了新的知识领域,整个树冠越来越大。

如果新的知识能够与我们已有的知识进行类比,我们就会发现易于学习和掌握,否则,我们就会发现学习起来艰涩难懂。但是根据树的模型,每种知识都不是孤立的,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合适的联系,掌握起来就会相对容易。

三、专业与泛业:

根据树的模型,人类的知识可以在两个维度上表示:深度和广度。大前研一在《专业主义》这样的书中强调了专家的作用,生活中,我们遇事也以专家的观点作为权威参考。原因很简单,专家在其所熟悉的领域有着比常人更深刻的知识背景。

在人类文明日益复杂的现实情况下,一个人学习并继承所有的文明成果是不现实的,但是人类社会有“分工协作”的特点,只要权责划分明晰,每个人只需要在自己的领域深耕,在此基础上人类文明就可以实现高速发展。所以,从现实意义上而言,专业可以为文明进步带来直接的,可以预期的推动效果。

那么与专业相对,或者称之为强调广度的“泛业”呢?科学史上有着某领域的专家借助其他领域的启发,从而创造出新的研究领域的例子。例如:《信息简史》中,研究物质和能量的生物学家,借助信息论的启发,转而研究基因所包含的信息。另一方面,人类不是机器,人类的好奇心会驱使他们去追寻自己的目标,这是谁能管得到的呢?

一个主要的问题在于,你无法预知哪根树枝会分出新的一道。泛业的结果也会导致个体缺乏竞争力,定向发展被随机发展所取代。就泛业本身,由于难以捕捉的研究规律,始终也是难以被专业主义者们所重视的。

四、物以稀为贵:

有时候想想,“物以稀为贵”恐怕是人类社会中最有价值的定律之一。譬如:同等条件下,当你判断投身一个行业后,你的发展前景是否良好?就可以借助这条规律。

为此,你至少需要搜集如下数据:行业A中现有的机会,行业A中现有的竞争,行业A中未来的机会,行业A中未来的竞争。为了对比A行业,你还需要寻找一个B行业(基准)的上述数据。具体而言可以这样:行业A中发布的职位数量和未来预期,行业A中现有的竞争者和未来预期(专业就是个不错的参考)。实际情况下,还可以添加具体职位和薪资信息。

最后,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看似不错的行业,在市场化的条件下,必然会吸引更多的竞争者进入,而行业本身的增长空间是容纳这些竞争者的前提。无论择业,投资,这种动态的选择观点都是比“看到公务员吃香就去考公务员”、“看到大学毕业能找到好工作就去考大学”更理智的观点。其实,一切的有利选择,都是设法使自己变得稀有,能够为别人提供无可/难以替代的价值。在此基础上,结合个人的努力和机遇,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更大一些。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