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逻辑学的基本原理
2015年03月01日 读书笔记 ⁄ 共 4477字 【读书笔记】逻辑学的基本原理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049 views+

“逻辑是智慧的开端,而不是终点”——伦纳德·尼莫伊(好莱坞著名导演、演员、编剧)

“语言逻辑应该以事实逻辑为基础”——路易斯·D·布兰代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逻辑是对思想的剖析”——约翰·洛克(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

“逻辑是让人信奉真相的技术”——拉布吕耶尔(法国道德家)

逻辑学其实就是研究如何寻找事实的真相,《简单的逻辑学》第一次让我对这个抽象的概念有了直观的印象,接下来才是构建这门学问的框架,从基本原理开始,不知道还有没有意外之喜。

一、基本原理:

一方面,基本原理是不证自明的;另一方面,基本原理也是不能被证明的。“如果人们认为科学的基本原理需要证明而不能被直接接受的话,科学根本就不会前行,它将永远停留在原地。”

*用“假设-验证”的科学思维去检验这些基本原理,就会发现它们其实都是假设,至少目前还没有被推翻的假设。否则,反对科学的人们也可以窃喜:原来,科学也是从谬误开始的。

  • 同一律:事物只能是其本身。现实世界丰富多彩,由不计其数的个体组成,并且每个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一个事物只能是其本身,而不能是其他什么事物。

  • 排中律:对于任何事物在一定条件下的判断都要有明确的“是”或“非”,不存在中间状态。一个事物,它要么存在,要么不存在,没有中间状态。“桌上有一盏灯”,这话要么是真要么是假,没有别的可能。从绝对意义上说,没有正在变成的事物,从无到有直接没有通道。排中律的基本思想是:不存在中间状态。

  • 充足理由律:任何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充足理由。这个原理也可以被称为“因果原理”,它所体现的内容是宇宙万物的存在都有其充足根据,暗示着宇宙中的事物都不能自我解释,没有什么事物是其自身存在的原因(如果一个事物是其自身存在的原因,这就意味着它要先于自身而存在,这很荒谬)。一个事物之所以被称为另一个事物的原因:A.它解释了为什么另一个事物存在;B.它解释了为什么另一个事物以这种或那种特定的方式存在,即存在方式的由来。

  • 矛盾律:在同一时刻,某个事物不可能在同一方面既是这样又不是这样。这个原理可以被看作同一律的延伸。有时我们会身陷矛盾而不自知,这是因为我们忽略了它所代表的客观事物。有时我们会有一些自相矛盾的看法,并且自己也知道这一点,至少在某种较深的意识层面上是如此。

二、灰色地带及人为灰色地带:

灰色地带是指真相不能被清晰确认出来的情况……但我们必须明白,事实上,大部分事物还是清晰明确的,千万不要以偏概全,认为所有事物都是灰色的;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就有点睁眼瞎了。

灰色地带之所以会存在,是因为事物有时候并不是黑白分明的。你常常会发现自己所处的境地不属于绝对意义上的黑或者白,它们没有明确的对立面。这仅仅说明你没有看清楚它们。不要将你主观上的某个灰色观念无限放大到包括整个世界,并且认为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貌。

真相不明时往往会让人心情烦躁,避之唯恐不及,我们要设法尽力避免陷入这种困境。但是,当你陷入了不确定的泥潭时,也不能丧失信心。要明白:或许现在你不能弄明白事物的真相,但是,不确定的情况之所以可能出现,正是因为我们曾经有过确定性的经验。这里所体现的原理是:负面只有在正面已知的情况下才可以被确认为负面。我们这里的负面就是不确定,因此,你可以知道确定是真实存在的。如果确定是可能的,那么你目前所不明白的事物最终总会水落石出。理论上来说,克服目前经历的模糊状态,从而到达真相的那一天总是存在的。”

*这本书中,有很多类似的文字,它们都令人难以取舍。一方面,这些文字好像是论证的过程;另一方面,某些祈使的意味仿佛来自《圣经》这样的典籍。最强烈的感受便是:当你静心细读,一字一句都在督促你思考和联想,这恐怕就是哲学的魅力。

三、万物终有其根源:

“充足理由律告诉我们,事物的存在不是偶然的,它们都有其自身的根源……

……

在探寻事物根源的过程中,我们一般从其结果开始。我们面对这样或那样的现象(一个事物、一个事件等),并需要为之作出解释。毫无疑问的是,我们面对的是客观事物;有疑问的是,这些事物是如何形成的。我们所做的探寻工作遵循如下原则:每一个原因与其结果之间必然存在根本的相似之处。这就是说,所谓原因,它必能导致我们所观察到的结果,并将在结果上留下其特定的印记;每一个结果,在一定程度上,都将反映出其根源的特性。

这有什么实践意义呢?当我在探寻某个原因的时候,我不能直接知道产生了某种结果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可以通过面前的结果得到关于它的间接知识。通过评估结果的性质,我就可以推测出原因的部分特性,这些知识将指引我的探寻方向。”

四、对原因的探寻不要半途而废:

“原因往往是一系列的……(对于一件事物,我们能遵循逻辑思路找到直接原因是值得表扬的,但是,只有循着因果链进一步探寻,找到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我们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

有时,我们不能发现问题的根源,仅仅是因为我们懒惰,没有充分研究;有时则是耐心不够在作怪。对于要做的事情,我们总想着用最快的、一劳永逸的方法来解决,殊不知,问题的根源还在原地嘲笑我们。”

五、区分原因:

“到此为止,我们主要讨论的一直是动力因;如前文所述,就是它的活动可以决定某个事物存在与否或者改变其存在状态。除了动力因,还有目的因、质料因和形式因的存在。不是所有类型的原因都可以根据因果关系应用到所分析的事物上,但是针对某个事物,可以确认的原因类型越多,我们对事物理解得就越深刻。

目的因,对于行动来说,就是行动的目的;对于客观事物来说,就是它的功用。质料因是组成事物的具体材料。形式因是决定一个事物是此非彼的特殊性质。

……

……不是所有的事物都可以按照“四因论”来进行分析。一个数学观念(或其他任何观念)都是没有质料因的,因为思想观念都是非实质的存在……

在动力因中,我们要区别主要原因与工具原因。我们说雕塑家是一座大理石雕塑的主要原因,因为他的存在是决定雕塑存在的最终因素。但是,他并不是唯一的因素,因为他需要工具来实现目标……

虽然工具原因从属于主要原因,但在很多情况下,它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出色的大提琴家想要演奏出美妙的乐章,优质的大提琴必不可少……

虽然主要原因和工具原因都是必要的,但主要原因仍然在两者中占主导地位……最好的工具握在不合格的人手中,也不会出现最好的结果。”

六、定义术语

“在逻辑表述中,避免语义不清和模棱两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定义术语。我们说定义术语,其实定义的是术语所代表的客观事物。定义的过程,就是我们根据特定事物(要定义的事物)与其他事物相联系的方式,给它一个精确的“位置”的过程。在定义一个术语或是词语的过程中,我们要尽可能严格地划定它所代表的事物的边界。严格定义术语会带来两个立竿见影的应用上的便利之处,首先是理清我们自己的思路,思路清晰后,我们便可以更有效地与别人进行沟通。诸如“公正”、“美丽”、“智慧”之类本身就含义模糊的词语,尤其需要清晰界定。

逻辑上定义术语的过程分为两步:第一步,将要定义的术语放入最相近的类别当中;第二步,确定其与同类中其他事物的不同特性。

我们所要定义的事物所属的最相近的类,是众多在某方面有共同点的事物的集合体……

……

特殊的不同点是用来将我们所要定义的事物从同类的其他事物中区分出来的特性……

……

逻辑定义的独特价值在于它揭示了所定义事物的本质。然而,当我们对一个事物没有足够深入的了解,不能抓住其本质时,这样的定义我们往往难以给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通过描述来宽泛地说明事物。好的描述是将一个事物可以观察到的现象尽可能完整详细地描述出来,其作用在于它可能会揭示出一些关于事物本质的线索。

七、直言命题

“推理过程的目的,也是逻辑学的基本关注点,就是实例证明。如果我只是告诉你这个或那个事物是真的,并且希望你仅凭我说的话就接受这个观点,那么我就不是在说理。我必须对你说明这个或那个事物是真的,并且通过论证让你相信它。

一场论证实际上相当于组成它的那些命题,而那些命题又相当于组成它的那些术语。迄今为止,所有我说的话都在我的大脑中经过了论证。论证是逻辑活动,任何特定的论证都是推理过程的具体表现。这个过程的下一步是更加仔细地考察命题,确切地说,就是考察直言命题。最有效的论证,其结论都是直言命题,清楚明确地告诉我们事物的真相是什么。……直言论证(由直言命题组成)是最有效的辩论,因为它提供给我们的是确定的信息。我们能否说出直言命题取决于实际情况。例如,如果我确实不知道收音机在哪个位置,直截了当地说它是在汽车后座上是不负责任的,但是,只要情况允许,只要我们能够保证事物的真实性,就应该明白地讲出实际情况。

切记要谨慎。一个命题可能在形式上是直言命题,但实际上它所表达的内容仍然可能不对。一个人可能会说“芝加哥棒球队是最好的棒球队。”这是一个直言命题,但它告诉我们的只是讲话者坚定的信念。它描述了一个主观事实,因为它只是讲话者自己的观点,而不反映任何客观情况。”

八、普遍命题:

“一个普遍命题涵盖的对象非常广,但它并不必然就是不精确的。“马是脊椎动物”和“马是家畜”都是普遍命题,而且没有什么理由怀疑这些命题的正确性。使一个普遍命题成立要满足以下条件:(1)它所陈述的事物是真实的;(2)适用于整个类别……

明确的语言表达在普遍命题中很重要,因为它能避免听众产生困惑的可能。有些人会故意省略定语(所有、有些),因为他们希望听众可以默认定语是所有的,而无须直接表达。

……

普遍命题有两种形式:全称命题和特称命题。全称肯定命题意味着“所有的”、“每个”(所有的鲸鱼都是哺乳动物),它肯定了某个类别的所有事物的某种共性。全称否定命题是指“没有”的陈述(没有鱼有脚),它强调某个类别缺乏某种特性。特称命题,无论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都不对其类别的所有个体发生作用……只要命题中不是包括类别中的所有成员,它就是特称的,无论部分是大是小,部分只能是部分。

当我们讨论一个命题是特称命题还是全称命题时,我们的关注点在逻辑学上称为命题的“量”。单称命题和全称命题是对立的,它的特点是其所表述的事物是单个的个体。“玛丽从马里兰来”是个单称命题,“菲尔德在芝加哥”也是。

全称命题,无论肯定的还是否定的,都很明确。它们或肯定或否定整个类别的某种特性,没有例外。相反的,特称命题通常都是模糊的。“一些”包含了太多的选择,它可能是99%,也可能是2%。但是,有效特称命题也可以是非常精确的。例如,“16%的运动员在两小时内完成了比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尽量精确地陈述你的命题。”

*有点遗憾,这一章没有带给我意外之喜,我看到:基本原理、探寻原因、定义术语、命题,还有“术语-命题-论证”这样的关系,但是始终没看到这些内容构成某种强有力的关系,这种关系可以用来再解答一个诸如“逻辑学什么?”这样的简单问题。

值得欣慰的是,本章局部的内容仍然精彩,例如:对定义术语的剖析,直言命题中关于术语组成命题,命题组成论证这样的论述,我几乎要仍不住悉数抄录下来。

至此,逻辑学的大门终于为我敞开,原书剩下的内容很多书上都有,需要什么再补充什么吧。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