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摩根财团
2014年07月19日 读书笔记 ⁄ 共 3092字 【读书笔记】摩根财团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218 views+

“老摩根财团的势力,正是来自政府的财政部、公司和资本市场的不成熟状态。它看守着相对较小和原始的资本市场今天,钱已经成了普通的商品。需要资本的公司只要去找投资银行、商业银行或者保险公司。它可以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私募或商业票据来筹措资金。它可以利用许多货币、许多国家和许多市场。钱失去了神秘性,而银行业也失去了一点魔术味道。”——第36章,摩天大楼,第591页。

我相信,这段话是作者对老摩根财团最透彻的点评。从创建人乔治·皮博迪开始,摩根财团的发展历程就与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两家分别位于伦敦和纽约的摩根公司,发挥着将欧洲资本输入美国,支持国内经济建设的纽带作用,随着一战、二战的爆发,他们又扮演起输出美国资本,为战争融资、为欧洲重建融资的角色,其间,摩根的势力扩展至远东、拉美。另一方面,凭借精明的投资策略,摩根实现了对国内铁路、钢铁、航运等行业的控制。二战后,时代的发展迫使摩根财团也不得不做出改变,包括放弃传统的“绅士银行家准则”(强调与客户建立排他性的关系、不主动寻找顾客等),最终,摩根的三个继承者相继与其他机构合并。

一、皮尔庞特的招牌把戏:

“本·斯特朗注意到皮尔庞特已经把大铜门锁上,钥匙揣在兜里。他又在玩老一套把戏了:困住对手,定下期限,长时间讨价还价后主人突然出现,施以威胁恫吓。早晨五点差一刻,皮尔庞特把一支金笔塞到信托公司总裁们的头头爱德华·金的手中说:“金,在这儿签,这是钢笔。”金和其他信托公司总裁们已被整夜的谈判击败了,因而统一凑齐2500万美元。”——第7章,恐慌,第107页。

这是皮尔庞特·摩根的招牌把戏,书中多次提及,皮尔庞特厌恶自由竞争,做事独断专行,他喜欢辛迪加、托拉斯式的垄断。在垄断环境下,性格暴躁的皮尔庞特将这种招牌把戏发挥得淋漓尽致,问题是,如果是在自由竞争环境中,这种把戏会发挥多大的作用?如今,恐怕很难有人通过重复这种场景来获取答案了。

三、银行业的变革:

“在外交时代,虽然各家公司仍然同他们在华尔街上的银行紧紧地束缚在一起,但这种束缚正在开始松动。领主时代是建立在不成熟工业的基础之上的。而现在各家大公司都在积累现金储备,并利用获得的利润扩大、发展业务。私人银行比受其资助的公司的知名度要高得多,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同其客户排他性的特殊关系可以保证客户公司获得稀缺的资金。但摩根公司的后代们,如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美国钢铁公司和国际收割机公司,正在发展成为全国性的乃至全球新的大型公司,它们羽翼已丰,不再需要银行的保护。”——第9章,变形记,第147页。

“交易性银行业需要大搞公关,正如关系银行业需要秘密一样。”——第29章,武士,第494页。

可以设想:在资本匮乏的年代,早期的私人银行家都很重视声誉,这样才有人愿意来存钱和贷款,于是,“绅士银行家准则”大行其道,作为稀有资源——“资金”的提供者,这些银行声名远播——人们不在乎是否知道缺钱的人,但是肯定乐意知道愿意借钱的人。

没有足够的信誉,那些新兴的工业公司无法从陌生的投资人手中借到钱,而潜在的投资人却不了解这些新兴的公司,于是,银行家成为了融资中介。融资过程可以是私密的,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银行家拥有太多的“秘密”,他们能够以较低的价格买下客户的融资凭证,然后再高价出售给其他投资者。

随着工业化的发展,这些新兴公司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知名度也越来越高,以至于这些公司可以绕过银行自行融资。当资本已经不再是市场上的稀缺资源时,多家银行会围着一家公司的财务主管争抢生意,为了体现竞争优势,银行间的公关大战在所难免。当客户取代了银行家在交易中的主动地位,银行业就必须要变革。

三、世界绝不能交给商人:

“深入了解满洲当前的事态后,人们就可以明白问题完全是出于自卫。自1904~1905年俄日战争结束以来,根据协议,这条沿着狭长的领土延伸的关键命脉,即南满铁路完全归日本管辖。根据和俄国签订的条约,并且得到中国的正式承认和接受,日本负责管理和保护这一“南满铁路”,如同美国政府管理和保护巴拿马运河一样。

……

9月18日晚,中国正规军袭击了这一地区,破坏了这条铁路。日本采取强有力的紧急措施,显然是必要之举。一国军队所管辖的地区遭到了当地正规军的入侵,且入侵威胁扩展之势又完全不得而知,显然,此时的自卫手段就是立即冲向来犯军队的指挥部。“紧急情况”一词按韦伯斯特先生的经典释义,意思是“突发的,具有压倒一切力量的、令人措手不及的和无暇认真考虑的情况。”

……

总之,局势绝不会引发战争,把整个事态视为对世界和平产生威胁,是言过其实。正如我们历来表明的,日本无意与中国开战。相反地,日本政府和人民珍视与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我们也许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更愿意与中国人民保持友好关系。”——第17章,大萧条,第270、271页。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摩根财团的汤姆·拉蒙特出于经济利益,为日本起草了这篇新闻稿,由日本大藏省略加修改后发表在10月22日的《纽约时报》上。如此明目张胆的颠倒黑白,不能不让人肯定这样的认识:商人只会和利润站在一起,正义只是偶尔和它们站在一起。看来,摩根财团利用战争敛财的社会形象永远无法消除了。

四、沉重的负债经营:

“当问及大批债款是否耗尽了生产领域的资金时,他说这问题是“很愚蠢,也很肤浅的。……事实上,收购交易只反映了资产所有权的变化,钱本身并没有消失。这些钱被用于其他投资了。”这对收购交易中资金发生转手来说当然是正确的,但是首先额外的收购资金又是怎么样的呢?一般来说,都利用银行贷款或发现垃圾债券来解决,而这些资金的利息就从生产性投资中转移出来。这种倾向于举债的做法和老摩根士丹利的观点有明显的冲突。”——第35章,牛市,第569页。

“6月末,摩根士丹利出价每股78美元,也就是总共将近24亿美元,击败了埃德尔曼的蓄谋控股。摩根士丹利利用仅仅1.25亿美元就得到了全美最大纺织品公司的奖金1/3的股权。即使这1.25亿美元也大部分来自银行家信托公司和公平人寿保险公司。摩根士丹利同时还挣到8000万美元酬金,包括为这项交易筹措资金而认购近20亿美元的垃圾债券所得到的利润。伯林顿在这场金融炼金术中赚到了与摩根士丹利同样的利益了吗?收购之前,伯林顿收支平衡,债务不到普通股持有人总资产的一半,杠力收购后,公司突然要应付超过30亿美元的债务。债务是总资产的30倍。结果是它必然要解雇上百名中级管理者,卖掉世界上最先进的生产粗斜纹棉布的工厂(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家工厂卖给了多米尼欧),关闭研究与发展中心,把5年内的资金预算压减到5000万美元。所以这些不仅搅乱了伯林顿雇员的生活,而且急剧削弱了公司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第35章,牛市,572页。

银行的资金本来是应该为促进生产领域的发展而提供资金,一旦银行家们的逐利本性超越原本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就会发生为不该融资的企业强行融资的现象,结果将资金从生产领域抽出,转变成债务利息。上世纪80年代流行于华尔街的“杠杆收购”(杠力收购)就是这样。

原本,企业管理层的职责是为公司股东创造利润,并获取报酬,杠杆收购却能令两者的关系变得微妙。在投资银行的支持下,野蛮人溢价收购企业股票,股东可以变现,管理层却面临解雇的风险,为了自身利益,被收购企业会寻求竞购者,也可以通过毒丸计划提高收购代价,以迫使野蛮人放弃。

如果收购成功,目标企业往往会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普通员工面临失业、薪水福利降低,劳动强度却增加的风险,后果到底有多严重,伯林顿的例子非常清楚。而这种做法与摩根的绅士传统相悖,时代变了,难怪摩根也会变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