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群体的领导“艺术”
2014年01月11日 读书笔记 ⁄ 共 2506字 【读书笔记】群体的领导“艺术”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610 views+

“布朗热在经历了稳步提升,成为法国军队中最年轻的将军之后,进入了作战部,负责为当时的激进派领袖克列孟梭制订那些秘密决策。他先是因为显著改善了军队的生活条件而获得广泛的支持。现在的军队已不是习惯于艰苦条件的职业军队,是以一些暂时变成军人的文官为基础的。不久,他变成了一个因人而异的多面人物。第三共和国心怀不满的大众,认为他是能够消除他们主要的不满根源——政权——的领袖,布朗热本人毫无政治信仰,因此他能够而且也确实答应满足许多政治派别相互对立的利益。他答应戴鲁莱德的爱国者同盟,要挥舞起恶棍的大棒来贯彻他们的沙文主义主张,要把德国人赶回莱茵河以洗雪民族耻辱;对于波拿巴主义者,他许诺要恢复帝国;对于维持着他的花销的保皇党,他答应恢复君主制。五花八门的政治群体,社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温和的共和派和持不同意见的激进派,他能变得让每一派都把他认作“他们的人”。这些群体因为共同反对政权而松散地结合在一起,全都认为布朗热就是他们的事业领袖,虽然他本人除了将军的事业之外,实际上不支持任何事业。整个民族群体的各种矛盾,在领袖个人身上取得了统一。”

——摘自罗伯特·墨顿为《乌合之众》所作的序言:“勒庞《乌合之众》的得与失”

读勒庞的《乌合之众》(在我看来,与其说这是一本大众心理学读本,不如说是一本政治操作手册,一本不同于自然科学、传授御人之术的社会学手册),墨顿先生的序言非常实用,以上则是我感触最深的一段话。布朗热将军如何能够展现出神奇的领导“艺术”,从而把不同、乃至对立的群体组织在一起,并且为他所用?理性人站在逻辑的角度,通过推理和论证的手段显然是得不出结论的,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群体是非理性的(勒庞认为,“不能绝对地说,群体没有理性或不受理性的影响。”)。根据勒庞的观点,群体至少具有如下特点:

  • 群体冲动、易变、急躁;

  • 群体易受暗示和轻信;

  • 群体的情绪夸张、单纯;

  • 群体偏执、专横、保守;

  • 群体的道德极端(要么十分低劣、要么非常高尚)。

  • 群体的推理能力拙劣,但是具有强大、活跃而敏感的想象力。

于是,群体的领袖就需要采取如下的领导“艺术”来影响群体:

1.对群体的想象力施加强烈的影响:

“侵略者的权利和国家的威力,便是建立在群体的想象力上的。在领导群体时,尤其要在这种想象力上狠下工夫。所有重大的历史事件,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兴起,宗教改革,法国大革命,以及我们这个时代社会主义的崛起,都是因为对群体的想象力产生强烈影响所造成的直接或间接的结果。

……

如何影响群众的想象力呢?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这里我们只需说明,要想掌握这种本领,万万不可求助于智力或者推理,也就是说,绝对不可以采用论证的方式。安东尼让民众反对谋杀凯撒的人,采用的办法并不是机制的说理,而是让民众意识到他的意志,是用手指着凯撒的尸体。

不管刺激群众想象力的是什么,采取的形式都是令人吃惊的鲜明形象,并且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或仅仅伴之以几个不同寻常或神奇的事实。有关的事例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一种大奇迹、大罪恶或大前景。事例必须摆在作为一个整体的群众面前,其来源必须秘不示人。上千次小罪或小事件,丝毫也不会触动群众的想象力,而一个大罪或大事件却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使其后果造成的危害与一百次小罪相比不知小多少……”(详见第一卷第3节:群体的观念、推理与想象力)

*根据第二卷第2节:群体意见的直接因素,针对群体易受形象产生的印象(其实就是想象力)影响的特点,也可以利用形象、词语、套话、幻觉、经验等手段来左右群体的意见。

2.采取宗教的形式影响群体信念:

“群体的信念有着盲目服从、残忍的偏执以及要求狂热的宣传等等这些宗教感情所固有的特点。因此可以说,他们的一切信念都具有宗教的形式。受到某个群体拥戴的英雄,在这个群体看来就是一个真正的神。

……

一切宗教或政治信条的创立者所以能够立住脚,皆因为他们成功地激起了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他们使群众在崇拜和服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随时准备为自己的偶像赴汤蹈火。这在任何时代概无例外。

……

由此可见,断言群众需要宗教,实在是十分无用的老生常谈,因为一切政治、神学或社会信条,要想在群众中扎根,都必须采取宗教的形式——能够把危险的讨论排除在外的形式。即使有可能使群众接受无神论,这种信念也会表现出宗教情感中所有的偏执狂,它很快就会表现为一种崇拜……”(详见第一卷第4节:群体信仰所采取的宗教形式)

3.利用断言、重复和传染等手段动员/说服群体:

“当领袖们打算用观念和信念——例如利用现代的各种社会学说——影响群体的头脑时,他们所借助的手段各有不同。其中有三种手段最为重要,也十分明确,即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它们的作用有些缓慢,然而一旦生效,却有持久的效果。

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一切时代的宗教书和各种法典,总是诉诸简单的断言。号召人们起来捍卫某项政治事业的政客,利用广告手段推销产品的商人,全都深知断言的价值。

但是,如果没有不断地重复断言——而且要尽可能措辞不变——它仍不会产生真正的影响。我相信拿破仑曾经说过,极为重要的修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重复。得到断言的事情,是通过不断重复才在头脑中生根,并且这种方式最终能够使人把它当作得到证实的真理接受下来。

……

如果一个断言得到了有效的重复,在这种重复中再也不存在异议,就像在一些著名的金融项目中,富豪足以收买所有参与者一样,此时就会形成所谓的流行意见,强大的传染过程于此启动。各种观念、感情、情绪和信念,在群众中都具有病菌一样强大的传染力……

传染的威力甚大,它不但能迫使个人接受某些意见,而且能让他接受一些感情模式。

……

群体的意见和信念尤其会因为传染,但绝不会因为推理而得到普及。目前流行于工人阶级中的学说,是他们在公共场合学到的,这是断言、重复和传染的成果……

利用断言、重复和传染进行普及的观念,因环境而获得了巨大的威力,这时它们就会具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即所谓的名望。”(详见第二卷第3节:群体领袖及其说服的手法。)

*名望也是动员/说服群体的重要手段。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