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为“君”之道
2013年07月20日 读书笔记 ⁄ 共 2174字 【读书笔记】为“君”之道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650 views+

关于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我一直有个疑问:君主制早已不是现代社会的主流社会制度,为什么很多人还在极力推荐这本书?我为自己寻到的阅读理由是:君主独裁的决策效率显然高于民主决策,社会中需要进行独立决策的环境仍然存在,独裁与民主的争论也将继续,如果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君主,那么,每个人都适合阅读这本书。

依目录结构而论,《君主论》大致分为两部分:第14章以前基本是讨论不同类型君主国的“治国之策”——组织管理可借鉴,从第14章开始则是分主题讨论“为君之道”——为人处世可借鉴。但是经过整理后,我更喜欢从军事和政治两个角度来看这本书——尤其是政治。

  • 军事: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反复强调建立本国军队的重要性,他认为雇佣军和外国援军是不能依靠的。关于军事的重要性,他在第14章开头甚至说到:

    “君主除了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之外,不应该有其他的目标、其他的思想,也不应该把其他事情作为自己的专业,因为这是进行统帅的人应有的唯一的专业。”

  • 政治:在第16、17章有关慷慨与吝啬、被人爱戴或畏惧的论述中,马基雅维利分别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一个君主头一件事就是,必须提防被人轻视和憎恨,而慷慨却会给你带来这两者。因此,明智之士愿意承受吝啬之名,因为它虽然带来丑名但是不引起憎恨,追求慷慨之誉,则必然招致贪婪之名,而贪婪之名则使丑名与憎恨两者俱来。”

    “人们爱戴君主,是基于他们自己的意志,而感到畏惧则是基于君主的意志,因此一位明智的君主应当立足在自己的意志之上,而不是立足在他人的意志之上。他只是必须努力避免招仇惹恨,有如前述。”

    而在备受后世评论家非议的第18章,马基雅维利彻底将政治与美德划清了界限。

事实上,我最喜欢的恰恰是第18章!与道貌岸然的布道者不同,马基雅维利用时代的经验说明:

“那些曾经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却不重视守信,而是懂得怎样运用诡计,使人们晕头转向,并且终于把那些一贯守信的人们征服了。

……

当遵守信义反而对自己不利的时候,或者原来使自己作出诺言的理由现在不复存在的时候,一位英明的统治者绝不能够,也不应当遵守信义。假如人们全都是善良的话,这条箴言就不合适了。但是因为人们是恶劣的,而且对你并不是守信不渝的,因此你也同样地无需对他们守信。一位君主总是不乏正当的理由为其背信弃义涂脂抹粉。关于这一点,我能够提出近代无数的实例,它们表明:许多合约和许多诺言由于君主们没有信义而作废和无效;而深知怎样做狐狸的人却获得最大的成功。但是君主必须深知怎样掩饰这种兽性,并且必须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假好人。人们是那样地单纯,并且那样地受着当前的需要所支配,因此要进行欺骗的人总可以找到某些上当受骗的人们。

……

对于一位君主来说,事实上没有必要具备我在上面列举的全部品质,但是却很有必要显得具备这一切品质。我甚至敢说:如果具备这一切品质并且常常本着这些品质做事,那是有害的;可是如果显得具备这一切品质,那却是有益的。你要显得慈悲为怀、笃守信义、合乎人道、清廉正直、虔诚敬神,并且还要这样去做,但是你同时要有精神准备做好安排:当你需要改弦易辙的时候,你要能够并且懂得怎样作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必须理解:一位君主,尤其是一位新的君主,不能够实践那些被认为是好人应作的所有事情,因为他要保持国家,常常不得不背信弃义,不讲仁慈,悖乎人道,违反神道。因此,一位君主必须有一种精神准备,随时顺应命运的风向和事物的变幻情况二转变。然而,正如我在前面说过的,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不要背离善良之道,但是如果必须的话,他就要懂得怎样走上为非作恶之途。

……”

由上可见,这些忤逆传统美德的文字将“统治者”与所谓的“好人”完全区分开:统治者为了自身的利益,可能做出任何“坏事”,评判的标准仅仅在于利益,通过对利益的衡量做出决策,再叠加各种非人为的随机因素,就构成了最终的结果。其他人仅仅根据结果、或者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认识统治者。所以,我们平时所看到统治者都仅仅是其表象——无论他的身上闪耀着多少美德光环。

那么,传统“美德”的意义何在?我开始相信,那不过是统治者为了加强社会管理所创造的意识形态——显然,这也有利于维护普通人的社会生活。统治者用“美德”约束着人们,并且制定了一套潜移默化的奖惩机制,对于他们自己,却手持后门的钥匙,自由来往于前后台之间:需要形象的时候,他们扮演道德模范的角色,需要利益的时候,他们蒙着脸面谨慎行事,一旦东窗事发,不是嫁祸他人就是拼命遮掩,古今中外,鲜有例外。

如果将君主/统治者的角色扩展开来,我们就可以找到现实社会中的生存之道:人们要懂得伪装自己,一切以利益为衡量标杆。诡异却合理的是:统治者尚且不能与自己设定的美德公开为敌,普通人显然更不能与其公开为敌。如果一定要究其原因,我想应该是:与马基雅维利贯穿《君主论》全书的“人性本恶”价值观不同,“人性本善”如今成为了社会共识。

果真如此吗?有多少人心存邪念,只是碍于法律不敢为非作歹?有多少人心怀不满,只是顾忌利益仍然笑脸相迎?有多少人前台衣冠,背地里坏事做尽?书本上大多善恶明辨,现实中往往是非难分,莫不是因为人类对社会的映射模型优待完善,善恶之间的模糊地带有待明确。但可以肯定的是,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和文字是坦诚的,普通人可以通过《君主论》洞悉为君之道,也可以借为己用,结合自己的价值观,从而养成自己的为“君”之道。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