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两种效应”和“四重模式”
2013年02月13日 读书笔记 ⁄ 共 2541字 【读书笔记】“两种效应”和“四重模式”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2,486 views+

设想你获得100万美元的概率提高了5%,那么,以下四种情况带给你的感受是否一样呢?

  • A.从零提升到5%;

  • B.从5%提升到10%;

  • C.从60%提升到65%;

  • D.从95%提升到100%。

如果根据预期原理(将各种可能值乘以相应的概率,最后叠加得到“预期值”,也就是数学期望——显然,这是依据理性模型的结果),以上四种情况都是将概率获得100万美元的提高了5%,它们带给我们的心理感觉应该是一样的。但是,这明显与我们的心理经验不符:

  • A选项是将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的——尽管概率很小,但原本我们是没有任何机会获得100万美元的,这当然会令人非常兴奋!

  • D选项是将原本存在变数的事情变为确定的——我们得不到钱的可能性变得完全没有了,这同样是令人非常兴奋的!

  • B、C选项对我们的心理刺激就没有A、D大。

所以,像A这种将完全不可能变为有一点可能的情况就被称为“可能性效应”;像D这种将极可能的事情变为完全确定性的情况就被称为“确定性效应”。将这两种效应与“前景理论”中的有关结论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四重模式”——用来对一种偏好的特殊模式进行解释。

“可能性效应”和“确定性效应”,以及“四重模式”,构成了《思考,快与慢》第29章的主要内容,我将其整理成下面这张图:

*说明1:卡尼曼所说的“可能性效应”和“确定性效应”是从人们的心理角度(也可以说是非理性)出发得出的结论,虽然由此得出的结论与“预期原理”有冲突,但是他也承认,仍然有着有力的论点支撑着“预期原理”对于理性决策的重要作用。

*说明2:莫里斯·阿莱斯在巴黎会议中,借助选择实验发现,许多参会的著名经济学家同样违背了理性选择的原则(即“预期原理”),从而提出了“阿莱斯悖论”,但是在丹尼尔·卡尼曼的简化例子中,我没有违背理性选择的原则,也许是因为这本书的影响,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就不易理解卡尼曼对“阿莱斯悖论”的解释,从这一点上来讲,这本书的结构还有待调整。

*说明3:A选项中,“获得100万美元”的概率“从零提升到5%”,换一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为“不能获得100万美元”的概率“从100%降低到95%”;对于前一种提法的“可能性效应”,变成了后一种提法的“反确定性效应”(我造的词,同样,对D也有“反可能性效应”),如果用图1中的图表来表达,就是将曲线沿着x=50的直线做对称。这种联想可能没什么用,不过仍然很有意思。

一、“可能性效应”与“确定性效应”:

  • “可能性效应”会使我们高估“发生可能性极低的结果”,所以,我们过于看重很小的概率,使得风险和保险政策更具诱惑力;

  • “确定性效应”也会使我们低估“发生可能性极高的结果”,所以,我们又会轻视很大的概率,为了获得完全确定性的结果而产生更多的支出。

如图1所示,右边表格中的“可能性(%)”代表了事件发生的概率,“决策权重”代表了当前事件发生的概率映射到人们的心理,所形成的对实际决策的影响权重。将这种关系画成图表,就是左边的图表。

*图1中所列的“可能性(%)-决策权重”表格是卡尼曼通过研究得出的数据,但是他没有说明数据的生成规则和应用范围,所以,更多情况下,这应该被看作一种“定性”的数据,也就是说,对于不同的决策事件,具体的“决策权重”不一定是表格中的某个数据,只是说从数据变化的趋势上,存在这样一种由旁边图表说表达的统计规律。

通过这个图表可以看到,

  • 1.人们心理上的决策权重不是随着可能性做线性变化的。

  • 2.在x=0附近的就是“可能性效应”,在x=100附近的就是“确定性效应”。

  • 3.“确定性效应”比“可能性效应”是不对称的,前者比后者影响更大(图表中不明显,但可以通过表格看出来:可能性分别为1、2、5时,对应到0的决策权重差值,全部小于可能性为95、98、99时,对应到100的决策权重差值)。可以参照这个例子理解:a.假设你有1%的概率获得100万美元;b.假设你可能获得100万元,但是还是有1%的可能性获得不了,显然,b会让你的心理更加焦虑。

  • 4.除去“可能性效应”和“确定性效应”的区域,人们对中间概率(可能性)不敏感(书中解释是由于两种效应的双重影响所致),表现在图中就是中间部分的变化更加平稳。

二、“四重模式”:

卡尼曼在“前景理论”中得出结论:相对于现有财富来说,人们更看重得失(“损失”和“所得”,或者说“亏损”和“盈余”),而且关于结果的可能性和决策权重方面,表现大不相同。将这一结论与“可能性效应”、“确定性效应”想结合,就会产生“四重模式”——如图2所示。

图2中,每个象限都有四行内容:

  • 第一行是对前景作出了解释;

  • 第二行是对前景引起的情绪作了特征描述;

  • 第三行表明,在风险和“与期望价值相符合的必然得失”之间做选择时,大多数人是如何选择的;

  • 第四行描述了在被告和原告讨论民事案件的解决方法时可能会出现的态度。

四个象限的情况各有特征:

  • 1.左上角是伯努利曾经讨论过的:人们获得大笔收益的概率很大时,通常会选择风险规避,以确保肯定会有所得;

  • 2.左下角解释了人们为什么都愿意买彩票:尽管赢的概率很小,但是不买彩票就完全没机会赢;

  • 3.右下角说明了什么时候应该买保险:有些灾难不太可能发生,但人们愿意买个保障,从而消除忧虑,心理踏实;

  • 4.右上角是非常特殊的情况(这种情况下选择很痛苦,也很艰难):这种情况是需要人们在糟糕的情况下做出选择:面临的巨大损失让人痛苦(所以,会想到孤注一掷,冒险追求降低损失的概率或数额,但可能付出更大的代价),完全解脱也很吸引人,所以人们很难做出明智的选择,拖下去可能会造成更大损失,但这时的人们也往往最顽强、充满战斗力。

图2可以用来对一种偏好的特殊模式作出解释,例如:民事诉讼中原告和被告的偏好心理。

  • Ⅰ.当原告要求一笔很大的赔偿,且胜诉的可能性很大时,选择庭外和解得到的赔偿虽然比胜诉低,但是却可以换来完全确定的赔偿,于是,原告的心理位于“四重模式”中的左上角,选择“风险规避”;此时,被告则位于右上角,他们会更顽强,也就会掌控更多机会。

  • Ⅱ.当原告要求一笔很大的赔偿,但胜诉的可能性很小时,原告的心理就位于“四重模式”中的左下角,他会选择冒险,也会变得厚颜无耻或咄咄逼人;但是,被告为了减少麻烦,就会选择风险规避,寻找保险之策,此时,被告的心理就位于右下角。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