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部分克服乐观偏见的方法
2013年02月09日 读书笔记 ⁄ 共 1976字 【读书笔记】部分克服乐观偏见的方法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925 views+

这几天刷微博的时候,不经意间转过这样一段话:

“我总告诫年轻人,在你落败的时候绝不能读太多励志书籍,读励志书籍有时候会把一个人读傻。因为此后你会相信你走的路一定是正确的,即使偶遇失败,也是做一时的困惑,你坚信最终还是会赢的。这样的人其实很可怕。——李嘉诚”

这段话到底是不是李嘉诚所言有待考证,不过话本身的确是有道理的。无独有偶,丹尼尔·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的第24章,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过度乐观也是一种偏见——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世界过于美好,23章所说的“规划谬误”只是乐观偏见的一种,而乐观偏见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种认知偏见,它会导致我们夸大自己预测未来的能力,进而导致乐观的过度自信,从而可能影响到决策。对于性情乐观的人,应该既乐观又谨慎。

本章中,卡尼曼探讨的无非是乐观主义的正面和负面代价,以及可以部分克服乐观主义的方法,但是原书的结果比较混乱,我根据个人理解对部分内容做了一些梳理。

一、乐观主义的正面影响:

  • 1.抱有乐观心态很正常,因为这是遗传下来的、人类普遍存在的一种性情,使人们偏向于看到事情积极的一面。

  • 2.乐观主义者通常都是开朗快乐的,也因此很受欢迎,他们对失败的困难的承受力都比较强,患抑郁症的概率低,免疫系统良好,也更注重身体健康。

  • 3.即使大多数因为乐观而承担更多风险企业家最终总是收获失望,他们仍然为激发社会的经济活力做出了贡献。

  • 4.对决策高度乐观带来的影响是好坏参半的,但乐观对顺利进行的影响肯定是积极的。乐观的主要益处是使人有了从受挫中复原的能力。例如:销售员上门推销保险,当他被愤怒的主妇当面摔门拒之门外时,这个人可能会想“她是个糟糕的女人”,而不是“我是个糟糕的销售员”。

  • 5.在科研领域,乐观对成功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卡尼曼发现,他所遇到的成功的科学家都会夸大他/她的研究重要性;他还相信,不爱夸大自己重要性的人在反复面对挫折和失败时会一蹶不振。

二、乐观主义的负面代价:

  • 1.通过对小型企业创始人的调查得出一项假设:对他人生活影响巨大的人可能是过度乐观和过度自信的,这种人承担的风险远大于自己所能意识到的水平。例如:针对美国小型企业的调查发现,小型企业能够生存5年以上的概率是35%,但是,美国企业家们对“任何类似你们企业”的这一平均估值达到了60%,评估自己的企业时,这个数字还会更高。

  • 2.性情乐观的一个好处是,它是我们在困难面前坚持不懈,但这种坚持可能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以对发明家的一项调查为例:当他们的发明被评估为失败时,仍然有47%的人选择坚持——他们选择坚持所造成的损失是选择放弃的人的两倍。

  • 3.心理学家已经证实,大部分人都相信自己比别人有着更为理想的特质。大型企业的领导有时会在投资巨大的并购上下很大赌注,因为他们错误地以为自己可以比该公司现任管理层更好地管理其资产。

  • 4.情感只是乐观主义产生的一部分原因,认知偏见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这是系统1的特征,即“眼见为事实”——这显然会对判断和决策造成风险。

  • 5.过度乐观会导致对竞争的忽视:以“大片扎堆上映,导致盈利惨淡的现象”为例,卡尼曼结合迪士尼董事长的阐述,这样解释:由于电影公司的过度乐观,导致他们忽略了竞争因素,原本复杂的问题被简单的问题“替代”——“别人会怎么做,有多少人会看我们的电影”被替代为“我们的电影如何,是否有强大的资源为其推广”。

三、“事前验尸”:部分克服乐观偏见的方法:

卡尼曼不支持“通过训练的方法克服过度自信的乐观偏见”,这是因为,过度自信是系统1特性的直接结果,可以被驯服但不能被彻底改变,问题的主要障碍在于,主观自信是人们大脑构建的连贯的故事决定的,而不是由支配它的信息的质量和数量决定的。

卡尼曼认为,各个组织也许比个人更能抑制乐观主义情绪。为此,他推荐加里·克莱恩(天哪!这家伙是不是第22章的那位加里·克莱因呢?我对这本书的翻译再次无语)提出的“事前验尸”法(好可怕的名称翻译),这个方法是这样的:

当一个机构即将做出一个重要决策但还没有正式下达决议时,克莱恩提议召集对这个决策有所了解的人开一次简短的会议。在会议之前有一个简短的演说:“设想我们在一年后的今天已经实施了现有计划,但结果惨败。请用5~10分钟简短写下这次惨败的缘由。”

“事前验尸”法有两个主要优点:

  • 1.决策快要制定好时,许多团队成员会受到集体思考的影响,而“事前验尸”则扼制住了这种影响。

  • 2.这种方法激发了那些见多识广的个人的想象力,并将他们的想法引导到最需要的方向。

*“事前验尸”的主要优点是引发了怀疑,助长了对决策的支持者们去探寻之前没有考虑到但现实存在的威胁,所以,这种方法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少计划的损失。但可以实行的前提是:提出怀疑的人不会被认为是对团队和领导的不忠诚,这是因为,正是由于只有决策者才有发言权,从而导致对怀疑的抑制,进一步造成了团队的过度自信。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