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减少项目决策错误的方法
2013年02月08日 读书笔记 ⁄ 共 1906字 【读书笔记】减少项目决策错误的方法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691 views+

你正在负责开发一个项目,在一切进展顺利的情况下,整个团队显得信心满满,这时,让你估计整个项目的完成时间,你的评估会不会过于乐观?丹尼尔·卡尼曼就遇到过这个问题,他在《思考,快与慢》的第23章对此做了探讨并提供了一种解决策略。

一、发现项目决策中的错误:

卡尼曼领导一支团队为以色列教育部开发有关判断与决策的高中课程,他们为此每周召开例会、制定了详细的教学大纲、完成了教材几个章节的编写、还上了几节示范课……整个团队都感到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乐观地认为:整个项目可以在1年半~2年半内完成。

但是,卡尼曼突发奇想,向团队中的一位课程编制专家——希莫问到:与他们项目相近的团队的完成情况如何?希莫的答案让人不安:大约40%的团队没有完成项目,能完成项目的团队中,所花费的时间全部在7~10年之间。卡尼曼想进一步确定自己的团队与其他团队平均水平的差距,希莫答案让人震惊:“我们在平均水平以下,但也没差太多。”

震惊之后,团队出现了争辩,但最后大家达成默契: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工作。最终,这个项目在8年以后完成,教育部的热情也在漫长的等待中消退,卡尼曼团队所编写的教材也从未被使用过。

*这里,希莫受到团队乐观情绪的影响,从而也做出了乐观的判断,如果不是卡尼曼的提醒,他也忽视了自己所掌握的重要信息(也就是“基础比率”)。

·······················································

后来,卡尼曼从这件事中得到三点启发:

  • 1.通过这个项目,他得到了“内部意见”和“外部意见”两种截然不同的预测方法。

  • 2.他们明知预测结果,仍然在事业心的驱使下做“非理性坚持”,结果变成徒劳。

  • 3.他们对项目最初的预测,体现了一种“规划谬误”。

**这里,“内部意见”是指:包括希莫在内的所有项目参与人自发采取的对项目未来进行预测的方法;“外部意见”是指:希莫所提供的其他相似项目和团队的统计信息(也就是参照的基准)。

**这里“规划谬误”被用来描述这种计划和预测:不切实际地接近理想情况(的计划和预测);可通过参考类似案例的数据得到提高(的计划和预测)。

对上述三点启发的说明如下:

  • A.比起“外部意见”,人们的判断更倾向于“内部意见”,但这种倾向往往是错误的,因为没有考虑到“未知的未知数”(人们只是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判断)。更合适的方法是:选取合适的参考类别,以合理的基准预测(“外部意见”)为锚点,然后结合自己的团队特点(“内部意见”)做调整。

  • B.好像原书“忽略基础比率”的例子一样,当“苍白无力的”统计学信息与某个人对案例的印象冲突时,这些相对客观的统计学信息往往被忽略(人们会带有道德意味地强调案例的“独特性”,从而偏向“内部意见”),所以,在与“内部意见”的竞争中,“外部意见”丝毫没有取胜的机会,最后,人们也往往会做“非理性的坚持”。

  • C.“规划谬误”屡见不鲜,一方面源于人们对项目成果过于乐观的预测;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项目执行者可以从中获利(项目延期、超支意味着更多的投入);还有可能是项目计划的制订者为了使计划更容易被获批。

二、解决策略——“参考类别预测”:

上述三点启发都是针对项目决策中的错误而论,为了减少决策错误,卡尼曼引用了丹麦籍著名规划专家本特·弗林夫伯格的方法——“参考类别预测”(这与为克服对基础比率的忽视而采取的方法相似——我理解应该是指第18章修正直觉性预测的步骤):

*根据卡尼曼的说明,对“规划谬误”的修正已经有了对应的专业术语,叫做“参考类别预测”。

  • 1.识别对应的参考类别(例如厨房改建和大型铁路项目等)。

  • 2.获取参考类别的统计数据(每英里铁路的造价或是支出超过预算的百分比),利用这些数据做出基准预测

  • 3.如果有特别的原因说明这个项目多少会比同类项目的乐观偏差更为明显,则可使用此例的具体信息对基准预测行调整

**卡尼曼在对那个课程项目的反思中继续发现,人们之所以经常(但不总是)承担风险项目是因为他们对成功率过于乐观,如果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者是危急时刻),他会承认这个项目是错误的,从而改变方向或将其停止,但是没有人向他施压,所以,“外部意见”被忽略,他默许了这个项目的继续。他发现,自己需要养成寻求“外部意见”的习惯——尽管这种做法永远都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在项目计划的有关问题上,我开始以为只需要在项目开始之前完成计划,就可以避免因为团队乐观而造成对“内部意见”的偏好。后来发现,“内部意见”未必是指项目开始后内部所产生的偏见;而是指,即使在项目构思阶段,参与人员都可能因为对构思难度的轻率判断,从而产生“内部意见”,并忽略已经客观存在的“外部意见”。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