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倾向直觉判断,忽略基础比率
2013年01月31日 读书笔记 ⁄ 共 2423字 【读书笔记】倾向直觉判断,忽略基础比率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3,729 views+

例1:一辆出租车在夜晚肇事后逃逸。

这座城市有两家出租车公司,其中一家公司的出租车是绿色的,另一家是蓝色的。

你知道以下数据:

  • 这座城市85%的出租车是绿色的,15%是蓝色的。

  • 一位目击证人辨认出那辆肇事出租车是蓝色的。当晚,警察在出事地点对证人的证词进行了测试,得出的结论是:目击者在当时能够正确辨认出这两种颜色的概率是80%,错误的概率是20%。

问:这辆肇事出租车是蓝色的概率是?

例2:一辆出租车在夜晚肇事后逃逸。

这座城市有两家出租车公司,其中一家公司的出租车是绿色的,另一家是蓝色的。

你知道以下数据:

  • 两家公司拥有相同数量的出租车,但是在出租车造成的事故中,绿色出租车占85%。

  • 一位目击证人辨认出那辆肇事出租车是蓝色的。当晚,警察在出事地点对证人的证词进行了测试,得出的结论是:目击者在当时能够正确辨认出这两种颜色的概率是80%,错误的概率是20%。

问:这辆肇事出租车是蓝色的概率是?

··················································

这是《思考,快与慢》第16章的两个例子——它们的正确答案其实一样,如果你发现第二个例子的答案比第一个例子更容易取得,那你应该详细阅读本章,但是有过前面的教训后,很多人恐怕和我一样,倾向于用计算来回答本书中的很多问题,于是,我们会发现两个例子没什么区别,其实第一个例子也很好回答(所以就对本章的讨论缺乏切身体验)。我对于第一个例子的计算过程是这样的:

假设,

事件A表示“一辆出租车是蓝色”,则A的概率为P(A)=15%;

事件B表示“一辆出租车被辨认为蓝色”,则B的概率为P(B)=15%×80%+85%×20%=29%;

“一辆蓝色出租车被辨认为蓝色”的概率为P(B|A)=80%;

根据贝叶斯公司,“这辆肇事出租车是蓝色”(也就是“被辨认为蓝色的一辆出租车的确是蓝色”)的概率为:P(A|B)=P(B|A)×P(A)/P(B)=80%*15%/29%≈41%。

一、两种基础比率:

通过对两个例子的分析,书中提出了“统计学基础比率”和“因果关系基础比率”的概念(对第14章“基础比率”概念的延伸)。

  • “统计学基础比率”,是指某一事件所属类别的事实总量,与单独事件无关。(这里就是,例1中蓝色出租车的比例15%)

  • “因果关系基础比率”,是会改变你对单独事件的看法。(这里就是,例2中肇事出租车总量中,蓝色所占15%的比例,从而让你认为绿色出租车的司机是莽撞的疯子。)

两种基础比率的特点是:

  • 统计学基础比率通常普遍受到轻视,当人们手头有与该事件相关的具体信息时,有时还会完全忽略这一比率。

  • 因果关系基础比率被视为个别事件的信息,人们很容易将这一比率与其他具体事件的信息结合起来考虑问题。

*根据后文(150页)的内容,我们会发现,作者是反对利用因果关系基础比率的(因为这就将判断交给了系统1,是不可靠的),但是也不得不承认(155页),用因果关系解释信息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另一方面,即便是具有说服力的因果关系统计数据也不能改变我们长期形成的根深蒂固的信念。

二、思维定式:

  • “思维定式”,是指人们会(至少暂时会)将自己对某个团体的看法延伸到这个团体中每个成员的身上。

  • “思维定式”通常与“因果关系基础比率”相联系。例2中,正是由于“两家公司拥有相同数量的出租车,但是在出租车造成的事故中,绿色出租车占85%。”会使人以为绿色出租车司机的肇事率远高于蓝色出租车司机(超过5倍),从而得出结论:开绿色出租车的司机是一群莽撞的疯子。更进一步:既然你认为绿色出租车司机是莽撞的,从而对这家公司所有你不认识的司机都抱有这种印象,这就是“思维定式”

  • “思维定式”在这里被当作中性词。

  • 从系统1的角度理解“思维定式”:代表范畴规范和原型范例是系统1的基本特征之一,这样的范例决定了我们怎样看待马、冰箱及纽约市的警察,因为我们会在记忆里存储与所有这些范畴的事物或人相关的一个或多个“规范的”典型形象。当这些范畴具有社会性时,这些典型形象就被称为思维定式。

  • 有些思维定式的错误是致命的,负面的思维定式可能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但这样的心理学事实无法避免:不管是对是错,思维定式都是我们对不同范畴事物的看法。

  • 打破思维定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三、我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乐于助人:

从“因果关系基础比率”中得出的推论:

  • 1.我们容易赋予个人以典型特征。

  • 2.情境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能影响客人的思考结果。

一个名为“帮助实验”的典型实验表明,人们不会从基础比率信息中得到与他们的观点相冲突的推论。这个“帮助实验”大概是说:对一群受试者测试,其中某人被暗中设定为突然需要帮助(其他受试者不知道这种暗中设定),然后看其他人是否会立刻为其提供帮助,结果是,大部分人并没有提供帮助——当然他们大多数都会认为自己是乐于助人的。这说明,“别人的存在会削弱我最初的责任感。”(《影响力》一书中关于一起无人援手的凶杀案也得出类似的结论)

经过一系列后续扩展(例如,通过向新的受试者介绍“帮助实验”、提供几位原受试者特征的视频,再让他们对原有受试者的行为进行判断。),“帮助实验”的设计者最后总结道:

“这些受试者不愿从普遍现象中推导出特殊性,这一点与他们愿意从特殊现象中归纳出普遍性如出一辙。”

*“这些受试者不愿从普遍现象中推导出特殊性”这应该是指,即便是提供整个原受试者群体结果的“基础概率”,新受试者仍然会通过视频对几位原受试者描述来做出的判断。也就是说,人们没有从整个团体的表现来按照概率计算出个别成员的表现,而是直接凭借对个别成员的直觉印象来做出判断,这显然是受到系统1的影响

*“他们愿意从特殊现象中归纳出普遍性。”就是说,人们会将对个别成员的直觉印象拓展开,从而对整个团队所有成员形成这种印象,这也是系统1的影响。

***这里可以对比“思维定式”的定义,来理解两种现象,它们的共同点仍然是:都受到系统1的影响,将直觉扩大化,忽略了“基础比率”的事实。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