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有关可得性启发法的若干问题
2013年01月29日 读书笔记 ⁄ 共 1914字 【读书笔记】有关可得性启发法的若干问题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2,260 views+

《思考,快与慢》中信精装版第12章的标题叫做“科学地利用可得性启发法”,这“可得性”到底是什么意思?参考豆瓣的一则评论后,我才得知英文版的标题是:“The Science of Availability”,直译就是“可用性/有效度的科学”。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可得性”的说法,“Availability”被整体译作“可得性启发法”。面对连机器翻译都不如的翻译结果,我深感吐槽无力。

同样,第13章标题“焦虑情绪与风险政策的设计”的英文原文是:“Availability, Emotion, and Risk ”,直译为“可用性/有效度、情绪和风险”。

终于,通过对英文标题的判断,我们可以肯定,第12、13章说的是同一个主题:有关可用性/有效度的若干问题,由于翻译是硬伤,为了与中文精装版前后文的内容相对应,我还是决定沿用“可得性启发法”的诡异表述。

一、“可得性启发法”的定义:(第12章)

根据第12章的内容,“可得性启发法”是指:通过“实例呈现在脑中的轻松程度”来判断概率的过程。

对此直观的理解就是:我们的大脑更容易想起的事物,我们就认为这种事物的出现概率更大。

正如书中所言,这是“替代”的一种:我们发现“判断一件事物是否会出现”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于是,就不由自主地将这个问题替换成了“我们是否更容易想起这个事物”。

二、“可得性偏见”的影响:(第12章)

书中还提到一个“可得性偏见”的概念,可以理解为,“可得性启发法”由于使用了“替代”,所以也会形成系统性的错误(“系统性错误”又是一个名词,直接将其理解为“错误”吧),所以,“可得性偏见”就是由“可得性启发法”所引起对事物判断的偏见。这种偏见至少有两种影响:

1.意识到自己的(可得性)偏见有利于团队关系融洽。

  • A.媒体的报道、严重的时间、亲身的经历,都会增加你对这些事件的印象,从而在大脑中更容易想起这些事,所以你就认为这些事情更容易发生——现实可能并非如此,这仅是你的“可得性偏见”。

  • B.为了抵制可得性偏见,人需要时刻保持对这种偏见的警惕性——尽管这很累人。

  • C.团队成员都能警惕自己的偏见时,关系就会更融洽。

2.可得性偏见会影响我们对自己或他人的看法。

  • A.人们有时会按照大脑从记忆中提取的内容,而非提取的轻松程度来做出判断,所以,可得性偏见也不是一定会发生。

  • B.当判断涉及到自身情况时,人们往往更可能关注从记忆中提取的事件数量,而非提取的轻松程度(顺畅度)。

  • C.从记忆中提取内容的轻松程度往往与系统1有关,当系统2介入时,人们就更容易关注所提取的内容本身。所以,倾向于系统1的人更容易受“可得性偏见”的影响,也就更容易影响对其自身或他人的看法。

*第12章还有个问题:你能找出114页“顺畅性”和115页“流畅性”的区别吗?类似的还有11页的“轻松程度”与前两个字的关系,反正我猜测他们三个应该都是一样的——该死的翻译!

三、“可得性启发法”与情绪:(第13章)

  • 1.“可得性启发法”与情绪有关:实验发现,人们想到不同风险的轻松程度与他们对这些风险的情感反应紧密相连。

  • 2.人们在做判断和决策是会受到情绪的影响——而这种影响会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

  • 3.情绪启发(又是莫名其妙的新名词,直接理解为通过情绪而发生作用的“可得性启发法”吧-_-!)也是替代的一种:将难回答的问题(我对它的评价如何),替换为简单的问题(我对它感觉如何)。

  • 4.“感性细节掌控理性大局”。情绪启发通过创造一个比现实更简单明了的世界来简化我们的生活。

四、“可得性启发法”与风险:(第13章)

  • 1.对风险的争议:“风险是真实的,但测量方法是主观的”;“风险和测量方法都是客观的”。

  • 2.桑斯坦相信,对风险带有(可得性)偏见的反应是导致公共政策中优先处理权不稳定和错位的重要原因。立法者和监管人员对民众的无理要求可能反应过度,不仅因为他们的政治敏感性,还因为他们与民众一样容易抱有同样的(可得性)认知偏见。

  • 3.“效用层叠”——集体信念形成的自我增强过程:简言之就是,公共话语中的言论会增加个体对其合理性的感知,从而容易接受这种言论。

  • 4.“效用层叠”的可能表现——对风险的夸大:对次要事件的媒体报道会引发公众恐慌和大规模的政府行动,反过来又刺激媒体跟进报道,继而产生更大范围的公众焦虑和恐慌,科学或其他领域的理智人士的理性言论反而激发敌意——被认为是“欲盖弥彰”。(可见,“效用层叠”通过“可得性启发法”发挥作用。)

  • 5.“概率忽略”:我们的大脑解决小风险的能力有一个基本限度:我们要么完全忽略风险,要么过于重视风险,没有中间地带。

  • 6.“概率忽略”和“效用层叠”两种社会机制的组合必然会导致对小威胁(小风险)的扩大,有时还会引发严重后果。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