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都是“锚定指数”惹的祸!
2013年01月28日 读书笔记 ⁄ 共 2791字 【读书笔记】都是“锚定指数”惹的祸!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2,585 views+

如果满分是5星的话,我给《思考,快与慢》的评分只有1.5星——迄今我对书的评价最低也不过3星,给这本书的评分如此之低,是因为我对这本书的期待非常高,而这本书却令我非常失望,具体表现在:

  • 1.翻译错误,-1星;

  • 2.出版社失职,-1星;

  • 3.名人推荐不负责,-1星;

  • 4.作者的写作风格不利于阅读,-0.5星。

对于第4点,我读过的几本行为经济学相关的书都是这种风格:罗列实验,推导结论,但是缺少明确实用的逻辑主线,这其中肯定也与我的阅读水平相关,读起来之所以费神,我也要承担0.5星的责任。

对于第3点,我仍然怀疑推荐的名人有多少真正读过这个版本的书,他们很可能仅仅是凭借丹尼尔·卡尼曼的声望来推荐(也有人可能读的是英文原版)。

对于前两点,第11章一个代表性的低级错误足以引导读者发泄所有的不满。

平心而论,第11章其实是很好读的一章,因为这里所讨论的“锚定效应”不但为人熟知,其中涉及的实验也在《无价》这样的畅销书中出现过,从行文结构上来讲:分别介绍系统1(暗示)和系统2(调整-锚定)中“锚定效应”的形成机制,最后则提供了抵制“锚定效应”的建议。

一、“锚定指数”的错误:

“有人曾经问过那些参观“旧金山探索馆”的游客下面两个问题:

  • 最高的那棵红杉树是高于1200英尺还是低于1200英尺?

  • 你认为那棵最高的红杉树有多高?

这个实验中的“高锚定值”是高于1200英尺。而另外一组受试者看到的第一个问题则用了一个180英尺的“低锚定值”。两个锚定值相差1020英尺。

不出所料,(关于那棵最高的红杉树有多高)两个组给出了完全不同的平均评估:844英尺和282英尺。两者的差距有562英尺。锚定指数就是两个不同答案的比率55%(562/1020)……

这是原书第11章105-106页的内容节选,结合上文我们会发现:“两个不同答案”应该是指844英尺和282英尺,这和后文“比率55%(562/1020)”是驴唇不对马嘴的。

万幸的是,55%后面有一个“(562/1020)”,再结合后文,这里应该改成:“锚定指数就是两个不同答案之差与两个锚定值之差的比率55%(562/1020)……

这里出现错误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作者本身写作的疏忽、印刷的错误……但更可能的是翻译的错误,而出版社也没安排校对,就这样,一个很低级但是非常重要的错误,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印在了精装版的白纸黑字上。

事实上,“锚定指数”可以用于对“锚定效应”的测量,根据个人理解,我将有关锚定指数的说明罗列如下:

  • “锚定指数”的定义(非正式):两个不同锚定值下的答案差值与锚定值差值的比率。

  • “锚定指数”的意义:结合书中的例子可以发现,锚定指数越高,说明受锚定效应的影响就越强烈。

有关锚定指数的说明到此结束,受此影响,我的系统1总感觉这本书还有其他的错误。例如:109页的“启发效应”,与104也的“启动效应”,你能说出他们的区别吗?(我说不出来,我认为应该是一样的,所以猜测:如果不是翻译人的区别,那可能就是偷懒利用了机器翻译的结果。)

二、锚定效应:

由于在生活中,锚定效应无处不在,第11章对这个效应的说明也很精彩,所以我整理了部分内容。

1.什么是“锚定效应”?

“人们在对某一未知量的特殊价值进行评估之前,总会事先对这个量进行一番考量,此时锚定效应就会发生。这一效应是实验心理学中最可靠也最稳健的结果,即估测结果和人们思考的结果很相近,就好比沉入海底的锚一样。”

以上是我能找到原书对“锚定效应”最明确的说明了,尤其是后半部分:人们对未知量的估测会受到对该量思考结果的影响。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标价5元的毛巾,当你眼睛看到5元的标价时,对毛巾价格的思考结果就会受到5元标价的影响,从而,你对毛巾的估计就会受到5元标价的影响。

2.两种锚定效应:

根据作者的介绍,系统1可以形成锚定效应,系统2也可以形成锚定效应,但是两者的机制不一样:

  • A.对于系统1,暗示就是一种锚定效应,因为暗示是一种启动效应,它会有选择地找出相应的依据,所以人在无意识中就会受到锚定效应的影响。

  • B.对于系统2,通过“调整-锚定”来发生锚定效应,这时,人会针对锚定值有意识地刻意调整(人知道这只是锚定值),但这种刻意调整常常是不足的(调整需要付出脑力,而系统2是软弱或懒惰的),所以,人还是会受到锚定效应的影响。

3.抵制锚定效应的建议:

在价格谈判中,首先发言的一方往往具有优势——因为他们可以先设定一个锚定值,为了避免受其影响,如果你认为对方的提议是无礼的,那就可以大吵大闹、夺门而出,或者威胁着将使谈判破裂。

不过更好的建议是:

在商谈中集中注意力搜寻大脑记忆来抵制锚定效应——激活系统2。例如:当对方首先设定锚定值后,你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对方能接受的最低值或无法接受的费用上——通过“为对方着想”的办法来削弱或消除锚定效应。

······················································

附:对“幸运转轮”实验的怀疑:

我清楚地记得“幸运转轮”这个实验在《无价》中也出现过——都是用来证明“锚定效应”(估测值受锚定值的影响),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这个实验——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所谓的“幸运转轮”实验,大概是这样的:对一个“幸运转轮”做手脚,使其停转的时候只会落在一大一小两个数值上(书中是:10和65),然后,让受试者转到轮盘,并让其记下(根据书中内容,我觉得这里的“记下”就是“写下”)所转到的数字,接下来,向受试者提出两个问题,例如:

  • 1.你刚才写下的关于非洲国家占联合国(所有成员国)的百分比的数字大还是小?

  • 2.你认为联合国中非洲国家所占的比例最有可能是多少?

最后,统计受试者对第二个问题平均估值(书中是:看到10和65的人的平均估值分别是25%和45%。)

这里,作者认为实验是成功的:因为锚定值为10的人的平均估值为25%,锚定值为65的人的平均估值是45%,可见前者的锚定值小于后者,前者的估测值也小于后者。

1.终于轮到我的怀疑了,从“平均估值”开始:也就是说,并不是每个看到10的人的估值都是25%,其中肯定有大的,大于45%都是合理的。

2.这促使我继续思考,是不是对受试者进行分组的结果所造成的呢?假设不考虑“幸运转轮”的环节,我们将受试者按照男女、老少、职业、文化水平等分类,最后得到的第二个问题的平均估值都很可能不相等,这样一来,“幸运转轮”的环节有什么意义呢?

3.实验的结果以平均值和百分率表示,也就说明,对任何两个人做这个实验,不一定能得到“锚定值低的人的估测值就低”的结论(心理学的实验好像很多都这样)。这就更让我怀疑:“幸运转轮”的环节和后面的提问回答环节,是不是像第10章所讨论的那样——不存在因果关系呢?如果不存在这种关系,那这个实验就不成立了。

对于这个实验的问题,我越想越迷惑,既然现在得不出结论,就暂且附在文后吧。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