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学会提出批判性的问题
2012年12月24日 读书笔记 ⁄ 共 5623字 【读书笔记】学会提出批判性的问题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861 views+

除了封面设计像会议精神文件、纸张印刷缺乏时代档次,对于《学会提问》这本书,我几乎挑不出其他什么大毛病(小毛病还是有,比如:第六章开头提到的“描述性论证”,我总觉得换成“说明性论证”更合适)。这本书读起来的感觉既像学语文,又像学数学,而且非常劳神——你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并且跟随书中的思路锻炼批判性的思维。但所有这些都不能阻止你对它给予高度的评价——这真的是一本非常好的书!

整体而言,作者从一篇文章(或者演讲)的结构入手,围绕思维的逻辑、拆解出了11个典型的批判性问题,然后对每个问题再逐一剖析,从而得出更多的批判性问题。这种感觉,就好象风清扬教令狐冲独孤九剑一样:先教总诀,然后针对九大类武器的拆解之道分别传授。这其中,既有逻辑性的分析(例如:理由+结论=论证),也有经验性的总结(例如:对各种谬误的收集)。

读完全书的唯一感觉则是:“问题多多”——在这种堪比吹毛求疵的密集型批判式提问“攻势”下,你顿感天下没有绝对严谨的文章和推理了。作者也是预感到这种思维方式的“攻击性”,在后记中反复强调批判性思维的目的是为了得出更好的结论,而不是与人冲突斗嘴。

上图是我根据原书内容整理的一幅有关11个批判性问题彼此关系的示意图(这本书全是文字,真有必要增加这样一张图)。坦白说,批判式思维对我们而言并不陌生,书中涉及到很多问题我也有思考的习惯,但是像本书这样整理归纳后,一定会让这种思考的习惯更富有理性和目的性。

*注:这张示意图已经被改过很多次,因为我发现确实很难从纯粹线性的角度来概括这本书说讨论的文章或演讲结构——也许作者自己都没有去追究这些问题(否则他应该给出明确的示意图)。目前为止,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表达方式了(但仍然有多不清晰,例如:“理由”被分为“证据”和“非证据理由”两类,他们不是需要同时存在,而“非证据理由”也未必一定需要“证据”的进一步支持。)。

尽管如此,我仍然怀疑:价值观假设同样可以存在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但是书中没有讨论这种例子),例如:对于一个“论题”,我的“结论”是我应该选择A而不是B,也即隐含了这种“假设”:A比B好;但是在论据中,仍然可以提供很多支持这种假设的证据。

当然,如果还没有看过原书的朋友,很可能看不明白图中的意思,所以,我将书中的有关内容整理如下,与图对照后,应该很容易理解原书的主要内容了。另外,由于书中的一些词语通过字面也很容易理解含义,所以书中提出的很多提问方法、线索未必实用(很多也是作者自己的经验或理论,有关线索没有摘录,只摘录了一些有帮助的问题)——这里的很多问题,我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和经验提出,也就没有必要对此纠结。

一、什么是论题?什么是结论?

1.论题:

  • 论题的定义:论题是会话或讨论中所出现的有争议的问题,对人们所谈论的事情来说,论题是一个刺激因素。

  • 论题的典型分类:描述性论题(针对有关过去、现在、未来的描述是否正确的问题)和说明性论题(针对我们应当怎样做及对于错、好与坏提出的问题)。

  • 寻找论题的方法:思考“作者作出反应的是什么事件?”、了解作者的背景(纯粹的经验,当然就未必总是有效)、由结论推导出论题……

*注:我区分描述性论题和说明性论题的方法就是,凡是论题中有“应当怎样做”或者与之类似的词语,就是说明性论题,其他的就是描述性论题。(因为经常搞不清楚,只好如此偷懒。)由于论题有此分类,相应的结论也是同类。

另外,下文会提到价值观假设和描述性假设,按照我的理解,这和以上两类论题有这种区别:价值观假设虽然是说明性论题中很常见的假设(想想看,既然涉及“应该怎样做”,那当然是进行价值观的比较后作出的决定。),但说明性论题中同样可以有描述性假设。

2.结论:

  • 结论的定义:结论是演讲者或者作者希望你接受的信息。

  • 寻找结论的方法:“作者或演讲者着力证明的是什么?”、“他们的主要观点是什么?”……

二、理由是什么?

  • 理由的定义:理由是对我们为什么要相信某一个特定结论的解释。它们是提供给人们并使之接受某个结论的基础内容。

  • 理由和论证的关系:理由+结论=论证。(事实上,我觉得“理由”被称为“论据”会更学术一些。)

  • 理由的类型:证据、非证据理由(这里作者没有明确的分类,只是对于说明性论证,强调了典型的理由是:普遍存在的事实或说明性的陈述、描述性的信念或原理。于是,我干脆归类为“非证据理由”,对于这种理由,有时也需要提供证据来支持。)

  • 寻找理由的方法:“为什么这个结论是合理的?”……

三、哪些词句有歧义?

  • 歧义的定义:歧义是指一个词句存在多种可能的含义。

  • 寻找歧义词句的方法:找出关键词(通常位于论题、理由或结论中),然后思考,“我是否已经理解这个词句的含义?”、“作者这样说是什么意思?”、特别留意抽象的词句、上下文会影响词句的含义、使用颠倒角色扮演技术……

*注:一篇文章中的词句很多,每个都可能存在歧义,为了避免陷入寻找歧义词句的漩涡,最好首先确定“关键词”——关键词是你在觉得赞同或反对作者之前必须弄清楚的词句

四、什么是价值观冲突?什么是价值观假设?

  • 价值观的定义:价值观是人们认为值得为之努力、却没有明确表达的观念。这些观念为行为设立了标准,并通过这些标准来衡量新闻的质量。也可以认为,价值观是我们所认可的行为标准,并且我们希望其他人也接受它。

  • 价值观冲突的定义:对于同样的问题,由于人们参照的价值观不同,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这个过程中,人们的不同价值观之间就存在冲突。(同一个人,在不同情境和条件下,也会出现价值观冲突。例如:A还没吃早餐(昨晚就啥都没吃),上班却要迟到了,他就面临吃早餐与准时上班哪个更重要的价值观选择。)

  • 假设的定义:假设是一种没有明确表达的信念,这种信念支持外显的推理。

  • 价值观假设的定义:指在具有干扰性的价值观之中相对正确的、被人们接受被承认的信念。或者说,在一个特定的的情境中,价值观假设是一种内隐的偏向,它代表着某种价值观胜过另一种价值观。我们把价值观偏向和价值观优先权当作同义词使用。(价值观假设是情境性的,不同的情景下,人们会倾向不同的价值观)

  • 寻找价值观假设的方法:“对作者或演讲者来说,为什么那些作为理由呈现的结果看起来如此令人满意?”、“与作者持相反立场的人关心什么?”、……

五、什么是描述性假设?

  • 描述性假设的定义:描述性假设是一个关于世界是什么样子,或者将来是什么样子的未阐明的观念(也就是描述性的)。或者说,某个原因是否支持结论、是否与其相关,最终依赖于我们能否找到在逻辑上把原因和结论联接起来的那些未阐明的观念。如果这些观念是描述性的,我们就把它们称之为描述性假设(如果是说明性的,那应该就是价值观假设了。)。

*价值观假设是关于世界应当怎样的观念(同样是未阐明的)。

  • 寻找说明性假设的方法:“你是怎样从原因中得出结论的?”、“如果原因是正确的,还可以从中得出什么结论?”、“假设原因是正确的,那么从中得出的结论是否存在着错误的可能?”、“是否有依据确信原因可能是不真实的?”、“假设这些原因是真实的,然而,得出结论的方法是否可能是错误的?”……

*注:寻找差距(原因对结论的支持程度)对找到价值观假设和描述性假设都是有帮助的。

**注:一篇文章或演讲中,假设也可能是多种多样的,只有避免去分析无关的假设,才能把精力集中到主要的假设上来。

六、推理中存在谬误吗?

谬误的定义:谬误是作者为了说服你接受一个结论而可能使用的一种推理“骗术”。

常见的谬误:(一旦出现诸如以下谬误时,则拒绝这种推理。)

  • 人身攻击:不直接阐明原因而对一个人进行攻击或侮辱。

  • 滑坡谬误:做出这样一个假设:当存在一些方法能阻止一连串不可控的、不必要的事情发生时,采取某一措施会引发这些事件。(我承认,原书这样的定义基本无法让人理解,这需要事例的支持。)

  • 妄求完美:错误地假定,如果使用一种方法不能使该问题彻底解决,就不采用这种方法。

  • 移花接木:一个关键词在一个论据中被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意义,一旦意义被确定转变了,这一论证就没有意义了。

  • 诉诸公众:试图通过偏爱多数人一致赞成的观点使某个观点合理化,错误地认为多数人支持的就是合理的。

  • 诉诸权威:通过引入在一个问题上缺少第一手专业知识的权威来支持结论。

  • 稻草人:歪曲对方的观点,使之易于攻击,因而,我们攻击的是一种事实上并不存在的观点。

  • 虚假的两难困境:当可能存在不止两个选择时,就假定仅存在两个选择。

  • 一厢情愿:作出错误的假设,即因为我们希望X是真实的或者错误的,那么X就是真实的或者错误的。

  • 命名解释:错误地假定因为你已经给某个事件或行为提供了一个名称,就认为你已经充分地解释了此事。

  • 晕轮效应:使用模糊的、情绪化的美德词汇来迫使我们没有仔细考察原因就支持某种观点。

  • 偷梁换柱:提出一个不相关的主题使读者的注意离开原来的论题,读者的注意离开当前的论证而转移到另一个论题上有助于“赢得”辩论。这个错误的过程如下:1.A是正在讨论的主题;2.主题B被引入讨论中,尽管它与主题A相关,但不是要讨论的;3.A主题被放弃。

  • 窃取论点:在论证中,结论在推理中是一个假设。

  • ……

此外,以下一些谬误是经常出现在“证据”中的:

  • 概括草率谬误:仅仅根据群体中少数几个人的经历就得出关于整个群体的结论。

  • 错误类比谬误:当进行类比的两个事物存在重要的、与论题有关联的差异时,会出现此类谬误。

  • ……

以下一些谬误是在寻找“干扰性原因”可以参考的:

  • 因果关系过度单纯化:根据一些不够充分的因素来解释某事件,过分强调某一个或某几个因素对事件的作用。

  • 混淆原因和结果:将原因与结果混淆在一起或没有认识到两件事可能是相互影响的。

  • 对共同原因的疏忽:没有认识到两件事可能因为另一个共同因素的影响而相互联系。

  • 在此之后,由此引起的错误:仅仅因为B事件在时间上晚于A事件发生,就认为B事件是由A事件引起的。

  • ……

寻找谬误的思维步骤:

  • 1.确认结论和理由。

  • 2.牢记结论并考虑与之相关的理由;把这些理由与作者提供的理由相比较。

  • 3.判定理由是否阐明了一个确切的、具体的优势或者不足;如果不是,则要谨慎对待。

  • 4.问问自己下面这个问题,就可以找到任何必要的假设:“如果理由是真实的,那么,要相信什么才能在逻辑上支持结论呢?是否要相信理由是真实的呢?”

  • 5.问自己,“这些假设有意义吗?”如果做出的假设显然是错误的,那么就发现了一个推理中的一个谬误,并且不得不放弃这个推理。

  • 6.通过能够引起强烈情感的短语来检查从相关理由中分离出来的可能性。

七、这些证据的可信度有多大?

  • 事实性声明的定义:事实+声明(书中没有明确定义,这是我的字面理解。从这一点上说,这本书的条理性有时有点差,就好象在讨论“价值观假设”时一样。)

  • 常见的事实性声明:1.描述性结论;2.支持描述性结论或说明性结论的理由;3.描述性假设。

  • 证据的定义:证据是被信息交流者所共享的明确信息,传达信息的人用它来支持或证明一项事实性声明的可信度。在说明性论证中,需要用证据来支持那些作为事实性声明的理由;而在描述性假设中,则用证据来直接支持描述性结论。

  • 证据的主要类型:直接、个人的经验、他人的证词、权威的意见、个人的观察、案例、科学研究、类比。

  • 判断可信度的方法:你的证据是什么?证据在哪里?你肯定它是真实的吗?你如何知道它是真实的?你为什么相信它?你能证明它吗?……(此外,针对每种类型的证据,还有具体的批判性提问的方法,内容多而杂,理解起来却不难,有需要就翻书吧。)

*注:“每种论据都既有优点又有缺点”

八、你发现干扰性原因了吗?

  • 干扰性原因的定义:干扰性原因是一个看似合理,与作者的解释不同,但能说明一个已知的结果如何发生的解释。或者,“对于同样的证据可能有不同的解释,我们把那些不同的解释作为干扰性原因。”,又或者,“干扰性原因是指在说明事件发生的原因时,与作者的解释不同的一些解释。”又或者,对于同一件事情的原因,如果出现了其他的解释,那么已经存在的解释就会受到削弱。这些对先前的解释具有威胁的原因就叫做干扰性原因。

  • 寻找干扰性原因的方法:“我能想出其他方法来解释这个证据吗?”、“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原因会导致这个行为或者想结果?”、“如果我换一个角度来看,我会找到什么重要的原因呢?”、“如果现有的解释是错误的,何种解释才是正确的?”、避开作者的解释,看能否找到自己的解释……

九、统计数据是否具有欺骗性?

寻找“统计数据的欺骗性”方法:

  • 作者如何得出这些统计数据的?

  • 作者使用什么样的平均数?算数平均数、中位数还是众数?

  • 不看作者的统计数据,思考“哪种统计数据有助于证明作者的结论?”

  • 不看作者的结论,思考“由这些统计数据得出什么结论是恰当的?”

  • 仔细注意统计数据的措辞和结论的措辞。

  • 有没有什么相关信息被遗漏了?(统计数据遗漏了哪些信息?)小心易被人误解的数字、百分比和类比。

  • 进行相关比较,“与……相比会怎样?”

  • ……

*注:人们常用统计数据来提出证据。

十、哪些重要信息被遗漏了?

  • 不完整的推理确实存在。

  • 要对被遗漏的信息进行提问。

  • 留意作者对积极观点(积极作用)的宣传,忽略或隐藏消极观点(消极作用)。

  • 现实中,推理过程往往不完整,信息缺失也是正常的,但是人们仍然要在信息缺失的情况下做出结论。“如果你一遇到信息缺失就自动声明你无法得出结论,那么,你就永远无法形成任何观点。”

十一、什么结论可能是合理的?

  • 现实中,我们很少遇见只能得出一个唯一结论的情形。

  • 非对即错、非黑即白就是“二元思维”,二元思维者未能通观全局来理解答案,所以,他们通常是刻板、偏狭的。

  • 通过限定结论、并把结论放入上下文中来避免二元思维,从而寻找多种结论,这可以通过思考如下问题来实现:1.何时正确?2.何地正确?3.为什么或凭什么说它是正确的?

  • 其他确定多个结论的方法:1.巧妙利用“如果……”句式来得出多个结论;2.通过给定的理由,确定尽可能多的结论;3.把“我们应该做X吗?”“X是合意的吗?”这样的问题转化为“我们应该对Y做什么?”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