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视觉化思考:画图思考&沟通
2012年12月20日 读书笔记 ⁄ 共 4310字 【读书笔记】视觉化思考:画图思考&沟通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3,960 views+

为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官员准备的演讲来自一张餐巾纸、美国西南航空公司的航线规划是画在一张餐巾纸上的三角形、贝恩公司总裁能用一个指偏北极的指南针草图重振士气、年利润100亿美金的大型出版公司的海量调查数据可以浓缩在一张多重变量图中……这些激动人心的案例一定会激发你对“画图解决商业问题”的兴趣,正是这种兴趣刺激我两天读完了这本300多页的《餐巾纸的背面》——就好象去年读《深入浅出数据分析》一样。

这本书中,作者丹·罗姆以其经验总结出了“视觉化思考”的方法,其实就是用画图来帮助自己思考问题和与人沟通。即便你对画图沟通的方式并不陌生,我相信那个关于SAX公司发展的模拟案例仍然会让很多人受益匪浅——真的非常细致全面。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作者所提出的“视觉化思考”模型基础之上。关于这个模型,书中反复画了很多图,不过,好像缺少一个统一表现的图,为了总结和理解,我将图整理如下:

通过对科学论据的引用,罗姆将视觉化的思考过程分为了“看”、“观察”、“想像”与“展示”四个环节,在“看”与“观察”的循环过程中,人们需要获得的信息通常为六个方面(“六要素”):谁/什么?有多少?在哪里?在何时?怎么样?为什么?然后,在“想像”的过程中,针对“六要素”的每个要素,采用SQVID的想像框架来完成信息的处理,最后,将处理的信息在“展示”环节整合输出。如果这四个环节完成后,仍然并没有达到目标,那从从头再来。

这些环节中,“看”、“展示”都有相应的步骤和原则(例如:展示的“六六法则”、“视觉化思考宝典”等),但算不上亮点(但不是说不重要),参考原书(尤其是SAX公司的案例)即可。而剩余的内容,我觉得非常精彩,于是摘取如下:

一、视觉化思考的过程——四个环节:

1.“看”=“收集”和“初选”:

“看”的时候要提的问题:

  • A.都有些什么材料?材料是不是很多?还缺哪些材料?

  • B.我能看多远?此时此地,我讨论的范围是什么,我的眼界又受到了怎样的限制?

  • C.我面前的这些材料是不是我想看到的?我能否很快得到那些我想要看到的材料,或者还要花一些额外的时间去梳理这些材料?

“看”的时候要采取的行动:

  • A.扫视一下整个环境,形成一个大体印象;最好不要“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也不要“一叶蔽目,不见太山”。

  • B.找到讨论的范围并确定要考虑哪些问题。找出自己观点中有哪些局限,判断出该用何种方式来整理面前的材料。

  • C.初步筛选,过滤掉一些无用的信息;将关注点集中到有用的信息上。

2.“观察”=“选择”和“归类”:

“观察”的时候要提的问题:

  • A.我是否知道自己正在看什么?我以前见过这个东西吗?

  • B.这些材料有什么特点?什么地方能引人注意?

  • C.从观察到的这些东西里,我能得到些什么信息——比如它具有怎样的形式、哪些内容已经凸显出来、它们之间又有哪些相互作用——来帮助自己更好地理解整体情况,以便能做出最佳决策?

  • D.我是否已经收集了足够多的视觉信息来帮助自己弄清楚看到的东西,我是否需要回过头来再看一遍,还是开始下一步?

“观察”的时候要采取的行动:

  • A.过滤出最实用的信息:积极地挑选出那些值得再看上一眼的视觉信息,放弃不值得注意的视觉信息。(随后回过头来再检查一遍。)

  • B.将内容分类并将它们区别开来:根据不同类型,把材料和信息分为不同等级。

  • C.发挥你的创造力,关注材料的形式特点与分类:在视觉信息中找出共性,特别是不同种类之间找出共性。

3.“想像”=看到那些并不在眼前的事物:

“想像”的时候要提的问题:

  • A.我以前在哪里见过它?我能否将它同为以前看过的事物做类比?

  • B.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能让我将看到的样本的特点刻画出来?我是否可以重新整理一下这些材料,让它们变得更有意义、更能说明问题?

  • C.我能否进一步处理这些材料中显现出的特点,使那些看不见的内容变得清晰起来?

  • D.有没有什么隐藏着的结构和我看到的所有事物都有联系?我能否将看到的其他内容也放进这个框架里?

“想像”的时候要采取的行动:

  • A.闭上眼睛:当所有未加处理的视觉信息汇集到脑海里时,你需要闭上眼睛来审视他们,看在这些材料之间是否有新的联系浮现。

  • B.找到可以类比的东西:问问自己,“我以前在哪里见过它?”随后要好好想想,在新的情况下,如何处理类似的问题。

  • C.处理图表:把图片倒过来看,或者把图片从左边翻到右边,变动一下坐标系,把坐标里面的内容移到坐标外面,看是否可以看到一些新的东西、一些以前没有看见的东西。

  • D.改变那些“显而易见”的想法:寻找多种途径来展示同样的东西,以此来练习视觉创意。

4.“展示”=让一切清楚明白:

“展示”的时候要提的问题:

  • A.对我的听众和我来说,哪幅图对我的想法最为重要?

  • B.哪种方式才是我传达想法的最佳选择?同别人分享我所看到的内容时,哪一种视觉框架才是最合适的?

  • C.当我回到最初看到的内容时,我正在向别人展示的东西是否仍然有意义?

  • D.先对听众们说,“这就是我看到的。”然后再问问他们,“你们是否也这么看?你们是看到了一样的东西,还是看到了不一样的?”

“展示”的时候要采取的行动:

  • A.展示你最闪亮的创意:将所有的视觉创意按一定的原则排列,让那些最切题、最重要的创意排在最前面。

  • B.把一切描绘出来:选一个最合适的视觉框架来展示自己的观点,把所有的想法都画在纸上或是黑板上。

  • C.所画的图一定要涉及最重要的内容:“谁/什么”、“有多少”、“在哪里”、“在什么时候”;并且使“怎么样”去做、“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些内容在视觉上让人感到耳目一新。

二、观察事物和问题的方式——六要素:

  • “谁/什么”(是人就问“谁”,是东西就问“什么”)

  • “有多少”(可能会牵涉各种各样的“数量”问题)

  • “在哪里”(不仅限于地理上的位置,人在组织中的位置等等都可以归纳为“在哪里”。)

  • “在什么时候”(如果理解为在何时完成,延伸的问题当然还有“会花多少时间?”、“次序如何安排”这样的问题。)

  • “怎么样”(太多东西都可以问“怎么样”,实用中如果脱离目标,很容易越陷越深。)

  • “为什么”(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整合前面所有的要素。)

这本书在介绍上面的“六要素”时,采取的是针对具体的例子进行分析说明的方法(上述括号中的内容是本人根据理解所添加)——显然这样更容易解释,但是,书中的“六要素”看起来简单,却又比较抽象(否则,作者就直接给出定义和说明了),正是因为针对具体不同的问题,这“六要素”的内容并不一样。从这一点上讲,“六要素”有点“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感觉——我感觉作者自己归纳的也不是很绝对。

事实上,回忆小学的作文课,我们也能依稀记得老师对我们基本的写作要求: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这也是新闻报道的“六要素”:5个“W”和1个“H”, 即Who ,What ,When ,Where ,Why和How)。看起来好像与这里的“六要素”并不相同(“有多少”就被“结果”取代),但是,稍加思考我们就会发现,其实他们都是有联系的——要素总量一样,也许是七要素或八要素,我们只是根据具体的需要截取了集合中的子集。但是,由于坐标系的选择不同,以及思考习惯的区别,具体的表述和形式可能不同,含义也可能会变化(就像这里的“在什么时候”未必等于作文中的“时间”要素。其含义可能更富有联想性。)

我发现一个合理的解释是:现实中的一幅场景,映射到画家的脑海中,就形成一幅画;映射到作家的脑海中,就形成一篇文章。所以,画作与文章是相通的,只是,根据画家和作家的需要,从总的要素中截取了自己需要那些。所以,有人会将画作比喻为文章,倒过来的比喻也不少见。

再远一点来看“相似”,如果你读过“《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这本书,作者为“讲故事”的写作方式也总结了“六个报道要点”:

  • 1.历史

  • 2.范围——我故事里的中心事件影响有多大,程度有多强,变数有多少?

  • 3.原因——导致某事现在发生的因素。

  • 4.影响——事件导致的结果。

  • 5.作用——反作用的形成及其行动。

  • 6.未来——如果我的中心事件不受干涉,继续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

*以上是针对非人物类特写的报道要点,对于人物类特写,上面的第2点会被“性质”替代,第3点则被“价值和标准”替代。具体请参见:【读书笔记】《华尔街日报》如何讲故事?

可见,针对两种不同类型的报道,也会选择相应的要素,如果这些要素和前面的要素合起来,要素的集合也许会更多,我们取用的仍然是子集——根据自己的需要取用即可。

三、想像的框架——SQVID模型:

以前,我总是认为想像就是不需要任何约束,没有任何轨迹,随心所欲的,但这会造成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想像的时机、质量、数量、效果等都是可遇而不空求的。罗姆总结出的SQVID模型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借助于这个框架,你的想象就变得有迹可循,质量也可以控制在一定范围了——需要苹果时你就不会想出一个梨。

虽然这个模型必然也存在其局限性,但是,倘若它能够帮助我们解决生活和工作中的问题,那我们何乐而不为呢?同样,作者是通过具体的事例来介绍这个模型的,但是,“SQVID”模型从字面是很容易理解的。当然,想要融会贯通就不得不借助书中的内容、案例,以及自己的反复练习。

  • 1.S:Simple——“简单”,与“精细”相对。

  • 2.Q:Quality——“定性”,与“定量”相对。

  • 3.V:Vision——“愿景”,与“执行”相对。

  • 4.I:Idividual——“个体”,与“比较”相对。

  • 5.D:Delta——“变化”,与“现状”相对。

*注:如本文开头的图中所示,“SQVID”模型的五个部分,就好象音箱均衡器的五个调节器(也就是五个问题,例如:应该是“简单”的还是“精细”的?),每个调节器内部分为两个端点(比如:“简单”对应“精细”),但是各个调节器并不互相影响(比如:一个想像的结果可以是“简单”而“定性”的,也可以是“简单”而“定量”的),此外,有的事物可能无法用上面的若干调节器表示或理解(例如:无法用“定性”来表达“有多少”的问题),忽略即可。

··················································

你是习惯左脑思考还是右脑思考?

这本书涉及思考方法的问题,所以罗姆也提到了左脑和右脑的作用(包括所引用的资料中),闲暇时,我正好看到一则微博:通过观察一张图片,来判断自己是习惯左脑思考还是右脑思考。测试后,我发现自己虽然是工科出身,但竟然是右脑思考——这和我自己的某些感觉也是一致的。另外,就算这些测试不可当真,作为娱乐手段也不无不可嘛~

  • 题目是:惯用左脑思考的人主要看到是顺时针旋转,惯用右脑思考的人主要看到逆时针旋转,智商突破天际的人,会看到顺逆两种旋转,你呢?

图片是1: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