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追逐“新新事物”的硅谷创业者
2012年11月28日 读书笔记 ⁄ 共 4605字 【读书笔记】追逐“新新事物”的硅谷创业者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1,790 views+

从发明几何引擎芯片而创立硅谷图形公司(Silicon Graphics),开发网页浏览器并创立网景公司(Netscape),为了改革美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而建立永健公司(Healtheon),到为巨富理财的量身打造myCFO,再到贯穿始终的计算机控制巨大帆船——“太阳神”号横穿大西洋……“硅谷怪才”吉姆·克拉克和他的伙伴们创造着一个又一个“新新事物”(The New New Thing),以至于我觉得《将世界甩在身后》这本书被直接译作《新新事物》岂不是更直观?

另一方面,作者迈克尔·刘易斯(也是《说谎者的扑克牌》的作者)也通过本书展现了高超的人物刻画水平和带有讽刺幽默的写作风格——即便是忽略对网景与微软在法庭对抗的有关描写,也可以通过书后的“致谢”看得出来(刘易斯把相关人员谢过后,又不忘加上一句“此书若有任何不当之处,应当归咎于上述专家。”)

于是,我发现,古怪作者笔下的古怪主人公和他的古怪故事,就更有古怪的味道了。为了不负所读,我决定将自己的收获感言归纳在两个重要的问题中。

一、克拉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出身贫寒、叛逆、辍学……这些克拉克身上的标签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通过工程师与金融家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群体对比,再加上克拉克的个性特征,我们就可以看到克拉克为什么孜孜不倦地追求“新新事物”,并且最终反复成功——能连续创造3家市值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可不是仅凭运气的。

作为一名取得物理学硕士和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技术型人才,工程师克拉克发明了几何图形引擎,并由此成立了硅谷图形公司,但是公司的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在一次次得到格伦·米勒这样的风险投资家们的帮助后,克拉克发现自己在公司中的财富却不断被稀释,就这样,硅谷图形公司逐渐被格伦·米勒和埃德·麦克科拉肯(米勒请来的公司首席执行官)之流掌握,克拉克逐渐发现当初自己的股份被贱卖、接着被剥夺公司的经营权、自己的“互动项目”又被人窃取……最后,正当公司的发展蒸蒸日上时,愤怒的克拉克却离开了他所创立的硅谷图形公司。

这里,相对于金融家和经理人的精明狡诈或者圆滑世故(格伦·米勒和埃德·麦克科拉肯就是典型),我们可以看到像克拉克这样的工程师群体的一个明显特征:“天真”——至少刚开始是这样。从克拉克的伙伴——包括帕万·尼迦姆和吉图·考卢里这两位印裔工程师身上也可以看到这一群体的某些特征:非常聪明、逻辑思维能力强、工作刻苦用心,对追求“新新事物”充满好奇并且不会轻易放弃,但是却比较内向(克拉克好像是个例外),而且容易刚愎自用——这当然就不利于处事为人,或者说圆滑世故了。

但是,克拉克还有一些不同于帕万和吉图他们的个性:

  • 1.对“新新事物”疯狂地好奇:克拉克学直升机驾驶时,肆意拨动各种按钮进行观察测试——不看说明书,也不听教练的话,他真不怕坠毁吗?

  • 2.做事缺乏计划却充满创意和灵感:随便翻开一章,你都能看到克拉克的计划又变了——这好像是克拉克最独特的地方。当他的“互动电视”项目忽悠各大公司组织人力和财力争夺市场先机时,克拉克忙着开发网络浏览器去了。以至于帕万总结“不能看克拉克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什么。”另外,克拉克有关改革美国医疗体系的想法,也是在住院是想到的——我们现在管这叫“发现了用户的需求”。

  • 3.能保持一颗年轻的“童心”:如果不看这本书,我永远也猜不出来:克拉克急于让网景公司上市,是因为看上了一艘名叫“朱丽叶”的帆船——他想造一艘比“朱丽叶”更大,且由计算机控制的帆船(粗略估计,克拉克此时50岁)。而且,当得知别人的帆船桅杆比自己的更大时,他又打算增加桅杆高度。更戏剧性的是,克拉克花在公司上的精力也没有这艘帆船多——他经常为此通宵编程,还一度每个月赶往荷兰参与建造。

最后,克拉克显然不是完美的,他的其他个性同样被作者刻画得非常鲜活:

  • 1.脾气暴躁:经常与人争吵。

  • 2.不擅长管理工作:克拉克自己好像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包括网景以后的公司他都没参与管理。

  • 3.不讲究穿着:已经是亿万富翁的克拉克进银行时的行头:马球衫、卡其裤、旧海员腰带、破球鞋(鞋外面还吊着“马飞仕图”的标签)——这好像是技术人员、尤其是卓越技术人员的共同特征,后来Facebook的创始人扎卡伯格在IPO路演时也穿着牛仔裤和运动衫。

*像克拉克这样的人显然是不适合作为公司管理者的,通过克拉克等人为永健公司物色首席执行官的标准,我们可以看到,符合以下标准的人才适合作为高级经理人——虽然有些戏谑:

“他们需要的这个人应当头发灰白,性情温和,且能够用专业的语言与大型医疗保健公司的老总们畅谈,这个人应当来自于美国主流大公司,只用出面几次,便可以扭转乾坤。”

甚至,即便是物色这种作风严谨的经理人,也需要那些道貌岸然、西装革履,说一套做一套的风险投资家们出马,克拉克这样的“大麻烦”一定会让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二、克拉克如何致富?

通过这本书,我们会发现类似克拉克这样的工程师,明显不同于华尔街的银行家,以及硅谷的风险投资家们,所以,克拉克的致富手段,自然也不同于这些金融家。克拉克不可能利用自己的财富,夹在财富创造者与他们创造的财富之间坐收渔翁之利。克拉克的性格决定了,他注定要成为财富的创造者——甚至,为了所钟爱的“新新事物”,他愿意为此搭上自己已有的财富。(当永健公司遇到资金困难时,通过克拉克两次上千万美元的注资可见一斑。)

通过克拉克下面的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到以克拉克为代表的工程师群体的财富观:

“只有那些发现新新事物并使其成为现实的人才能获得成功;那些帮助实现这一目标的工程师也功不可没;而那些金融家、公司发言人和等着坐享其成的人则毫无寸功可言。”

不管是通过《说谎者的扑克牌》、《门口的野蛮人》还是《伟大的博弈》,你都会感受到:通过资本市场为企业发展提供资金,金融家们发挥着自己的社会价值,而以华尔街上的投资和投机家们为代表,这些人往往可以通过资本的运作一夜暴富,也可以一夜赤贫,但无论如何,金融界是个造富机器,银行家总是与钱挂钩。

但是,随着硅谷这样的“新新事物”诞生,高新科技推动经济发展成为主流,造富中心仿佛一夜之间从美国东部的华尔街,转移到了西部的硅谷——至少通过这本书会产生这种感觉。主角也从金融家转到了工程师——虽然金融家仍然为企业发展的融资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实干型的工程师明显更加重要。从永健公司的技术主管帕万与摩根士丹利的银行家们的对话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当时的永健公司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在做什么,但是由于是风云人物克拉克的项目,这些银行家们虽然听不懂帕万的技术介绍,却仍然对永健公司表现出莫大的兴趣。

不仅如此,资本市场对这些“新新事物”——像网景一样的硅谷公司的追捧也令人惊讶。风险投资家们破除了两条不成文的经验法则:

  • 1.永远不会为一家新创立的技术公司捧场,找到它至少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将公司的利润与价值挂钩,这样才符合本杰明·格雷厄姆的价值投资理论。

  • 2.赞助公司的金融家、或引领公司走向成功的经理人(首席执行官),是公司主要财富的创造者和实权掌握者——显然,虽然金融家和经理人一样可以跟着发财,但是公司被掌控在工程师出身的创始人手中。

这两条被破除的法则直到今天恐怕都没有恢复,尤其是第一条,这恐怕也是互联网泡沫产生的原因之一,没有展现任何盈利能力的公司都被追捧,这难道不可怕吗?但是对于第二条,这可以突显公司的个性,也可以推动革新和进步,后来的google不就是成功的例子吗?

再看书中的克拉克和他的公司,同样有其个性的一面,尤其是当他吸取早期硅谷图形公司的教训之后,你很容易就会发现这样一个颇具讽刺的现实:克拉克基本上没有参与公司的管理,他就是想到一个点子,找来工程师、经理人,还有资金,剩下的时间,心思都在他的“太阳神”号帆船上。为了这艘帆船,看到克拉克几年来都在忙着编程,你可以看到他可以半夜爬起来为“太阳神”编写显示计量表,在“太阳神”横跨大西洋的十天中,忍受寂寞与船同行……但是你看到他为永健公司写过哪怕一行代码吗?讽刺的是,“太阳神”花费了克拉克6000万美金(结尾时克拉克还要造新船),永健公司后来却为他带来高达13亿美元的身价。——耗费最多精力的项目却不是最赚钱的项目?

看看克拉克在永健这样的赚钱项目上所做出的贡献:

  • 1.住院时想到改革美国医疗卫生体系,画了个介绍项目的菱形草图。

  • 2.带着自己的点子(不是“商业计划书”)去找硅谷的风险投资家要投资。

  • 3.从硅谷图形公司挖来技术负责人帕万,由帕万组织开发团队进行项目开发。

  • 4.请约翰·杜尔物色永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最后选定麦克·朗。

  • 5.在有关永健IPO事宜中,应麦克·朗的邀请,出席与摩根士丹利银行家的会议和欧洲路演。(麦克·朗需要借助克拉克的名气为公司捧场)

  • 6.永健公司面临财务困难时,出面融资。(克拉克想资金出资,但是与他合作的风险投资家们怕利益损失,始终要出资一定的比例)

对,在永健公司的成功之路上,克拉克就是发挥了这样的作用。这些看上去根本不费时间。但是,这就是克拉克的致富路径。如果仔细看这六项,你就会发现,虽然这些看上去都不算什么,但是,除了克拉克,没人可以做(因为克拉克曾经的成功已经使他名声在外),而如果克拉克不做这些事,除了第4和5项以外,任何一项都可以置发展中的永健公司于死地。这样看来,克拉克的贡献完全对得起最后的13亿美元回报了。

同样,这里再一次体现出,克拉克不是为赚钱而工作——虽然他喜欢赚钱而且目标越来越高(在书的最后,身价30多亿美元的克拉克决定要超过身价90亿美元的甲骨文公司老板拉里·埃里森,甚至首富比尔·盖茨),但是没有让人感受出那种华尔街玩家似的“贪婪”,因为克拉克这种人追求的是“新新事物”,他的财富是通过不断变革现实,为用户不断创造价值来实现的。

最后,因为受到硅谷图形公司的挫折,更加成熟的克拉克继续走上创富之路上,他在永健公司和myCFO发展操作上的几点细节,让人印象深刻:

  • 1.由于网景公司的成功,克拉克在永健公司的发展上,其实并不需要风险投资家的支持,但是,克拉克通过与两个风险投资机构的接触(尽管通过书中,很难看出克拉克是有意的):美国新企业协会的迪克·克拉姆里克和克莱纳·珀金斯公司(KPCB)的约翰·杜尔,从而实现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且,这一次克拉克要求的是成为最大的股东,企业管理层面的东西则被交给了这些风险投资家。

  • 2.当永健公司两次面临财务困难时,克拉克都做出自己提供全部资金的决定(这符合他特立独行的个性,也是他疯狂追求“新新事物”的表现),但是,风险投资家们害怕自己的利益受损(他们担心克拉克掌握他们不知道的信息),于是,他们也要求按照一定比例进行注资。就这样,只要是上了克拉克的船,这些精明的金融家们就不得不按照克拉克疯狂的行事规则做事。

  • 3.为myCFO的发展寻求投资时,克拉克也变得更加精明,同样,他其实并不需要任何风险投资,但是,仍然先后造访基点投资和克莱纳·珀金斯公司,这一次,克拉克这样做的原因是:担心这些风险投资家会支持别人与自己竞争,并将允许克莱纳·珀金斯公司的约翰·杜尔购买myCFO公司12%股权的消息透露给媒体。虽然,克拉克说自己不明白商业机制为什么会认为自己会将这种事告诉他们,但是,从作者刘易斯的解释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条非常有深意的商业解释:

“一名好的商人,应当学会驾奴公众心理。公众心理在未来商业世界中将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