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轻触华尔街的脉搏:350多年的博弈
2012年11月25日 读书笔记 ⁄ 共 7806字 【读书笔记】轻触华尔街的脉搏:350多年的博弈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2,140 views+

《伟大的博弈》——作为一本介绍华尔街350多年金融史的通俗读物,改名为《华尔街350年》也许会更直观一些。通过这本书,围绕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和事件,一方面,你可以看到,华尔街的演化与美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另一方面,你可以感受到,现代金融体系的规则正是通过的进化逐渐形成的。

从17世纪中期,荷兰殖民者为了抵御英国人的进攻而在新阿姆斯特丹(即后来的纽约)修建城墙(Wall),到17世纪末期城墙被拆除而逐渐形成“墙街”(Wall street,即华尔街),再到1789年美国独立,经历南北战争、数次“过山车式”金融繁荣与危机的交迭、伴随着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华尔街所在的纽约最终超越英国的伦敦,从此成为世界金融体系的中心,然后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巩固,一直将这种优势保持至今。巧合的是,这也是美国由弱变强的历史轨迹。

注:以下是一些出现在书中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名字,既有政界要员、投机大鳄,也有资本巨人、金融名家,但他们的共同点是,都与华尔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托马斯·杰弗逊、威廉·杜尔、雅各布·利特尔、丹尼尔·德鲁、安德鲁·杰克逊、杰·库克、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杰·古尔德、詹姆斯·菲斯科、尤利西斯·S·格兰特、J·P·摩根、海蒂·格林、查尔斯·道、雅各布·谢弗、F·奥古斯塔·海因兹、查尔斯·施瓦布、安德鲁·卡耐基、威廉·詹宁斯·布莱恩、亨利·高曼、约瑟夫·P·肯尼迪、艾伦·A·赖恩、威廉·C·杜兰特、安德鲁·梅隆、本杰明·斯特朗、理查德·惠特尼、富兰克林·D·罗斯福、查尔斯·美里尔、本杰明·格雷厄姆、安东尼·D·安吉利斯、纳尔逊·巴克·亨特、伊凡·博斯基、迈克尔·密尔肯……

但是,读一本历史书就好像看一部纪录片,除了在时间轴上产生什么人参与了什么事的印象以外,如果没有足够的精力和学识,很难总结出某种规律或结论。对于我而言,仅仅能从中纠正某种认识、或者收获某些片断而已,350多年的历史博大精深,大家各取所需吧!

一、“投机”也许并没那么坏:

在有关《聪明的投资者》的读书笔记中,由于受作者本杰明·格雷厄姆所介绍的“价值投资”理论影响(即鼓励投资者寻找真实价值低于其市场价格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从而获得收益),我始终没能看到那些谋取短期利益的投机者们的优点(即通过判断股票走势,试图低价买入,然后高价卖出的投机者),但是在这本书第三章的有关讨论中看到了对于投机者的另一种评价:

投机一直是一个颇受争议的名词,至少在华尔街以外的地方是这样。投机者经常被看成是资本主义市场发展进程中的寄生虫,他们并不创造财富,但却能从中谋利。当然,经纪人们很乐于看到人们热衷于投机,因为他们可以借此进行频繁的交易为自己赚取大量佣金。但是,这些投机活动也大大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提高了交易量,增加了市场的参与者,而这恰恰有助于确保市场产生最公正的价格。但是“投机者”一向是华尔街上一切不幸的“替罪羊”,他们总是会被指责为每一次市场狂热以及必然随之而来的熊市的罪魁祸首。

二、范德比尔特的“倒”股票操作:

由于我对于股票的各种操作(更别提1863年的华尔街的股票市场规则)不熟悉,当阅读到范德比尔特与卖空哈德逊铁路股票的投机者在1863年进行较量时——这场逼空战被认为是金融操纵史上的杰作,我却几乎被书中如下类似的表述搞晕:

  • 1.卖空投机者们卖空哈德逊股票,迫使对手(即持有哈德逊股票的投资者)增加保证金,制造恐慌,使得股票价格进一步下降,企图最终在低位平仓以赚取差价。

  • 2.为了对抗卖空者,范德比尔特让经纪人买断市场上所有的“卖方选择权”,相当于宣告了自己准备“逼空”哈德逊股票——但是范德比尔特的手段更加高明。

  • 3.由于范德比尔特此时还在参与另一场股票战役,投机商们认为范德比尔特肯定资金不足,为了顺势制造资金不足的假象,范德比尔特没有辟谣,反而让放出消息要“倒”哈德逊股票——即设法以最少的现金买断哈德逊股票。

  • 4.“倒”股票时:股票逼空者(即这里的范德比尔特)会先把股票卖掉,然后以稍高的价格从股票的买方手里买进“买方选择权”,这样逼空者就可以把现金保存下来。由于股票买方没有义务为逼空者持有这支股票而不卖出,如果股票买方认为逼空者会失败(大部分情况下逼空者都会失败),就会卖掉股票,当必须履行“买方选择权”的义务时,再从市场上以较低价格买进股票,从而获利。

  • 5.许多卖给范德比尔特“买方选择权”的经纪人就是因为信心满怀地认为范德比尔特的资金链会崩溃,所以他才铤而走险,于是,这些经纪人卖出了哈德逊股票(此时向他们买入哈德逊股票的经纪商仍然是为范德比尔特工作的人)。这样,根据合同的约定,这些经纪人必须在以后的某个时间将这些股票交付给范德比尔特(应该是他们所不知道的那些为范德比尔特工作的经纪商)。

  • 6.等到合同到期时,卖空的投机商到市场上去购买哈德逊股票还给范德比尔特,但是却发现市场上没有卖家,所有的哈德逊股票都在范德比尔特手中,价格当然由范德比尔特决定了,于是哈德逊股票价格暴涨,范德比尔特借股票给卖空者,但是每日利息高达5%。显然,范德比尔特战胜了那些卖空投机者。

为了便于理解,书中还提供了如下信息,

  • A.当时,股票交易完成后的一段时间,交易双方才进行真正的交割,如果交割时间由买方决定,则称为“买方选择权”;如果交割时间由卖方决定,则称为“卖方选择权”。

  • B.当时的“卖空”操作是通过卖出“卖方选择权”来进行的。

  • C.“逼空”,也称杀空或坐庄某一支股票,或囤积某种商品,指个人或集体秘密买断某种股票或商品的全部流通供应量,逼迫任何需要购买这种股票或商品的买家不得不在其操纵的价位上购买。

···························

于是,我整理了这样的理解方式(不一定正确,不过可以解释这种操作了):

  • 1.手中并不持有哈德逊股票的A类卖空投机者,以当前的哈德逊股票价格X元卖出“卖方选择权”,向购买这些“卖方选择权”的买家承诺:未来向其交付约定数量的哈德逊股票,交割的时间由买家决定。当时的股票交易以保证金形式进行(即只需要支付一定比例的保证金,某人就可以持有高于保证金数额的股票,其余由经纪公司垫付)。根据A类卖空者的计划:由于市场上卖出哈德逊股票的增多(虽然这些卖家并不持有哈德逊股票),导致哈德逊股票价格下跌,持有哈德逊股票的投资者就需要交付更多的保证金以保证自己仍然认可X元的价格(经纪公司要保证自己的利益),无法支付更多保证金的哈德逊股票投资者就只好出售部分或全部股票,这导致市场上出售的哈德逊股票更多,价格就进一步下滑到Y元,等到向自己的买家支付时,A类卖空投机者就可以在低价位买入需要的哈德逊股票,(X-Y)元就是A类卖空投机者赚取的差额收益。

  • 2.为了对抗A类卖空投机者,范德比尔特买断了市场上所有的哈德逊股票“卖方选择权”,这样,所有的A类投机者最终都需要向范德比尔特交付哈德逊股票,交付时间由范德比尔特确定。这时,如果范德比尔特能够持有流通中的全部哈德逊股票,此时再要求A类卖空者交付哈德逊股票,价格就由范德比尔特决定了——也就是逼空成功了。

  • 3.但是,此时的范德比尔特正在参与另一场股票战役,投机商们估计他没有足够的现金来实现从市场上收购全部流通中的哈德逊股票。为了制造自己现金不足的假象,范德比尔特放出消息说自己要设法以最少的现金来买断这些股票。

  • 4.范德比尔特以最少现金买断哈德逊股票的方法就是:先把持有的哈德逊股票卖给B类投机者以换取自己需要的现金,然后,以稍高的价格从这些B类投机者手中买入“买方选择权”。这样,相当于范德比尔特先将哈德逊股票卖给B类投机者来换取现金,然后又买入一份合约:这些B类投机者承诺,未来他们将向范德比尔特给付*约定数量的哈德逊股票,交割时间仍然由范德比尔特决定。这样,通过这种股票“抵押”的方式,范德比尔特就可以解决目前“紧缺”的现金问题,在他有足够的现金时(比如,结束了另一场股票战役)又可以将这些哈德逊股票买回来。但是,由于B类投机者判断范德比尔特的“逼空”可能会失败——因为大部分情况都是失败,所以,他们将范德比尔特“抵押”给他们的哈德逊股票趁价高时出售,然后等到范德比尔特的“逼空”失败,从而如A类投机者所预期的那样——哈德逊股票价格大跌时再买入,从而履行卖给范德比尔特的“买方选择权”,这样,B类投机者也可以像A类投机者那样赚取差价。

*注:为了实现范德比尔特以最少现金买断哈德逊股票的目标,上述加*的地方,由B类投机者向范德比尔特给付股票显然是更符合上下文内容(可以注意粗体文字,范德比尔特想实现自己的目的,就得“抵押”持有的哈德逊股票来换取现金,再买入更多哈德逊股票,然后在合适的时机“赎回”抵押的股票,因为B类投机者不是范德比尔特的同伙,所以范德比尔特也不可能将B类投机者持有的股票视为自己持有)。在这种理解方法下,原书中对“卖方选择权”和“买方选择权”的解释就是模糊的:

A.如果“买方选择权”或“卖方选择权”仅仅决定由哪一方确定交割时间,那么,到底是谁卖给谁股票?这两种权利到底属于哪一方?显然需要另一个合约来确定,书中没有强调这样的合约。

B.如果谁卖给谁股票?或者说“买方选择权”或“卖方选择权”这两种权利属于哪一方?这样的问题已经通过两种权利确定了,那么,A类投机者卖给范德比尔特“卖方选择权”(最后由A类投机者给付范德比尔特股票)和范德比尔特买入B类投机者的“买方选择权”(最后由B类投机者给付范德比尔特股票),是存在矛盾的,如果不是翻译有问题(范德比尔特买入B类投机者的是“卖方选择权”),那就是理解有问题(范德比尔特卖给B类投机者股票的“同时”,买入他们的“买方选择权”,这里是“同时”,不是原书中的“然后”)。

C.上面提到的问题是这段内容让人头晕的根源,但是,结合上下文,就算搞不清楚这个问题,基本上还是可以理解文中的意思的。

  • 5.基于上面的判断,B类投机者认为范德比尔特的资金链最终仍然会崩溃,所以,他们卖出了手中的哈德逊股票,但是他们不知道:向他们买入哈德逊股票的经纪商仍然是范德比尔特的人,也就是说,股票又回到了范德比尔特的手中,根据合约,他们也需要像A类投机者那样,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向范德比尔特交付约定数量的哈德逊股票,交割时间由范德比尔特决定。

  • 6.合同到期了,A类和B类投机者都跑到市场上去买他们认为会跌价的哈德逊股票,但是,这些股票现在全部都握在范德比尔特手中——如果B类投机者没有那么贪婪,他们手中的哈德逊股票此时一定可以挽救他们。就这样,范德比尔特操纵了哈德逊股票的市场价格,无论哈德逊股票的价格多高,那些必须履行合约的A类和B类投机者,都必须要购买——否则,他们就要因为不能履约而蹲监狱。最后,范德比尔特同意借给他们哈德逊股票来履行,但是每日利息高达5%。

三、古尔德的“做空陷阱”:

在华尔街的早期,由于市场规模较小,又缺乏监管和约束规则,各种操纵市场的手法匪夷所思,也展现了这些投机者们过人的智慧和胆量。这其中,大约在1868年,古尔德操纵伊利铁路的股价,通过一个做空陷阱诱使曾经的同伙德鲁上当的案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1.古尔德首先诱使德鲁向伊利股票投入了400万美元,成为坐庄集团的一员。

  • 2.由于利率上涨会引起股价下跌,所以,古尔德开始想方设法抽干纽约的资金供应:他大开支票,让银行保证为这些支票兑付,从而迫使银行留存现金,以便随时为支票兑付做好准备;然后,他又拿这些保付(银行保证兑付)过的支票作为抵押向其他银行申请贷款,进一步压缩资金供应。

  • 3.由于资金供应减少,银行也提升利率(一方面吸引更多存款,另一方面也减少贷款),这都促使伊利股票的价格下跌,股价一直下降到38.5美元——春天时股价的一半。看到一直股价下跌,德鲁开始慌了,便悄悄卖空了自己持有的伊利股票(也就是德鲁必须要在将来的某个时间向买家交割约定数量的伊利股票,显然,伊利股票价格越低对德鲁越有利),而且德鲁预计股价还会下跌。

  • 4.但古尔德和菲斯科却乘机大量购买伊利股票,推动股价上涨到52美元,这时,古尔德成功逼空了伊利股票(纽约市场上的伊利股票都被古尔德及其同伙持有),而且他也放开了资金供应。

  • 5.由于伦敦市场上发行的一批伊利股票即将通过客轮运到纽约,如果德鲁能够等到这批股票,就可以买入这些股票来履行自己的卖空合约。为此,德鲁还想借助法院的力量,但是,古尔德和菲斯科掌握的伊利铁路对这个时代的纽约州法官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德鲁失败了,这场战斗结束后,他损失了130万美元。

···························

*不仅是狡诈的德鲁,就连正直的范德比尔特,都被古尔德和菲斯科这两个家伙戏弄过,甚至,这是我那天看过最好笑的笑话:

范德比尔特掌握的中央铁路,与古尔德和菲斯科掌握的伊利铁路展开了价格大战。1870年5月,范德比尔特把从布法罗到纽约运牛的运费从每车厢120美元降低到100美元,接着又降低到40美元。伊利铁路不甘示弱,在6月25日把每车厢的费用降低到了象征性的1美元。范德比尔特自认为可以比伊利铁路更能承受这种自杀性的降价,也如法炮制。

但是当新价格实施后,人们发现,范德比尔特的中央铁路线上奔忙着运牛车,伊利铁路上却一趟也没有。范德比尔特很快查明了原委:古尔德和菲斯科已经将布法罗牛市上所有的牛买下,然后通过几乎是免费的中央铁路,将这些牛运输到纽约,又发了一笔横财。“船长”范德比尔特对自己如此地被对手轻易击败而感到耻辱和愤怒,他发誓“再也不跟这帮骗子打任何交道”。

四、美国也实行过“计划经济”:

从第十四章的内容可以看到,二战时,美国成立了战时生产委员会,用来决定要打赢战争需要生产什么?需要哪些原材料和工业生产能力?资源如何分配?哪些生产优先?在当时,“没有它的批准,无人有权利制造哪怕是一个曲别针。”

从书中我们可以看到,自美国成立以来,首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致力于建立完善的联邦税收体系;想用政府信用为担保,通过发行新债券来偿还旧债券;并且建立中央银行来代替政府管理金融并监管国家的货币供应。虽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反对者——著名领袖托马斯·杰弗逊(他认为低价买入旧债券和其他票据的人士投机者,并反对他们获利)及其追随者厌恶投机,当然他们也厌恶投机者聚集的华尔街,但是这两派更多的对立是在要不要设立中央银行来监管华尔街上的金融机构的问题上。

毫无疑问,汉密尔顿主义者希望能通过中央银行的监管来让金融市场为国家经济服务;杰弗逊主义者当然是希望对华尔街不理不睬,任由其自生自灭——让他们破产是最好的结果。最后,随着1913年美联储的成立,汉密尔顿主义者最终赢得了胜利。

但是,从这两派人身上,自始至终,我们都没看到政府对社会经济活动本身的直接控制——直到二战时,罗斯福政府执政期间,美国出现了“战时生产委员会”——生产一个曲别针都要经过它的批准(但是不生产实物产品的华尔街好像仍然不受这个委员会约束)。

曾经,我们听说像苏联那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实行的就是“计划经济”,而像美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才实行“市场经济”,但是在这里,我们就看到了美国也实行过“计划经济”,可见,“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根本就和社会制度无关(现在都成废话了,但奇怪的是,二战后新中国成立,仍然学着苏联实行了多年的“计划经济”)。

通过这本书的线索,我们可以看到,两种经济制度各有优劣:“市场经济”的资源配置效率高,经济体也更有活力;但是,当社会资源有限,需要集中资源实现国家意志时,“计划经济”就表现出自己的优势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计划经济”适用于短期情况下,长期来看,符合经济规律的“市场经济”明显更有生命力。

···························

读后感:我看到了近代中美两国真正的差距

关于华尔街历史、乃至世界商业和金融发展史的内容,如果你找不到更好的书,不妨看看这本《伟大的博弈》吧!尽管读过之后还有些不满足,例如:有些时间点的错误(1967年被写作1907年,第一位拥有纽交所席位的女士,不知道是印刷原因还是其他),亚当·斯密、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这样的人物也没有出场(当然,他们既不是美国人,也没参与华尔街),甚至有些内容还不够深入。但是,这本书为读者带来的知识仍然是相当丰富的,我还勾出了两句自己很喜欢的话:

  • 利率(也就是资本的价格)(第十章)

  • 人类社会有一条铁律:在没有外来压力时,任何组织的发展都会朝着有利于该组织精英的方向演进。(第十二章)

近代中国的历史,充满了革命、战争与赔款——通过这本书的“同一时代的东方和西方”对比列表可以清楚地看到,现代商业和金融业从发展到成熟,好像根本与中国无关。想了解这一段历史,华尔街也许就是个不错的选择,通过华尔街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商业和金融业的发展历程,也可以看到早期美国所伴随的腐败与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讲,监管制度的缺位,谁都可以腐败),当然,年轻的美国成功解决了这些问题,最终从殖民地变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比感慨华尔街和美国更深的感受是:通过这本书,促使我看到近代中国与西方强国真正的差距,应该是包括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在内方方面面的差距,根本不像历史教科书给人留下的那种印象——美国经历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后,通过两次世界大战发财,然后就成为世界强国了。

如果说秦朝与清朝的差距,没有清朝与美国的差距大,我们为什么要把朝代的更迭作为学习的内容?如果说“以史为鉴”,那么,刘邦当皇帝和李世民当皇帝有什么关系?即便是鸿门宴、玄武门之变这样的事件,对当代的我们有什么借鉴意义呢?直到踏入社会,仍然可以看到争论“中国国土面积最大的朝代是哪个朝代?”这样的问题,土地面积大就意味着强盛吗?也许封建时代是,但现代不是。

也有一种论调,说中国人不忘本,如果别人问到时,连祖宗做过什么事、取得过什么样辉煌的成就都不知道的话,如何自称炎黄子孙?但是回头来看,郑和下西洋的时间、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时间,除了在娱乐节目的问答题中会出现,有什么实质的意义呢?

好吧,退一步,就算要知道这些内容,满电视屏幕里的清代剧、唐代剧、穿越剧,还有各式各样的历史小说、武侠小说、评书、戏曲,随时都可以满足你了解祖宗历史的需求,就算这些不准确,但是只要能激起学习的兴趣,谁不会去找正确答案呢?

所以,如果真的吸取了近代中国百年屈辱史的教训,起码在对孩子的教育中,应该遵循“以史为鉴”的原则,让孩子切身感受到近代中国与世界强国的差距,引导他们去寻找产生差距的原因,帮助他们树立自强不息的爱国热情。这些措施就可以包括:

  • 1.压缩清代以前的历史,可以归纳为一句话——“中华民族的祖先创造了辉煌的成就!”(具体的成就去翻参考书,也可以让专业的历史学家去研究),从中国近代史开始,将中国的傲慢与所吃的苦头,与西方国家积极的进步进行对比,通过时间点和历史事件的对比,让学生真正看到中西之间的巨大差距。

  • 2.每个人都生活在社会中,对于货币、证券和经济的正确认识,一定会有利于自己的社会决策。也许,有人一辈子都不知道“物价为什么会上涨”——因为他们根本不去关心和追究原因。但是,能够理解经济的人,一定会在社会中占有优势。所以,抛弃那些主义思想代表之类意识形态的禁锢,给孩子们代之以合适的经济学课程吧!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