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杠杆收购:小心门口的野蛮人!
2012年11月17日 读书笔记 ⁄ 共 8801字 【读书笔记】杠杆收购:小心门口的野蛮人!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5,202 views+

“天哪!怎么会有两个罗宾逊!”当你翻阅这本《门口的野蛮人》前言中的“收购各方”列表时,一定会像我一样无语。一个是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RJR Nabisco)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罗斯·约翰逊(这本书的主线人物)的好友吉姆·罗宾逊(美国运通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另一个是罗斯·约翰逊管理团队的一员——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爱德华·罗宾逊,当作者不断地在书中写道“罗宾逊……罗宾逊”的时候,我好几次都要先确定是哪一位(虽然在作者高超的文笔下,借助上下文语境通常很容易获得参考信息,但就如同汉语中不断地说“王先生”一样,总是怪怪的。)

如果继续浏览这份列表,你还会看到:四个约翰、三个吉姆、三个汤姆、三个彼得,同样还有一些乔治、史蒂夫、杰克……虽然混淆程度没罗宾逊那么大,但是结合书中时而简称姓氏、时而简称名字的做法(我发现叙述常使用姓氏、引语常使用名字),确实让人看得很恼火。最可恨的是:当描述弗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高级合伙人:西奥多·弗斯特曼时,一个突兀的“泰德”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后来我猜测,这应该是西奥多·弗斯特曼的小名。

如果抛开人名称呼的问题,厚达400多页的《门口的野蛮人》中文译本还是非常精彩的!全书围绕1988年末,华尔街对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一场超过200亿美金的大规模“杠杆收购”,描述了三支(也许是四支)收购团队互相竞争、合作与欺骗的故事。这三支团队分别是:

  • 1. 由罗斯·约翰逊领导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管理层,联合彼得·科恩的协利证券、约翰·古弗兰的所罗门兄弟银行,以及协利证券的母公司——美国运通公司(吉姆·罗宾逊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和罗宾逊公关顾问公司(吉姆·罗宾逊的妻子琳达·罗宾逊的私人公司)。

  • 2. 由亨利·克拉维斯和他的堂兄乔治·罗伯茨所领导的KKR公司,联合德崇证券,摩根士丹利银行,以及沃瑟斯坦-佩雷拉公司。

  • 3. 由西奥多·弗斯特曼领导的弗斯特曼-利特尔公司,联合高盛银行。后来,由于西奥多·弗斯特曼对垃圾债券融资的坚决抵制,导致这支力量退出收购的竞标过程,同时,詹姆斯·马赫所在的第一波士顿集团突然杀入竞标,成为替代西奥多·弗斯特曼的第三支竞标力量。

一、杠杆收购:私募股权投资的前世

根据书中的表述,所谓的“杠杆收购”(leveraged buyout,LBO),就是一帮高级经理人在华尔街银行家的帮助下,用贷款从公司股东手中收购公司股票的做法。

对于“杠杆收购”,支持者们认为好处在于:债务会使公司变得更加精简和节俭;反对者们则认为,这相当于从股东手中掠夺走公司,高筑的债台会削弱公司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为了归还贷款,公司不得不削减研究费用和其他方面的预算。但是双方都一致同意:这些主导杠杆收购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将变得极其富有。

公司为什么要进行杠杆收购?

从这本书中流露的信息就是:当公司的股价持续低迷时(公司的真实业绩并不差,但是市场对公司的估值过低),公司管理层为了提升股价(本书中,相对于历史上最高70多美元的股价,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近期的股价一直徘徊在40~50多美元。),对股东的解释则是防止股东的财富缩水,股东当然希望收购的价格能高于历史最高值,而且越高越好。

由于没有人比公司的管理层更了解公司的实际情况,所以,为管理层提供资金的华尔街银行家们需要借助管理层提供的信息,从而对公司的真实价值做出评估,以确保收购的价格不至于过高,因为收购的资金多数是借来的,收购价格过高则意味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收购完成后,公司背负的债务就更重。沉重的债务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对于精明的银行家而言,谁都不会做亏本的生意。

可见,公司管理层以其对股东和银行家独特的价值,而成为联系两方,实现合理交易的重要环节。作为回报,管理层当然会得到丰厚的报酬,但是,一旦管理层变得贪婪——就像这本书中的罗斯·约翰逊团队一样,公司就倒霉了。

悲哀的公司、员工和原有债券持有者

原本,就算公司的股价低迷,但是只要自己能保持良好的经营业绩,谁都会相信股价迟早会回归到合理的价格上。但是,痴迷于股价表现的约翰逊,用自己的贪婪招来了KKR这样的收购大鳄,在角逐中,收购价格从最开始的75美元,一直上升到KKR最终成交的109美元(虽然有一部分是有价证券)。

尽管KKR最终成为了赢家,但是从后记中我们可以看到,背负沉重债务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在不利的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下,面对劲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攻势,最终被KKR抛弃,直到这次收购完成后11年——1999年3月9日,疲惫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这个曾经以骆驼牌香烟和奥利奥饼干闻名的家伙才还清自己的债务。如果雷诺兹和纳贝斯克的创始人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有多么心痛——当事各方,都是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几乎没人首先在乎公司将如何发展。

不仅仅是公司,由于需要偿还大量的债务,被杠杆收购的公司需要重组和出售大量的业务,还需要发行大量的债券,这加剧了公司的动荡,公司的普通员工几乎没有从收购中获得任何好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收购的最终协议中有少量员工获益的条款),反而面临裁员的风险;大量的新债券和公司经营上的艰难,也会导致原有的债券贬值,这些债券的持有者的投资也遭受损失——但他们并不能阻止收购活动。

*从书中的后记来看,杠杆收购后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很快就面临反烟运动的威胁,对手菲利普·莫里斯则趁机推动“万宝路周五大降价”,逼迫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产品跟着降价,降价导致的利润减少,如果说对于菲利普·莫里斯完全可以承受的话,面对巨额债务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却雪上加霜。当然,庆幸的是,这家坚强的公司最终还清了自己的债务。讽刺的是,雷诺兹-纳贝斯克同时完成了拆解,因为,正是由于雷诺兹与纳贝斯克的合并带来了约翰逊,带来了杠杆收购。如今,两家公司又分开了,前后十几年的无谓折腾,是不是有些浪费呢?

可见,“杠杆收购”,无非是把公司被市场低估的那一部分价值(也许还有一部分公司自身的潜力),一方面通过债务和各种咨询服务费的方式,转移到了提供资金的银行、投资者和中介、投资银行家手中;另一方面被原有的股东和公司管理层收益。而公司的员工和原有的债券持有者,则或多或少地成为了牺牲品,他们,尤其是员工,如果说最好的情况下还能和新的公司老板一起承担债务,那么最坏的情况就是直接丢掉工作了。

如今,源自“杠杆收购”的私募股权投资仍然活跃着,它们是否完善了过去的缺点,仅仅通过这本书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当我们看到包括盛大、分众、七天在内的中概股强调自身的股价被低估(七天好像没有),然后先后发出私有化要约时,希望他们的收购最终能够是成功的。

二、贪婪:没人遵守游戏规则

“贪婪”这个词几乎就是跟资本和金融挂钩的。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故意的,在本书的绝大多数人物中,都能看到因为贪婪而欺骗、因为贪婪而妥协、因为贪婪而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影子,主线人物罗斯·约翰逊身上,贪婪尤其表现得明显——难怪《时代》周刊都将他作为了贪婪的封面。

贪婪的约翰逊

起初,对于“杠杆收购”并不感冒的约翰逊,在公司股票回购、总理牌香烟上市、并购其他公司(谈判失败)这些手段都使用后,仍然没能使公司股价反弹的情况下,终于把注意力转向了他并不熟悉的“杠杆收购”上。

但是在与协利证券的谈判中,约翰逊的管理层协议要求令人乍舌:收购完成后,约翰逊的7人管理层小组要获得公司20%的股票——而且购买股票的资金由协利筹集,约翰逊掌握董事会,并且拥有一票否决权。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为了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约翰逊反复要求收购完成后不能削减公司的豪华飞行队、亚特兰大总部、总理牌香烟、甚至是高尔夫球场。(被收购的公司,为了偿债,压缩不必要的开支才是合理的)

*当时以KKR为首的杠杆收购业内,收购方为了回报被收购公司的管理层,一般会允许他们用自己资金购买被收购公司10%~15%的股票,但是被收购公司的董事会显然必须掌握在收购方手里。

虽然最后经过妥协,但是约翰逊的管理层协议被媒体曝光后,仍然引起轩然大波。而在收购竞标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当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董事查理·休格尔(在本次收购中,查理·休格尔领导的特别委员会代表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负责与各个收购方进行谈判)为公司的前途而愁眉不展时,约翰逊却在电话里关心起自己的退休金——这根本不像一个想像中能够为公司和股东负责的首席执行官。

当然,不仅如此,由于约翰逊作为收购方的一员,按照规则,是不应该与代表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利益的休格尔进行私下沟通的。但是,当约翰逊开始发起杠杆收购时,就半开玩笑半天真地向休格尔承诺收购完成后休格尔会获得回报;当约翰逊得知KKR在第二轮投标领先时,又打电话向休格尔打听KKR的出价,从而试图为协利团队的再次出价提供依据(虽然休格尔没有明确告诉他,并且他也强调休格尔什么都没有说,因为这可能因为违反规则受到起诉)。

贪婪的董事会

当约翰逊-协利团队和克拉维斯团队进行第一轮投标时,第一波士顿集团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出价100美元的约翰逊-协利团队优势(克拉维斯团队由于无法对公司实际情况做出更多了解,所以出价94美元)。由于第一波士顿集团利用税收漏洞可以给出更高的报价,从而让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股东获得更多利益,所以,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董事会决定开展第二轮投标。

遗憾的是,由于时间紧迫,资源匮乏的第一波士顿集团没有办法筹集足够的资金来支持自己的方案(仅有花旗银行一位副总裁签字的信来证明方案的可行性),所以,采取“欲擒故纵”策略示弱的KKR团队在第二轮投标中报出了106美元的价格(约翰逊-协利团队基于第一轮的自信,仅报出101美元),至此,按照对正常规则的理解,KKR的团队已经获胜。

但戏剧性的是,事情发展到这里,完全失去了控制:协利千万百计套取KKR的报价,然后报出108美元的价格,受到诱惑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董事会一边安抚KKR的克拉维斯和罗伯茨来拖延时间,一边又要求引诱协利给出最终112美元的报价;然后,董事会又引诱KKR提供报价至108美元,至此,仍然不肯罢休,在律师和银行家的帮助下,进一步榨取KKR,最终获得了109美元的价格(由于双方报价中现金都只占一部分,现金之外还包括了垃圾债券,而KKR的垃圾债券价格更稳定,所以董事会评估KKR的109美元,并不比协利的112美元差),这才最终宣布KKR是胜利者。(当然,当两家报价接近时,克拉维斯关于不会出售纳贝斯克从而保证公司完整,以及对垃圾债券价格稳定做出的“重启”承诺也使董事会产生了好感)

*天哪!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董事怎么想的,面对这么高价格所产生的债务,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真的不合被压垮吗?

所谓的规则,在这里已经变成了内幕的遮羞布。因为,不仅是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董事会(在被曝光的约翰逊管理层协议中,关于董事们退休金和福利的承诺也让这些董事贪婪的一面暴露在公众面前),收购过程中,各方的银行家、律师彼此之前千丝万缕的联系、合作与对抗、欺骗与背叛、各种小道消息,都是基于自身利益来做决定——最典型的人物恐怕就是沃瑟斯坦-佩雷拉公司的布鲁斯·沃瑟斯坦了。

*全书所有的人物中,也许只有一个人能够让人感受到意外:他就是弗斯特曼-利特尔公司的西奥多·弗斯特曼,弗斯特曼是为了将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这场收购作为对抗“垃圾债券”的战役才参与的。虽然这个家伙逢人就批判垃圾债券,不断提及自己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那篇批评垃圾债券的文章,书中关于他的描写一度让人捧腹,但是,他的确捍卫了自己的规则:宁可放弃竞标也不肯依靠垃圾债券来融资。最后,这个高调的家伙离开前还要发表文章声明退出的理由(迫于休格尔的压力最终将声明浓缩为一句话,当时,看到这里我又笑了)。

三、弱点:找到并充分利用它

通过这本书,罗斯·约翰逊给我留下最大的印象是:这是个极度贪婪而奢侈的家伙!但是,能够成为当时美国第19大公司——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掌舵人,约翰逊必有其过人之处,如果用后记中约翰逊自己的评价来说,“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的年净资产收益率平均能够达到22%,在首席执行官的排名中,他位居第五。位居第一的是通用电气的杰克·韦尔奇。”于是,我试图寻找这个人身上的“闪光点”——或者说是符合商业规则的优点。

会计出身的青年约翰逊转行做了灯泡推销员,他很快展现出推销天赋,但是,比起给灯泡涂颜色来提高售价的伎俩来说,约翰逊敢于花钱和溜须拍马的技能更是如火纯清。通过削减手下业务员的费用,约翰逊邀请客户打球吃饭;作为一个派对狂,约翰逊能喝酒聊天能折腾到下半夜,第二天仍然能够精神抖擞的上班;而言谈风趣幽默的约翰逊又为自己的社交技巧增色不少——后来,已经成为首席执行官的约翰逊在很多人眼中更像一位娱乐节目主持人。

尽管如此,时年32岁的约翰逊仍然是个小人物。历经一次次跳槽,约翰逊成为一家名为标牌食品公司的管理者,通过改革并大胆启用年轻人,约翰逊逐渐打造了自己的团队,并且开始崭露头角。约翰逊的上司——标牌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亨利·韦格尔是个苛刻抠门的家伙,擅于交际的约翰逊则努力团结受到韦格尔打压的公司主管,并受到董事会的青睐,很快,约翰逊就被选为首席运营官——韦格尔的接班人。接着,通过向几个董事打电话辞职——以示弱的方式迫使董事们二选一,约翰逊成功地让董事们放弃了韦格尔,于是,约翰逊成为了标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成为首席执行官后,性格奢侈的约翰逊如鱼得水——这个聪明的家伙显然不可能独享,但是公司的经营业绩仍然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命运的天平再次向约翰逊倾斜——食品巨头纳贝斯克(就是生产奥利奥饼干的那个家伙)的董事会主席鲍勃·谢伯利找到约翰逊,提议两家公司合并,几个星期的接触后,两家公司组成了纳贝斯克-标牌公司,很显然,在新公司里,纳贝斯克的人说了算。

谢伯利显然不是韦格尔那种人,但是约翰逊懂得如何讨好他:游说公司增加谢伯利的福利和薪水、为谢伯利买下名誉教授的头衔、还亲切地称呼他“尊敬的主席”……背地里,约翰逊却偷偷清除谢伯利的势力,将公司主管逐渐替换为自己的亲信。最终,通过领导公司赢得与菲多利、宝洁公司的饼干战争,约翰逊展示了自己英明的领导能力,谢伯利将首席执行官的头衔让给了约翰逊。这时,约翰逊仍然不忘讨好谢伯利——将公司新的研究中心命名为“谢伯利科研中心”。

作为美国最大食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约翰逊仍然忙于享受生活,只有当公司出现问题时才出来救火。但是,好运很快又降临到约翰逊的头上,烟草业巨头雷诺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泰利·威尔逊来找约翰逊商讨公司合并,一番讨价还价后,雷诺兹收购纳贝斯克,新的公司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成立了,威尔逊是首席执行官,约翰逊是二把手。显然,新公司里仍然是雷诺兹的人说了算。

由于关于约翰逊如何成为纳贝斯克首席执行官的负面传闻,雷诺兹的前首席执行官保罗·斯迪克特并不喜欢约翰逊,两家公司合并前,雷诺兹公司的二把手小爱德华·霍里根也不喜欢约翰逊(约翰逊当然也不喜欢霍里根)。但是,约翰逊非常善于伪装,一方面,约翰逊搬到了温斯顿-塞勒姆(雷诺兹公司的总部,一个南方小镇),另一方面,约翰逊努力与原雷诺兹公司的主管、董事们搞好关系,甚至连斯迪克特都改变了对约翰逊最初的看法。

约翰逊当然也努力讨好威尔逊——显然没对付谢伯利那么容易,但约翰逊很快发现威尔逊与原雷诺兹董事会成员的关系并不好(威尔逊当初通过威胁辞职,从斯迪克特和董事们的手中获得了首席执行官的头衔)。斯迪克特就抓住了威尔逊未经董事会同意擅自启动“温泉”项目(即后来的总理牌香烟)——这激起了董事会成员们的怒火,这件事虽然最终平息,但使得董事会成员对威尔逊更加厌恶。

发觉时机成熟后,约翰逊故计重施——就自己的辞职问题向几个董事打电话,就这样,在几位董事的推荐和游说下,约翰逊如愿以偿,又成为了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对约翰逊而言,更大的舞台已经展开,董事们很快就会发现约翰逊的真面目,比如:将公司总部从温斯顿-塞勒姆搬到亚特兰大——约翰逊已经在这个小镇待够了!顺便提一句,为了共同的利益,约翰逊和霍里根这两个互相讨厌的人也走到了一起。

四、彩蛋:与其他著作的接口

由于这场收购涉及的人物和公司太多,反映的事件也非常典型,甚至作者的身份——两位《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也非常特别,在这里,我看到了与之前几本书的接口,也许还能算是彩蛋。甚至,还看到了更好的阅读次序。分享如下:

1.《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

  • A. 如果把《门口的野蛮人》看作一篇完整的报道,从序言到结尾一样不缺,这可是领略《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文笔的好机会。所以,在阅读《门口的野蛮人》之前,最好先看看《《华尔街日报》是如何将故事的》。

  • B. 很明显,《门口的野蛮人》是由一个个短篇报道组成的,各个报道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但是整本书读下来,你仍然会对这场“杠杆收购”印象深刻,甚至,开头所提到的,人物名称那么多重复,作者是如何巧妙地避免混淆的?试着用《《华尔街日报》是如何将故事的》这本书中介绍的方法分析分析吧!

  • C. 两位记者合作完成了《门口的野蛮人》这本书,如果有时间的话,你能否从中分辨出哪一篇报道是哪一位记者完成的呢?

2.《基业长青》和《从优秀到卓越》:

  • A. 《基业长青》中介绍了卓越(即高瞻远瞩)公司的特征,雷诺兹公司的对手——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就是一家卓越的公司,雷诺兹则成为了菲利普·莫里斯的对照公司,无论是从公司的核心价值观、使命还是愿景来看,为什么雷诺兹没有成为卓越公司,如果先看《门口的野蛮人》,再看《基业长青》,相信会促使读者做深入的思考。

  • B. 《从优秀到卓越》介绍的是优秀公司如何走向卓越的方法——所谓的“刺猬理念”,如果这本书早十几年问世,不知道罗斯约翰逊会不会去看,又会不会带领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走向卓越——估计不会,他那么贪婪和奢侈,根本不具备第5级经理人的特征。所以,《从优秀到卓越》可以放在《门口的野蛮人》之前来看,之后看好像也没关系。

3.《说谎者的扑克牌》:

  • A. 《说谎者的扑克牌》作者迈克尔·刘易斯在1988年初离开了所罗门兄弟银行,1988年底,就发生了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的“杠杆收购”,当然,这和刘易斯没什么关系,他当时所在的部门是抵押债券部门,而抵押债券已经日薄西山,现在是垃圾债券的时代。

  • B. 《说谎者的扑克牌》中,所罗门兄弟银行的董事会主席被译作约翰·古特弗伦德,这里被译作约翰·古弗兰,当然,他仍然是董事会主席,但是,《说谎者的扑克牌》中的汤姆施特劳斯还是政府债券部的主管,这里,他已经是所罗门兄弟银行的总裁了。

  • C. 《说谎者的扑克牌》中,迈克米尔肯所在的公司被译作“德雷克塞”,这里,我怀疑就是那个德崇证券。另外,这里没有提到垃圾债券的来历和发展,而在《说谎者的扑克牌》中都有说明,所以,应该先读《说谎者的扑克牌》,再读《门口的野蛮人》。

4.《谁说大象不能跳舞?》:

  • A. 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RJR Nabisco)被KKR收购后,亨利·克拉维斯很快就找到了美国运通公司的二把手——郭士纳,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没错!就是那位后来挽救了“蓝色巨人”的传奇般的经理人。

  • B. 当接到IBM的邀请时,郭士纳曾致电自己的多年好友:弗农·乔丹,向他征求意见,当然,乔丹告诉他应该去IBM。这里的乔丹是被收购后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董事,同样,在收购前,他仍然是约翰逊在任时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董事。也就是说,他同时认识郭士纳和约翰逊,不知道乔丹会怎样评价两位截然不同的CEO。

  • C. 面对债台高筑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郭士纳也回天无力,在《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中,连他自己都承认:一方面KKR以过高的价格收购了该公司,导致KKR不但无力实现杠杆收购计划中的重建项目,甚至没有充足的经营杠杆以带来预期的回报(事实上,郭士纳在这里引用了别人的讨论);另一方面,烟草行业的营业收入也因为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收购后不久所造成的价格战而备受压力。(这是根据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说法,其实,《门口的野蛮人》后记中透露,正是菲利普·莫里斯实行“万宝路周五大降价”,企图趁机将背负债务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置于死地,才逼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不得不跟着降价,但是,在商言商,谁又能说菲利普·莫里斯做错了呢?)

  • D. 据郭士纳在《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中透露,美国运通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曾邀请他重返运通公司,但是董事会是否会给当时的CEO吉姆·罗宾逊施压迫使其下台还很难说,郭士纳说:“虽然我很留恋在那里任职的岁月,但我不打算再回去修正那些在我看来很难避免的错误(罗宾逊两个月后离开了运通公司)”。由此,可以大胆猜测,郭士纳在罗宾逊手下做事并不愉快,既然吉姆·罗宾逊和罗斯·约翰逊这样的人是好朋友,那么,如果罗宾逊最后是被董事会赶走的,那一点也不奇怪。

  • E. 既然《门口的野蛮人》中出现了KKR、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亨利·克拉维斯、吉姆·罗宾逊这些公司和人物,那么,阅读《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之前最好先看完《门口的野蛮人》,另外,《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中,郭士纳提到IBM的备选CEO名单中,还有一位联合信号公司的拉里·博斯迪,如果想了解这个名字,最好还要先看看《杰克·韦尔奇自传》(这本书里,他很可能被译作拉里·博西迪)。

5. 《杰克·韦尔奇自传》:

  • A. 无论是标牌公司与纳贝斯克公司,还是纳贝斯克-标牌公司与雷诺兹公司,当它们合并时,两家公司的管理者好像都没有考虑到两家公司的文化和价值观的区别,这一点,杰克·韦尔奇在自传中,也谈到了通用电气收购基德公司后面临的问题,所以,韦尔奇放弃后来关于硅谷高科技公司的并购机会。如此看来,如今被普遍强调的公司文化与价值观问题,的确是前辈们用切身经验换来的。显然,先看看《杰克·韦尔奇自传》没什么坏处。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