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读书笔记】优化股市资金配置的人应得回报
2012年10月25日 读书笔记 ⁄ 共 5302字 【读书笔记】优化股市资金配置的人应得回报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2,109 views+

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的附录,有“股神”巴菲特的一篇整理于1984年的文章——时值本杰明·格雷厄姆和戴维·多德合著的《证券分析》出版50周年。这篇文章大致是说:巴菲特和他的几位朋友,根据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另一位学者戴维·多德所提出的“价值投资”论——即“以显著的安全性标准寻找价值与价格差异”,或者说,就是《聪明的投资者》中所说的“估价法”,在多年的证券投资生涯中,分别取得了超过道琼斯或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投资收益,并且附表证明。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巴菲特有这样一段话:

总之,你们当中具有较多商业知识的人,也许会奇怪我为什么会写这样一篇文章。随着更多的人加入价值投资的行列,市场价格与企业价值之间的差价就会缩小。我只能告诉你,自从本杰明·格雷厄姆和戴维·多德出版《证券分析》一书以来,这一秘密已经公诸于世50年了。但是,在我实践这些原理的35年中,从未发现价值投资已蔚为潮流。在人性中,似乎有某种化简为繁的倾向。在过去30年间,学术界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与价值投资的教导背道而驰的。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下去。在人们环游地球后,“平面地球协会”的观点依然大行其道。在市场价格与价值之间仍然会有巨大的差异,而那些理解了格雷厄姆和多德的投资者,仍将继续兴旺发达。

很奇怪,为什么“价值投资”的证券分析方法已经问世多年,而仍然无法在市场上流行,看着这些聪明的投资者获利,其他人难道不眼红吗?巴菲特没有继续给出答案,我想了想:也许正是因为那些人过于眼红,急于获利——这不就是投机吗?所以,他们无法得到这种收益。

一、巴菲特对比亚迪的投资:

我和巴菲特一点都不熟悉,唯一听过的消息就是这个人号称“股神”,很多企业家想和他吃一顿饭都要花费天价。如果说再多一点,那就是前几年巴菲特买入比亚迪股份的事情,于是我又去简单翻了过去的新闻:大致是由于巴菲特的公司看好比亚迪关于电动汽车的一项电池技术,于是买入比亚迪的股份,在“股神”效应的推动下,比亚迪的股份受到市场热捧,据说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还因此身价大涨。后来,比亚迪财报不给力,股价又从天上掉到地上,悲观情绪蔓延,媒体怀疑巴菲特会抛售比亚迪股份……

现在来看,巴菲特之所以购买比亚迪的股份,必然是经过价值分析,判断比亚迪的股价被低估,属于“廉价股票”,所以才投资比亚迪,世人受“股神”招牌的影响(有多少基于同样的价值分析做出独立判断,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后面股价大跌的表现来看,显然很多人是典型的投机分子),追捧比亚迪股票,于是,股价被越抬越高,当比亚迪短期的财报没有满足这种市场期望时,投资者们恐慌性地抛售股票,股价落地,但事情还没完,媒体开始关注巴菲特的表现,猜测巴菲特是否会参与抛售——如果我们相信巴菲特是基于价值分析做出的投资判断,那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就像《聪明的投资者》所说的那样,短期的财务数据会被“股神”无视,他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断标准。

*看来,在投机遍布的市场环境中,“股神”的品牌效应也能拉动市场预期,引起股价上涨,大胆猜测,成名之前的巴菲特与成名之后的巴菲特同时投资,即便两人的投资经验和分析能力相同,成名之后的巴菲特的收益也会更胜一筹——因为“股神”的品牌带来市场预期,只要相应的公司还算优秀,结合某种机遇,投机者跟随“股神”所输出的强大资金,也许真的可以让这家公司麻雀变凤凰,创造奇迹,从这一点上讲,投机也可以很神妙。对于股市的评价机构,根据投资者或投机者一定时间内所交易的次数,制定某种“投机指数”,也许同样有用武之地。

在这样的事件中,股票经纪公司和证券媒体的作用不可小视,一定程度上讲,他们扮演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股票经纪公司要依靠不断的股票交易赚取佣金,证券媒体对新闻和话题的追逐也需要内容支撑(经济公司和证券媒体的本质也是逐利的,但是在逐利过程中,必然也是基于自己的存在价值的,这一点本质上与投资者和“做空”机构是一样的,都是逐利本性。),也许还有专业依靠投机牟利的机构和个人,在以上这些利益集体的推动下,那些缺乏独立判断能力的投资和投机者受到鼓动,稍有风吹草动就会产生交易行为,而且生怕落后——一群投机者中,最落后的那些必然亏损,但没人敢保证自己不会落后。等到市场一片狼藉,给人剩下的就是一个印象——原来,市场是如此的不理性。

那么,他们为什么不采用格雷厄姆的“价值分析”法呢?也许是无知、也许是懒惰,但更可能的是,他们是一群投机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投机者的投机者。在读《聪明的投资者》之前,一个没有接触过股市的人——比如我,很可能是这样的印象:参考证券媒体或经纪公司的建议,或者听从亲朋好友的说法,大家都去购买的股票应该就是能赚钱的股票。当股票上涨后,可能会见好就收,赶快抛售;也可能会在贪婪的驱使下继续冒险。一旦看到或听到不利的消息,恐惧会促使我尽快抛售,而且越快越好……显然,如此不负责任的投资,很容易被别人操纵。

*无论经纪公司、证券媒体,还是下文的“做空”机构、理性投资者,他们的本质都是逐利的,只是在逐利过程中,他们都体现出了对整个市场独特的存在价值,从而得到应有的回报,但是,一旦他们贪图利益而不择手段时,对整个市场就会产生负面作用。

二、我对股市的认识:

如今,结合某些知识,我是这样认识股市的:

  • 1. 股市有两个群体,投资者和投机者,投资者就是用资金购买自己看好的股票并长期持有获利;投机者则是趁机在股票跌价时买入,然后在高价时抛售获利——到底什么时候算低,什么时候算高,这可说不准。

  • 2. 对于整个经济体,向社会提供具体产品和服务的公司,由于业务拓展的原因,需要资金的支持,股市的存在意义就是为这些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 3. 理想情况下,股市通过对公司业绩和发展的评估,向优秀的公司提供资金,促进其成长;并向劣质的公司限制资金,促进其灭亡。而资金的来源,则是各种各样的投资者和投机者,这些资金提供者通过购买公司的股份成为其所有者,公司成功发展后则以发放股息等形式向资金提供者回报。

  • 4. 在上述的理想情况下,股市发挥自己促进经济体发展的作用,从《聪明的投资者》所介绍的“价值投资”法(或者说“股价法”)来看,真正的投资者是理性的,他们通过对公司的价值评估来判断其在市场上的合理价位,一旦发现真实价值低于市场价值,就进行买入操作,对于相反的情况,则执行卖出操作。通过这些操作,投资者调节股市对公司真实价值的评价,从而保证资金流向最需要它的地方,这些投资者对于股市的这种贡献理所当然获得丰厚的回报。

*针对巴菲特开头那段话,我相信,这种情况下,即便大多数投资人都已经掌握了“价值分析”法,由于每个人的评估和分析能力,包括其所掌握的信息不同,所给出的估价也不同,这时公司价值与市场价格的差距仍然会存在,只是,市场规范的,投资者都聪明了,所以,大家的收益都下降了。

  • 5. 但是现实中,股市还存在纯粹以逐利为目的的投机者,他们对于股市资金的流动没有任何积极作用(这有一点武断,如果某些投机者能帮助其他资金所有者发现“坏公司”,那他们也是保护股市资金的功臣——这当然也需要报酬,所以他们赚的是其他资金所有者的钱,具体请见附注。),他们赚取的是同在股市的其他投机者的钱,通过各式各样的消息,利用其它非理性投机者的贪婪或恐惧心理,他们努力使自己位于投机潮中靠前的位置,通过对股市价格的搅动来牟利。

*附注:这让我想起某些所谓的“做空”机构(在股价高位时借入股票,然后发布消息导致公司股价下跌,再买入股票返还,以此牟利,这显然是投机者的做法),如果这些机构的目的是发现“坏公司”(比如:利用各种手段蒙蔽资金所有者的公司),帮助资金所有者辨别投资机会——如果理性的投资者能基于自己的价值分析做出判断,那么“做空”机构的这种存在价值就只是针对其他投机者(否则,“做空”机构对理性投资者也有积极意义),保护股市资金,那这些机构就是一种“游侠”;但是,在逐利本性的驱使下,如果这些机构不能控制自己对钱的渴望,恶意中伤“好公司”,误导资金所有者,那他们就是十足的“坏蛋”。从这一点上来看,“做空”机构是很有争议的(这种两面性也很像经纪公司和证券媒体,甚至从投资者转变而来的投机者),这也让我改变了过去对“投资银行家们不创造财富”的看法:以其行为是否有利于股市的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为标准,来判断投资者和投机者们的价值——或者说,优化股市资金配置的人应得报偿。

  • 6. 现实中的股市,就是投资者所代表的理性,与投机者所代表的非理性的结合体。正是由于投资者的存在,才使得股市能不断发挥其对于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也正是由于投机者的存在,投资者才能发现很多公司价值与市场价格差距的投资机会——此外,某些“做空”投机者对于投资者的价值也不能忽略。

三、一则自制的比喻:

最后,我试图基于自己的理解做出一种尽可能形象的比喻:

  • 中世纪的欧洲,被称为“资金”的财富集中在某些少数城邦里,这些城邦被称为“股市”,从内部的组成来看,“股市”就像是一种“银行协会”,会员由被称为“投资者”和“投机者”的术士们组成。

  • 城邦外,勇敢的骑士们被称为“公司”,“公司”为了信仰和荣耀而与敌人战斗,但需要借助“资金”来生存和发展,想获取“股市”的“资金”并不容易:“公司”首先需要把自己的灵魂解构为若干“股份”,然后用其中一些“股份”向术士换取“资金”。如果“公司”所向披靡、攻无不克,同样也会赚取更多的财富,持有其“股份”的术士就可以凭借“股份”获得更多“资金”回报;当然,如果“公司”战败、乃至阵亡,术士所持有的“股份”就会贬值,甚至投入的“资金”血本无归。所以,术士可不会用宝贵的“资金”轻易“公司”的股份。

  • 由于所有“公司”在外的战况都会定期传回“股市”,所以,“公司”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术士们的关心。此外,术士所持有的“股份”,既可以在术士之间,也可以在术士与“公司”之间,按照商定的比例交换。某些足够强大的“公司”,就会通过这种方式赎回自己的“股份”。

  • 对于“公司”而言,他们深知在“股市”的术士之间——也就是“投资者”和“投机者”之间的区别:“投资者”基于自己对“公司”的过去成就和未来前景做出判断,然后决定是否提供“资金”,以及用一定的“股份”可以换取多少“资金”,幸运的是,一旦他们做出决定,就没那么容易改变;“投机者”完全不同——他们纯粹为了图利,为了“公司”在外发展状况的轻微改变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甚至,某些“投机者”刻意制造“公司”在外的正面或负面消息,从而引起所持“股份”相对于“资金”额度的变化,然后,在与其他“投机者”的交易中获取更多的“资金”。显然,对于“公司”而言,自己的“股份”如果能够被“投资者”持有是多么幸运,倘若落在“投机者”的手中,那将是一场噩梦。

  • 但是对于“股市”而言,“投机者”也不完全做坏事,他们之中有一类被称为“做空”的群体,专门评估“公司”的真实水平和价值,某些作假的“公司”——他们掩盖自己的弱点,从而以自己原本廉价的“股份”来换取术士们更多的资金,无论是“投资者”还是“投机者”,“股市”的术士们恨透了这种“公司”,并且一再完善评估规则,从而避免上当受骗。由于对其他术士的这种价值,“做空”有时并不那么令人讨厌——虽然他们赚取的仍然是其他术士的“资金”,就当是他们应得的奖金吧!

  • ……

-------------------------------

直到这则笔记的最后,我才想起,原书第13章以后的某些内容,我的笔记中还没有涉及,这是仍然是一种阅读收获——虽然数量不足以再支撑起一则笔记(而且,某些内容比较专业,让我难以理解),所以,我决定简单罗列如下:

1. 可转换证券和认股权证:

  • A. 可转换债券和优先股都是一种“债务”,最好别把它们当成“资产”(我想是因为他们拥有的优先求偿权,可以在公司破产清偿时,优先于普通股获得补偿),这会在使用“估价法”时,有利于确认公司真正的资产,从而做出合理的投资决策。——具体请参见原书第16章。

  • B. 请记住华尔街那句古老的格言:“永远不要把可转换债券进行转换。”——同样,原因请参见第16章。

  • C. 各类名目的权证、期权只不过是在稀释普通股,所以,请将其市场等值额计入普通股。——同样,请参见第16章。

*这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警惕:使用太多融资工具,把资产负债表搞的太过复杂的公司,很可能出现了某种状况。

2. 投资时,请务必根据实际情况划定“安全边际”。——具体原因请参见原书第20章。(我基本没看懂)

3. 书中所有的投资建议都不是100%的绝对:我记得书中对于几家公司对比时,发现“商誉”(这里的“商誉”是指:市值-公司净资产值)比较高的公司,仍然保持了两年半的增长——这与书中第8章对于投资者购买关于“股价接近公司有形资产”的有关建议相悖,尽管如此,由于这里代表公司“商誉”的无形资产的价值难以评估,所以,原来的建议仍然是让人信服的。但是,这却提醒我,务必时刻对那些建议保持怀疑,注意它们的适用条件。

4. 很显然,《聪明的投资者》中的很多原理性的投资建议,不仅适用于证券投资。——这是我自己总结的,既然是原理性的建议,那么普适性肯定比较强,这是显然的,甚至不需要总结。

抱歉!评论已关闭.

×